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週刊誌「壹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10月7日号(翻訳=深川耕治)

母親が涙の陳述 黄●民の長男が麻薬密売
 今週月曜日(10月4日)午前、香港・九龍城裁判所では、ある青年の麻薬密売事件についての審議が進められていた。被告の青年は身長が高く、端正な風貌だが、親族や友人の傍聴もなく、顔の表情がもの悲しく、覇気が失せていた。この青年の身分は説明が簡単ではない。なぜならばその青年は香港で評判の高い辛口批評家、黄●民の息子なのだ。

 元来、香港が中国返還された1997年以前、黄●民は家族で米国に移民した後、息子の黄特漢だけが今年三月まで香港に長期滞在し、わずか半年間で交友関係を損ねた末、被告として法廷に立った。

 夫を異郷の地に送り、息子が牢獄にぶち込まれ、ただ一人孤独に香港で生活する黄●民の妻、江金満さんは母であり父である立場を背負って困難な状況を迫られる中、彼女は涙を浮かべながら本誌の単独取材に答え、長男・黄特漢の誤った生き方の顛末を話し始めた。

 黄●民氏が二十二歳の時に生まれた長男・黄特漢氏は今年9月6日以降、麻薬密輸容疑をかけられ、?枝角の麻薬押収所に入れられ、毎回、裁判所に出頭した後はこの麻薬押収所にもどって拘留される日々。これでは、名物批評家の息子の立場でありながら、まったく父親から庇(かば)われていないのと当然だ。

 黄特漢は法廷で罪を認め、裁判所での最終結果を待つばかりだ。今年五月、香港の有名ラジオ番組パーソナリティの言論封殺事件が発生して以降、その言論封殺に遭ったはずの黄●民氏の動向は神秘に包まれ、いろんな負債を抱えて香港から一時的に別の場所へ逃避したとも言われていた。(壹週刊04年10月7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流のサンズイ部分を毎に


阿 媽 含 ? 親 述   ? 毓 民 大 仔 販 毒

本 週 一 早 上 , 九 龍 城 裁 判 法 院 , 審 訊 一 宗 青 年 販 毒 案 。
犯 人 欄 ? 的 青 年 , 身 材 高 , 外 貌 端 正 , 由 於 沒 親 友 在 庭 上 聽 審 , 他 一 臉 落 寞 無 神 。
這 個 青 年 的 來 頭 , 其 實 一 點 也 不 簡 單 , 他 竟 是 一 代 名 嘴 ? 毓 民 的 親 生 大 兒 子 。
原 來 , 自 九 七 前 , ? 毓 民 舉 家 移 民 美 國 後 , ? 特 漢 至 今 年 三 月 時 才 獨 自 回 流 返 港 長 住 , 可 惜 短 短 半 年 間 , 因 誤 交 損 友 , 結 果 被 告 上 法 庭 。
丈 夫 遠 走 他 ? , 親 兒 身 陷 囹 圄 , 目 前 孤 身 一 人 在 港 的 ? 毓 民 太 太 江 金 滿 , 在 母 兼 父 職 以 及 又 要 打 理 ? 店 的 困 境 下 , ? 含 ? 面 對 本 刊 記 者 專 訪 , ? 出 長 子 特 漢 誤 入 ? 途 的 始 末 。

