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週刊誌「壹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9月2日号(翻訳=深川耕治)

両手を斬られて焼死、女性保険外交員惨殺の真相
 四十四歳の女性保険外交員、朱家心さんが両手を斬られた上、ボストンバックに入れられ、荒廃したコンテナ近くで焼き払われた。こんな結末は彼女の仕事が命の代価を得る内容だからなのだろうか。顧客の主力は英語圏の良い人脈、とりわけ新界地区元朗(ユンロン)エリアの南アジア系の人々を対象とした保険商品を売買し、その中には少数の地元の犯罪集団のボスらも含まれ、わずか数万元の売買のためにとうとう、彼女に毒の手が回った。

 事件発生後、香港警察当局は三十数名のパキスタン出身青年らを拘束したが、警察の体面のためのもので、警察の最大目標は逃亡する犯人を事前に拘束することにあった。

 香港大学工程管理計修士を修了している高学歴の朱家心は、一つの保険商品を契約するために激烈な競争社会となっている保険業の中で生き残りをかけた闘いを行い、最終的に自ら地獄の門に引きずり込まれてしまった。

 焼死体発見現場は山貝河でワニが生息する南生園錦田河畔に近い場所。この周辺は人が行き来することは稀で、もしも、附近の砂利場をトラック運転手が行き来して火災情報を知らせてくれなければ、焼死体はいまだに人目に触れず、不明のままだったはずだ。

 8月25日早朝、陳という名前のトラック運転手が砂利採石場に車を入れようとした時、南アジア系のビジネスマンが血相を変えて一台の乗用車をハイスピードで走らせ、錦花園の方向へ向かって走り去ったことを目撃している。そうこうするうちに、捨てられたコンテナ近くから煙がモクモクと上がっているのに気づき、最初は小火(ボヤ)だと思っていた。二人の同僚を呼んで現場を見に来たが、黒々とした煙がボストンバックから上がり、周りからは人の死体らしきものが見え、驚いて警察に通報した。(壹週刊04年9月2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は原文で)

斬 手 燒 屍   女 保 險 經 紀 殘 殺 真 相

四 十 四 ? 的 女 保 險 經 紀 朱 家 心 , 被 人 斬 去 雙 手 , 置 於 皮 篋 , 然 後 放 在 荒 廢 的 貨 櫃 ? 焚 燒 。
落 得 如 此 下 場 , 全 因 ? 工 作 太 過 搏 命 , ? 挾 英 文 好 的 ? 故 , 主 力 在 元 朗 區 向 南 亞 人 士 推 銷 保 單 , 無 奈 這 區 少 數 族 裔 龍 蛇 混 雜 , 為 了 區 區 數 萬 元 , 最 後 竟 有 人 狠 心 向 ? 施 毒 手 。
案 發 後 , 警 方 迅 速 拘 捕 三 十 多 名 巴 籍 青 年 , 不 過 這 班 人 面 目 相 似 , 兼 且 身 ? 混 亂 , 一 個 被 警 方 視 為 嫌 疑 最 大 的 目 標 , 竟 早 一 ? 逃 之 夭 夭 。
港 大 工 管 系 碩 士 學 ? 的 朱 家 心 , 為 了 一 ? 保 單 , 為 了 在 競 爭 激 烈 的 保 險 業 ? 穎 而 出 , 最 終 把 自 己 推 進 了 鬼 門 關 。

燒 屍 現 場 是 距 早 前 山 貝 河 發 現 ? 魚 的 不 遠 處 , 南 生 圍 錦 田 河 畔 近 ? 圍 南 路 。 由 於 上 址 人 跡 罕 至 , 若 不 是 附 近 有 一 個 砂 石 場 及 剛 巧 給 出 入 的 泥 頭 車 司 機 發 現 火 警 報 案 的 話 , 屍 體 可 能 擱 上 一 段 時 間 也 未 必 給 人 發 現 。

上 週 三 早 晨 , 陳 姓 泥 頭 車 司 機 如 常 將 車 駛 入 砂 石 場 時 , 發 覺 一 名 南 亞 裔 人 士 鬼 祟 地 高 速 駕 一 輛 深 色 客 貨 車 從 路 邊 草 叢 駛 出 , 並 高 速 向 錦 花 園 方 向 飛 馳 。
未 幾 , 陳 姓 司 機 便 發 覺 棄 置 貨 櫃 冒 出 煙 火 , 陳 最 初 以 為 只 是 一 場 小 火 , 便 先 與 兩 名 工 友 試 圖 撲 救 。 但 當 他 們 發 覺 貨 櫃 ? 一 個 燻 得 K K 的 皮 篋 , ? 裡 更 藏 有 人 類 肢 體 時 , 便 嚇 得 急 急 報 警 。

