香港週刊誌「壹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9月9日号(翻訳=深川耕治)

一千億王国の相続人 恒基集団のプリンス・李家誠氏を徹底追跡
 75歳の恒基集団(ヘンダーソンランド)総裁、李兆基氏(写真右)は最近、心が高揚しつつ、頻繁にメディアの取材を受けている。恒基集団が国際金融センターで第二期の新総本部を設置して二週間が過ぎ、李兆基氏が記者らの参観を頻繁に受けると同時に後継者問題が大きな注目を集めた。

 李兆基会長の新たなオフィスは76階にあり、すべて総裁のオフィスフロアーで、李兆基総裁と二人の副総裁のみが対応するようになっている。長年の側近である林高演氏と李家傑氏の両副総裁はそれぞれの部屋が設けられている。だが、李兆基総裁は自分の部屋の傍らに別に一室だけ最年少の理事である李家誠氏(写真左)の部屋を用意しようとしている。李家誠氏は最近、公の場に出席し、嘉亨湾の不動産物件売買で頭角を現し、内外にインパクトを与え始めている。
 香港不動産業界の大手、恒基集団は傘下に七つの上場企業を持ち、総資産一千八百億香港ドルに上る。だれがこの大型コングロマリット企業の後継者になるか、香港財界でのホットな話題の一つだ。(壹週刊04年9月9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は原文で)


千 億 王 國 接 班 人   追 踪 恒 基 太 子 李 家 誠

七 十 五 ? 的 基 主 席 李 兆 基 , 近 日 心 情 興 奮 , 頻 頻 接 受 傳 媒 專 訪 。 事 關 基 在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二 期 的 新 總 部 , 已 於 這 兩 星 期 入 ? , 李 兆 基 不 斷 帶 記 者 參 觀 的 同 時 , 也 讓 揣 測 已 久 、 接 班 人 誰 屬 的 問 題 , 露 了 一 點 玄 機 。
李 兆 基 新 ? 公 室 位 於 七 十 六 樓 , 全 層 都 是 主 席 ? 公 室 , 理 應 只 有 李 兆 基 和 兩 位 副 主 席 : 老 臣 子 林 高 演 和 大 仔 李 家 傑 , 可 在 此 設 有 房 間 。 但 李 兆 基 卻 在 自 己 房 間 旁 邊 , ? 闢 一 室 留 給 只 是 公 司 董 事 的 細 仔 李 家 誠 。 李 家 誠 最 近 還 要 不 斷 出 席 公 開 場 合 , 執 帥 印 力 銷 重 頭 樓 盤 嘉 亨 灣 , 其 地 位 可 想 而 知 。
基 旗 下 共 有 七 間 上 市 公 司 , 總 市 ? 逾 千 八 億 ; 誰 是 這 超 級 王 國 的 接 班 人 , 一 直 是 商 界 的 熱 門 話 題 。 熱 門 人 選 李 家 誠 , 以 往 處 事 低 調 , 至 最 近 因 與 藝 人 徐 子 淇 甜 蜜 拍 ? , 頻 頻 見 報 才 為 人 認 識 。 本 刊 追 訪 他 的 中 學 同 學 、 家 傭 和 公 司 職 員 , 發 現 這 位 太 子 高 考 時 , 經 濟 和 地 理 都 拿 「 U 」 , 而 且 性 格 貪 玩 愛 蒲 。 他 能 否 帶 領 基 邁 向 新 一 頁 , 實 力 有 待 觀 察 。