? 毓 民 廿 二 ? 的 大 兒 子 ? 特 漢 , 自 九 月 六 日 起 已 因 ? 嫌 販 毒 , 被 關 進 ? 枝 角 收 押 所 , 而 ? 次 上 完 法 庭 返 回 收 押 所 , 都 要 被 「 通 櫃 」 。 看 來 , 作 為 名 嘴 兒 子 的 身 ? 對 他 來 ? , 全 沒 半 點 ? 助 。
? 特 漢 已 在 法 庭 上 認 罪 , 目 前 法 院 正 等 候 感 化 報 告 。
自 今 年 五 月 封 ? 後 , ? 毓 民 行 變 得 相 當 神 秘 , 有 ? 他 欠 下 巨 債 , 故 要 逃 離 香 港 。 而 他 本 人 則 ? 過 因 受 政 治 迫 害 , 故 不 得 不 離 港 暫 避 。
姑 勿 論 是 什 麼 原 因 , 不 在 港 的 ? 毓 民 像 並 未 知 悉 兒 子 被 收 監 一 事 , 在 牛 肉 ? 鋪 「 看 ? 」 的 ? 太 江 金 滿 ( 又 名 江 佩 貞 ) , 亦 對 大 兒 子 犯 法 傷 痛 之 至 , ? 含 ? 對 記 者 很 決 ? 地 ? : 「 我 係 唔 會 保 釋 ? , 今 次 當 俾 ? 一 個 教 訓 , ? ? 大 個 人 要 承 擔 自 己 所 做 一 切 。 」 不 過 口 硬 的 ? 太 透 露 , 自 己 雖 然 不 到 庭 旁 聽 , 但 有 託 朋 友 到 庭 及 向 ? 匯 報 一 切 , 之 前 ? 暫 未 將 長 子 的 事 告 訴 在 美 國 的 丈 夫 及 其 餘 兩 個 兒 子 。
? 毓 民 與 妻 子 結 識 於 一 九 七 七 年 , 當 時 未 為 ? 太 的 江 小 姐 與 姐 姐 從 台 灣 到 香 港 遊 玩 , 而 毓 民 經 朋 友 介 紹 下 認 識 了 江 , 並 展 開 追 求 。 ? 以 前 接 受 訪 問 , 談 及 他 追 太 太 的 浪 漫 史 時 , 承 認 除 長 途 電 話 攻 勢 外 , 更 ? 隔 兩 三 個 月 便 飛 往 台 灣 行 外 母 政 策 。

當 時 年 青 貌 美 的 江 , 在 家 ? 台 北 縣 板 橋 市 被 譽 為 「 板 橋 小 仙 女 」 , 加 上 父 親 是 經 營 小 生 意 的 商 人 , 故 江 家 上 下 全 反 對 江 與 當 時 尚 未 發 的 ? 拍 ? 。 ? 也 曾 表 示 過 , 他 即 使 娶 得 美 人 歸 , 但 自 覺 是 配 不 起 ? 。
而 對 三 個 兒 子 的 期 望 , ? 曾 ? 過 希 望 他 們 不 會 走 自 己 的 路 , 最 好 是 不 ? 中 文 , 因 不 想 他 們 承 受 ? 重 的 中 國 文 化 包 袱 , 及 不 想 他 們 留 在 香 港 發 展 。
可 惜 , ? 特 漢 卻 正 是 從 美 國 回 港 後 , 便 惹 上 官 非 。 「 我 都 唔 係 ? 想 ? ( ? 特 漢 ) 返 , 香 港 太 複 雜 ? … … 」 在 港 缺 乏 丈 夫 的 支 持 下 , ? 太 含 ? 對 記 者 ? 。
改 名 轉 不 到 運
? 家 在 九 七 前 已 舉 家 移 民 美 國 三 藩 市 , 而 ? 特 ~ 更 進 入 了 當 地 的 社 區 學 院 修 讀 建 築 系 , 但 至 今 年 三 月 , 讀 至 第 三 年 , 尚 未 畢 業 的 ? 特 漢 忽 然 ? 要 返 港 。 而 毓 民 的 二 子 及 細 仔 現 仍 留 在 外 國 讀 書 , 似 未 受 到 大 哥 回 流 返 港 及 惹 上 官 非 事 件 的 影 響 。
「 當 時 已 經 唔 係 ? 贊 成 ( 返 港 ) , 不 過 仔 大 仔 世 界 , 加 上 ? 鋪 想 大 展 拳 ? , ? 等 ? 返 ? 手 都 好 。 」 ? 太 ? 。
但 自 從 兒 子 被 捕 後 , 兩 母 子 一 直 互 不 理 ? , ? 太 不 肯 替 他 保 釋 , 而 兒 子 被 捕 當 日 , 更 即 向 負 責 案 件 的 督 察 ? , 不 欲 母 親 來 警 署 探 望 他 。
對 此 , ? 太 淡 然 ? : 「 我 都 唔 知 , 點 解 ? 到 ? … … 可 能 ? 覺 ? 面 目 見 我 。 」
? 更 表 示 , 其 實 兒 子 回 港 後 , ? 一 直 有 加 以 照 顧 , 但 這 個 反 叛 的 兒 子 卻 有 自 己 的 想 法 , 「 初 時 返 就 租 個 九 龍 塘 單 位 俾 ? 住 , 因 為 ? 話 唔 想 一 齊 住 … … 點 知 近 墨 者 K , 卒 之 ? 出 事 ? 。 」 ? 太 氣 憤 之 餘 , 更 加 以 一 句 國 語 「 交 友 不 善 」 來 解 釋 長 子 這 數 個 月 來 的 情 形 。
九 月 廿 二 日 原 是 ? 特 漢 生 日 , 但 他 自 己 亦 想 不 到 , 要 在 收 押 所 度 過 他 廿 二 ? 的 生 辰 。 ? 特 漢 是 在 今 年 九 月 三 日 , 於 九 龍 佐 敦 道 萬 利 賓 館 ? 被 警 方 拘 捕 。
根 據 提 堂 時 的 控 詞 , 指 九 月 三 日 下 午 六 時 多 , 差 人 接 獲 線 報 , 到 達 萬 利 賓 館 一 租 住 單 位 ? , 發 現 ? 有 二 十 一 點 零 三 克 及 零 點 零 七 克 的 兩 種 白 色 粉 末 , 看 來 是 危 險 藥 物 的 物 質 ; 同 時 又 在 他 的 物 品 中 , 發 現 他 藏 有 膠 樽 、 吸 管 、 打 火 機 的 工 具 , 懷 疑 用 來 作 吸 毒 之 用 途 。
? 特 漢 原 來 本 名 叫 特 禮 , 回 港 後 不 久 , ? 太 表 示 「 禮 」 字 對 兒 子 的 衝 動 性 格 太 不 利 , 故 自 己 找 來 術 數 書 替 他 改 名 為 「 漢 」 , 希 望 兒 子 有 男 子 漢 的 成 熟 和 穩 重 的 性 格 , 但 料 不 到 , 改 名 後 , 他 依 然 逃 不 了 官 非 纏 身 。