經 警 方 初 ? 檢 驗 , 皮 篋 確 藏 有 一 具 女 屍 , 且 經 大 批 藍 帽 子 及 警 犬 在 附 近 搜 索 後 , 發 現 一 個 油 渣 膠 桶 , 故 初 ? 相 信 是 一 宗 燒 屍 案 。 由 於 屍 體 被 火 燒 過 , 甚 至 不 見 了 雙 手 部 分 , 估 計 可 能 兇 手 有 意 斬 下 來 毀 滅 指 紋 證 據 。
由 於 案 情 嚴 重 , 警 方 當 日 在 附 近 地 區 進 行 問 卷 調 ? 及 大 規 模 搜 集 證 據 。 案 情 初 顯 得 毫 無 頭 緒 , 因 死 者 身 ? 一 直 未 被 確 定 , 及 至 發 現 屍 體 旁 有 一 條 刻 上 「 Chu Ka Shum 」 名 字 的 鎖 匙 釦 及 一 串 鎖 匙 , 死 者 身 世 才 漸 被 ? 開 。
因 警 方 從 失 人 口 名 單 中 , 發 覺 現 年 約 四 十 四 ? 的 朱 家 心 與 死 者 身 ? 甚 為 配 合 , 因 朱 於 上 週 一 與 家 人 失 去 聯 絡 後 , ? 家 人 便 往 ? 北 角 住 處 的 北 角 警 署 報 警 , 而 新 界 北 警 方 手 持 那 串 鎖 匙 往 朱 獨 居 於 北 角 的 居 所 嘗 試 開 門 。 結 果 , 朱 住 所 的 大 門 亦 應 聲 而 開 , 而 屍 體 身 ? 差 不 多 百 分 之 九 十 九 肯 定 。
「 警 方 一 直 未 正 式 公 布 屍 體 身 ? , 只 係 想 等 埋 DNA 驗 證 。 」 一 名 資 深 探 員 解 釋 警 方 對 死 者 身 ? , 現 時 亦 不 承 認 又 不 否 認 是 否 朱 家 心 的 原 因 。

人 間 蒸 發 一 星 期
上 週 五 , 記 者 到 達 朱 位 於 銅 鑼 灣 嘉 蘭 中 心 六 樓 的 AIA ( 保 險 ) 公 司 ? 公 室 , ? 的 同 事 最 初 只 記 者 留 下 聯 絡 電 話 , 甚 至 不 肯 替 記 者 找 朱 的 上 司 出 來 對 話 。 及 後 記 者 問 及 ? 有 沒 有 留 意 元 朗 燒 屍 案 的 消 息 時 , ? ? 一 ? , 最 終 承 認 朱 已 沒 返 工 一 星 期 , 警 方 亦 正 在 調 ? ? 人 間 蒸 發 的 案 件 , 「 總 之 ? 係 一 個 好 有 禮 貌 同 勤 力 同 事 。 」 朱 的 一 位 女 同 事 不 肯 多 ? , 因 警 方 吩 咐 他 們 不 要 向 外 ? 話 。
而 記 者 也 發 現 朱 家 心 相 片 亦 掛 在 ? 公 室 門 口 當 眼 處 , 並 得 知 ? 位 居 單 位 經 理 ( Unit Manager ) , 且 已 是 百 萬 圓 ? 會 員 ( MDRT , 須 一 年 ? 保 費 收 入 超 過 約 八 十 萬 ) 及 MPC 會 員 ( 須 一 年 ? 保 費 約 超 過 一 百 二 十 萬 元 ) 。 可 見 朱 的 業 務 成 績 算 是 不 俗 。
? 的 一 位 同 事 私 下 透 露 , 朱 家 心 不 只 埋 首 人 壽 保 險 銷 售 , 而 且 ? 的 生 活 圈 子 相 當 廣 闊 , 如 是 吐 露 港 扶 輪 社 的 候 任 社 長 , 在 社 ? ? 表 現 得 很 積 極 , 除 熱 心 一 般 公 益 或 義 務 工 作 外 , ? 更 是 一 名 戲 劇 發 燒 友 , 上 年 該 社 舉 ? 一 個 「 體 育 戲 劇 節 」 時 , 便 是 籌 委 之 一 。
曾 參 加 協 ? 該 社 「 體 育 戲 劇 節 」 的 中 英 劇 團 總 經 理 丁 羽 承 認 , 朱 是 一 個 很 有 責 任 感 的 人 , 「 雖 然 係 義 務 工 作 , ? 都 好 熱 心 , 午 飯 或 夜 ? 要 開 會 , ? 都 無 遲 到 早 退 。 」 難 怪 該 社 的 人 員 得 悉 ? 的 不 幸 消 息 後 , 現 正 主 動 準 備 替 ? 籌 ? 身 後 事 。
除 參 加 扶 輪 社 外 , 朱 亦 是 韻 律 泳 委 員 會 主 席 ( ○ 二 至 ○ 三 年 度 ) , 活 躍 於 泳 會 十 多 年 , ? 以 前 更 不 時 帶 隊 出 外 作 賽 , 似 乎 ? 真 的 很 熱 心 ? 這 些 活 動 , 並 非 完 全 為 了 保 單 而 擴 闊 生 活 圈 子 。
此 外 , 朱 亦 是 港 大 工 商 管 理 校 友 會 委 員 會 會 員 ( ○ 二 至 ○ 三 年 度 ) , 朱 在 一 九 八 三 年 , 是 港 大 工 商 管 理 學 系 的 碩 士 畢 業 生 。