李 兆 基 雖 已 過 退 休 ?齡 , 但 仍 掌 權 不 放 , 基 新 盤 的 圖 則 設 計 、 定 價 , 補 地 價 等 事 項 , 皆 由 他 弗 拍 板 , 三 十 三 ? 的 李 家 誠 則 從 旁 學 習 。 近 月 重 鎚 出 ? 的 新 盤 嘉 亨 灣 , 亦 不 例 外 , 但 李 兆 基 有 心 讓 兒 子 上 位 , 遂 安 排 他 出 席 部 分 宣 傳 , 見 見 世 面 。
李 家 誠 首 次 為 嘉 亨 灣 亮 相 , 初 試 啼 聲 , 是 在 今 年 七 月 尾 的 樓 盤 命 名 儀 式 上 。 當 日 李 家 誠 只 須 對 新 聞 稿 宣 讀 便 完 成 任 務 ; 但 他 卻 表 現 怯 場 , 真 的 一 字 不 漏 照 稿 讀 , 不 斷 ? 「 這 個 樓 盤 」 和 一 大 堆 「 的 的 了 了 」 , 逗 得 場 ? 記 者 、 經 紀 會 心 微 笑 。
此 後 李 家 誠 出 席 活 動 , 面 對 傳 媒 , 都 經 常 怕 醜 面 紅 , ? 話 陰 聲 細 氣 , 身 邊 總 站 營 業 部 總 經 理 張 炳 強 「 護 駕 」 。 遇 上 記 者 提 問 樓 盤 詳 情 , 太 子 面 有 難 色 , 張 炳 強 便 會 醒 目 接 上 : 「 資 料 在 電 腦 裡 面 , 要 返 去 研 究 一 下 先 ! 」

基 集 團 在 上 月 尾 搬 入 全 港 最 高 的 國 際 金 融 中 心 二 期 , 進 ? 七 十 二 至 七 十 六 樓 共 四 層 。

表 現 幼 嫩 怯 場
直 至 上 週 三 , 嘉 亨 灣 已 賣 出 逾 千 ? 單 位 , 宣 傳 活 動 接 近 尾 聲 , 李 家 誠 的 表 現 仍 一 如 既 往 。 當 日 他 頒 獎 予 賣 出 最 多 單 位 的 地 ? 代 理 後 , 多 次 被 記 者 問 及 對 樓 市 意 見 , 他 都 只 重 複 表 示 : 「 樓 市 平 穩 發 展 , 優 質 單 位 有 保 障 。 」
記 者 會 後 , 他 和 中 原 主 席 施 永 青 及 一 ? 記 者 同 吃 飯 , 席 上 施 永 青 滔 滔 不 ? , 大 談 古 巴 領 袖 捷 古 華 拉 和 貧 富 懸 殊 , 李 家 誠 只 有 陪 笑 的 ? 兒 , 不 斷 點 頭 ? 「 唔 」 , 「 係 ? 」 和 「 講 得 」 。 只 有 施 永 青 ? 將 會 參 加 馬 拉 松 賽 ? , 他 才 顯 得 有 興 趣 , 問 了 句 : 「 幾 時 ? ? 」 全 程 他 都 心 不 在 焉 , 還 如 小 朋 友 般 搖 「 」 , 頻 頻 望 ? , 未 完 場 便 匆 匆 離 去 。
李 家 誠 在 基 工 作 已 十 一 年 , 從 加 拿 大 讀 書 回 來 後 , 即 加 入 基 當 父 親 的 私 人 助 理 。 據 知 當 時 他 未 有 ? 公 室 , 李 兆 基 遂 將 自 己 的 房 間 「 間 細 」 , 留 兒 子 在 身 旁 學 習 。 兩 年 後 , 李 家 誠 代 父 出 征 投 地 , 勇 奪 京 士 柏 山 地 皮 , 九 七 年 他 又 投 得 大 埔 豪 宅 地 , 鋒 頭 盡 出 。 不 過 自 從 金 融 風 暴 , 樓 價 大 跌 後 , 李 家 誠 開 始 ? 寂 下 來 。 曾 與 他 開 會 的 人 都 ? , 李 家 誠 通 常 都 是 坐 在 一 角 , 默 不 作 聲 。 近 年 李 家 誠 的 新 聞 , 都 是 被 ? 拍 和 前 女 友 髮 界 愛 美 神 Liza 和 蒲 精 Dion 拍 ? 等 。
現 時 李 家 誠 ? 天 起 床 後 , 大 多 在 麗 嘉 酒 店 吃 飯 , 三 點 多 才 施 施 然 上 班 , 七 時 許 離 開 , 工 作 時 間 只 有 那 數 個 鐘 。
上 週 記 者 到 基 總 部 樓 下 等 候 李 家 誠 , 詢 問 他 在 公 司 多 年 來 擔 當 的 角 色 , 他 ? 自 己 樣 樣 都 要 管 , 還 辯 解 道 : 「 係 嘉 亨 灣 ? 個 盤 大 , ? 先 留 意 我 出 , 其 實 之 前 有 好 多 細 盤 , 我 都 有 出 來 ! 」 記 者 追 問 有 ? 些 小 型 盤 是 他 負 責 , 他 又 答 不 上 , 只 不 斷 ? : 「 總 之 而 家 我 做 , 同 以 前 完 全 無 分 別 ! 」