無 人 保 釋
「 我 真 係 好 後 悔 俾 ? 返 , ? 一 向 好 乖 , 美 國 都 好 照 顧 兩 個 細 ? 。 」 ? 太 不 斷 為 兒 子 辯 解 , 「 不 過 我 相 信 ? 香 港 一 定 唔 會 ? 壞 , 不 過 可 能 有 朋 友 這 樣 , 才 被 人 影 響 。 」
但 當 ? 得 知 同 案 被 捕 的 兒 子 劉 姓 女 友 在 週 一 上 庭 時 , 因 檢 控 官 不 予 起 訴 而 當 庭 釋 放 後 , ? 太 又 轉 口 風 ? : 「 ? ! 成 件 案 我 都 係 聽 朋 友 講 , 個 女 仔 我 都 未 見 過 。 」
由 於 ? 特 漢 過 去 並 無 案 底 , 所 以 法 官 准 許 他 以 現 金 及 人 事 擔 保 外 出 候 審 。 不 過 , 當 日 記 者 未 見 被 告 有 其 他 親 友 在 庭 上 , 更 沒 人 ? 他 保 釋 。
而 法 官 詢 問 當 ? 的 辯 護 律 師 有 關 保 釋 問 題 時 , 辯 護 律 師 竟 ? , 他 ? ? 及 兩 名 弟 弟 目 前 都 在 外 國 , 只 剩 下 他 與 媽 媽 兩 個 人 在 香 港 居 住 。 因 之 前 他 與 媽 媽 有 一 些 誤 會 , 所 以 沒 家 人 來 保 釋 他 。
這 時 , 站 在 犯 人 欄 ? , 一 直 望 法 官 的 ? 特 漢 , 難 過 得 立 即 垂 下 頭 來 。
對 於 兒 子 生 活 圈 子 , ? 太 好 像 不 太 了 解 , 只 知 道 回 港 初 期 , 他 在 父 親 九 龍 城 的 「 毓 民 私 房 牛 肉 ? 」 店 ? 任 職 侍 應 , 但 不 久 後 , 他 便 離 職 了 。 「 三 月 台 灣 選 舉 , 我 返 去 台 灣 一 排 , 可 能 ? , 睇 少 一 陣 , ? 俾 ? 學 壞 。 」 ? 太 一 再 解 釋 ? 。
? 母 目 前 要 打 理 ? 店 生 意 , 老 公 不 在 身 邊 , 又 要 面 對 兒 子 的 官 司 。
? 特 漢 的 契 妹 ( 右 ) 及 朋 友 , 均 知 道 他 是 名 嘴 兒 子 的 身 ? 。

不 過 據 記 者 採 訪 所 得 , ? 特 漢 被 捕 前 的 生 活 , 並 沒 有 接 觸 父 母 , 而 是 四 處 流 離 。
據 他 契 妹 阿 儀 透 露 , 自 年 中 經 友 人 介 紹 認 識 特 漢 後 , ? 自 己 從 未 見 過 ? 太 : 「 ? 話 老 豆 唔 見 ( 封 ? 離 港 ) , 同 老 母 ? 大 交 後 , 就 離 家 出 走 。 」 而 ? 特 漢 就 一 直 以 租 住 旺 角 、 油 麻 地 及 佐 敦 的 公 寓 或 賓 館 , 由 於 沒 工 作 及 沒 錢 交 租 , 他 通 常 住 上 一 兩 天 後 , 因 沒 交 租 被 ? 走 , 便 找 第 二 間 , 再 住 上 一 兩 天 , 又 再 找 ? 一 間 , 故 阿 儀 亦 氣 憤 ? : 「 有 時 我 有 錢 , 便 借 錢 俾 ? 交 租 , ? 現 在 欠 我 二 千 幾 蚊 。 」
而 記 者 到 他 被 捕 的 萬 利 賓 館 採 訪 時 , 賓 館 老 ? 陳 老 太 ? , 他 入 住 不 久 , 便 弄 至 房 間 ? 糟 得 很 , 至 今 他 還 留 下 一 個 皮 篋 及 幾 條 ? 。
? 據 聞 有 人 更 不 時 周 圍 向 人 提 及 自 己 是 名 人 兒 子 , 且 R 耀 背 景 及 喜 流 連 的 士 高 徹 夜 狂 歡 。
阿 儀 ? : 「 我 班 朋 友 之 前 都 唔 知 ? 點 解 ? 成 ? , 後 尾 有 一 日 ? high high 地 同 我 講 , 話 ? 老 豆 係 ? 毓 民 , ? 好 掛 住 老 豆 , 唔 知 道 ? 做 ? , 還 叫 我 替 他 向 ? 大 仙 求 神 , 問 ? 老 豆 是 否 安 全 。

「 ? 最 鍾 意 把 他 銀 包 的 全 家 福 ? 出 來 晒 , 話 好 崇 拜 自 己 老 豆 ? 毓 民 , 話 ? 係 人 都 敢 鬧 , 又 話 自 己 好 錫 老 豆 、 老 母 和 兩 個 細 ? 。 第 日 兩 個 細 ? 讀 完 書 , 便 可 以 全 家 人 返 香 港 埋 一 齊 。 」
至 於 毓 民 行 , ? 太 顯 得 不 願 多 談 , 只 ? 他 現 時 在 美 國 照 顧 其 餘 兩 個 兒 子 , 並 ? 是 次 兒 子 官 非 , ? 不 敢 ? 給 丈 夫 知 , 因 丈 夫 最 疼 是 長 子 , 且 不 想 已 煩 透 的 丈 夫 再 多 添 一 件 煩 事 。