吃 喝 玩 樂 樣 樣
? 到 玩 , 李 家 誠 則 投 入 得 多 。 無 論 是 駕 車 、 滑 水 、 打 機 、 打 網 球 、 滑 雪 、 打 哥 爾 夫 球 , 李 家 誠 瓣 瓣 皆 玩 。 他 愛 駕 ? 車 , 是 法 拉 利 會 的 會 員 , 早 前 購 入 一 部 法 拉 利 , 花 了 二 十 萬 元 加 裝 音 響 設 備 , 但 不 到 五 次 便 失 卻 興 趣 易 手 。 近 年 他 又 熱 中 滑 水 , 一 名 滑 水 教 練 ? : 「 ? 同 九 巴 後 人 雷 コ 賢 ( 最 近 因 在 女 廁 遊 蕩 被 判 入 獄 ) 好 老 友 , 兩 年 前 一 齊 考 了 船 長 和 大 偈 牌 , 不 過 ? 滑 水 唔 算 ? 。 」 李 家 誠 的 數 隻 滑 水 艇 現 泊 在 匡 湖 居 , 最 近 他 以 六 十 多 萬 元 , 購 入 「 MasterCraft 」 牌 子 的 最 新 滑 水 艇 , 貪 其 引 フ ? 置 , 滑 水 時 不 怕 撞 上 高 速 絞 動 的 船 葉 , 而 且 行 駛 時 激 起 的 浪 花 ? 大 ? 刺 激 , 不 過 這 玩 意 很 快 又 被 他 打 入 冷 宮 。
李 家 誠 還 愛 夜 蒲 , 據 聞 以 前 逢 週 五 ? , 都 會 到 蘭 桂 坊 的 酒 ? , 包 一 間 VIP 房 請 客 , 身 邊 不 時 有 ? 女 轉 , 往 往 玩 至 三 更 半 夜 。 去 年 他 便 被 傳 媒 ? 拍 到 , 在 中 環 的 酒 ? Club No. 2 開 私 人 派 對 , 同 場 還 有 藝 人 朱 永 棠 、 陳 穎 妍 和 前 辰 達 永 安 副 主 席 陳 若 磐 。 近 來 他 和 徐 子 淇 拍 ? 後 , 已 少 有 蒲 頭 。 一 名 曾 在 他 家 工 作 的 傭 人 ? , 李 家 誠 有 一 個 私 人 遊 戲 機 房 , 及 全 套 Hi-Fi 音 響 設 備 。 在 房 中 他 會 同 時 開 電 腦 和 兩 部 電 視 , 他 手 上 拿 滑 鼠 , 兩 隻 眼 睛 便 分 別 看 左 右 兩 部 電 視 , 「 一 心 三 用 」 。
而 李 家 誠 在 學 業 上 亦 未 見 精 ? 。 他 七 一 年 在 香 港 出 生 , 小 學 畢 業 後 , 在 堅 尼 地 道 聖 若 瑟 書 院 就 讀 中 一 至 中 七 。 雖 然 學 校 到 他 惠 苑 的 家 只 隔 一 條 樓 梯 , 不 過 他 仍 會 乘 坐 由 司 機 駕 駛 的 房 車 回 校 , 有 時 更 有 一 隻 小 狗 坐 在 身 旁 陪 伴 。 而 七 年 的 中 學 生 涯 中 , 他 沒 有 參 加 過 課 外 活 動 , 也 沒 擔 任 過 任 何 學 會 職 務 , 就 連 ? 年 舉 行 的 水 運 會 、 陸 運 會 也 ? 少 參 加 , 深 交 的 同 學 亦 不 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