「 總 之 , 我 最 想 ? 返 去 美 國 , 唔 好 再 香 港 。 而 丈 夫 , 我 就 無 好 講 , 依 家 我 只 係 想 ? 好 間 ? 店 。 」
記 者 就 ? 特 漢 因 毒 品 罪 名 而 被 捕 之 事 , 再 嘗 試 發 短 訊 到 ? 毓 民 手 機 。
? 毓 民 太 太 江 金 滿 未 幾 致 電 回 覆 記 者 , 改 口 ? 丈 夫 其 實 現 身 在 台 灣 。
? ? : 「 他 幾 個 月 以 來 都 不 在 香 港 , 香 港 的 事 他 全 不 知 情 。 他 離 港 後 仍 不 斷 受 到 各 方 壓 力 , 所 以 我 沒 有 把 大 仔 被 拉 的 事 告 訴 他 , 不 想 添 他 的 壓 力 。 」
? ? 丈 夫 現 在 收 到 此 消 息 , 表 現 得 非 常 擔 心 , 亦 為 ? 隱 瞞 而 感 憤 怒 。
「 我 們 兩 公 婆 電 話 鬧 交 , 不 過 最 後 他 平 靜 下 來 , ? 了 解 及 尊 重 我 的 決 定 。 」 江 金 滿 ? 。
江 解 釋 , 丈 夫 鬧 共 ? 黨 要 負 責 任 ; 自 己 身 為 母 親 要 負 責 任 ; 做 兒 子 的 犯 錯 事 , 自 己 最 終 亦 要 負 責 任 。
? 特 漢 在 沒 保 釋 下 , 現 已 被 關 在 收 押 所 , 等 候 本 月 十 八 日 法 庭 宣 判 , ? 太 亦 堅 持 不 到 場 旁 聽 。 「 等 ? 單 案 ? ? 晒 , 我 至 去 探 ? , 或 者 ? 番 ? … … ? 都 識 為 自 己 打 算 呀 。 起 碼 識 ? 法 援 署 律 師 ? 手 ( 辯 護 ) 。 」 一 向 口 硬 的 ? 太 , ? 時 雙 眼 卻 泛 出 點 點 ? 光 。
一 代 名 嘴 ? 毓 民 , 在 社 會 上 叱 風 雲 , 想 不 到 自 己 的 親 兒 , 卻 走 上 一 條 完 全 相 反 的 道 路 。

據 《 危 險 藥 物 條 例 》 「 販 運 看 來 是 危 險 藥 物 的 物 質 」 條 例 中 ? 明 , 即 使 有 人 販 運 並 非 危 險 藥 物 的 物 質 , 但 其 販 運 過 程 中 是 顯 示 或 表 示 為 危 險 藥 物 , 這 也 是 犯 法 。
根 據 庭 上 控 方 指 出 , 在 ? 居 住 賓 館 ? 搜 出 作 為 販 賣 用 途 白 色 粉 末 , 其 實 是 鹽 及 中 藥 「 何 濟 公 」 的 混 合 粉 末 , 雖 然 不 是 毒 品 , 但 也 被 視 為 販 毒 。
以 ? 今 次 案 例 看 , 即 使 他 以 白 鹽 及 中 藥 藥 粉 扮 作 K 仔 來 販 運 , 亦 會 被 檢 控 , 而 最 高 可 被 罰 款 五 十 萬 及 監 禁 七 年 。
而 本 週 一 在 庭 上 , ? 特 漢 亦 對 有 關 指 控 認 罪 。

? 毓 民 不 是 老 ?
由 於 名 嘴 ? 毓 民 知 名 度 高 , 故 朋 友 ? ? 找 他 做 生 意 時 , 喜 以 他 名 義 來 作 宣 傳 , 其 實 ? 毓 民 並 不 是 該 生 意 的 老 ? 或 大 股 東 。
如 早 前 九 龍 城 的 毓 民 私 房 牛 肉 ? , 他 便 曾 公 開 ? 過 是 朋 友 支 持 , 他 只 是 打 工 的 , 從 公 司 註 冊 處 ? 得 , 股 東 名 單 中 確 實 無 ? 的 名 字 。 及 後 , 該 店 更 轉 手 賣 予 李 純 恩 等 人 , 並 改 名 為 大 婆 牛 肉 ? 。
而 現 在 位 於 中 港 城 金 牌 坊 美 食 廣 場 的 毓 民 私 房 牛 肉 ? ? 口 , 是 於 今 年 四 月 , 由 ? 太 江 金 滿 與 ? 一 尹 姓 女 股 東 開 ? 的 , 記 者 到 訪 時 , 並 聽 到 一 名 員 工 ? , 為 改 善 生 意 , 食 店 打 算 加 多 些 外 賣 食 品 款 式 , 務 求 吸 引 上 落 船 的 旅 客 ? 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