高 危 女 保 險
女 保 險 經 紀 遭 謀 財 害 命 案 , 近 年 曾 發 生 多 宗 , 當 中 以 九 六 年 二 月 陳 蘭 嬌 被 肢 解 案 最 轟 動 。
由 於 香 港 人 壽 保 險 市 場 未 太 成 熟 ( 人 口 與 投 保 人 數 比 例 偏 低 ) , 加 上 生 意 競 爭 激 烈 , 故 人 壽 保 險 經 紀 有 時 對 陌 生 客 人 會 較 易 掉 以 輕 心 。
一 名 女 保 險 經 紀 ? , ? 自 己 也 遇 過 男 客 人 毛 手 毛 ? 的 情 況 , 「 所 以 公 司 已 經 吩 咐 女 agents 唔 好 穿 暴 露 , 最 好 係 行 政 套 裝 look 。 」
而 外 人 一 向 有 錯 覺 以 為 女 保 險 經 紀 為 求 保 單 會 委 曲 就 範 , 但 現 實 卻 是 少 之 又 少 , ? 理 直 氣 壯 地 ? : 「 ? 樣 不 如 去 做 夜 總 會 小 姐 好 過 ? 。 做 ? 仲 要 口 水 同 個 客 講 plan 。 」
? 外 ? 及 同 事 們 愛 選 快 餐 店 ? 傾 保 單 , 因 人 流 旺 , 便 宜 , 又 可 坐 得 耐 。
「 總 之 , 少 人 地 方 及 人 家 屋 企 一 定 唔 去 , 最 好 ? 人 陪 同 同 時 向 上 司 報 定 位 置 和 接 見 ? 人 。 」
入 行 三 年 , 已 晉 升 至 單 位 經 理 的 朱 家 心 , 按 公 司 對 單 位 經 理 的 要 求 是 , 要 有 三 名 下 屬 ( 由 經 紀 自 行 聘 請 ) 及 該 三 名 下 屬 在 單 一 年 度 ? 的 總 ? 金 要 超 過 四 十 二 萬 元 , 而 再 上 一 級 便 是 Senior Unit Manager 及 District Manager 。

斬 手 燒 屍   女 保 險 經 紀 殘 殺 真 相
警 方 搜 ? 村 屋 單 位
由 於 警 方 肯 定 死 者 身 ? , 於 是 翻 ? ? 在 遇 害 前 的 所 有 手 提 電 話 的 通 話 紀 ? 及 ? 的 銀 行 ? 口 ? 況 。
警 方 結 果 發 現 , 上 週 三 前 , 朱 的 手 提 電 話 與 一 批 手 提 電 話 號 碼 有 緊 密 聯 絡 , 而 該 組 電 話 的 持 有 人 , 竟 是 居 住 燒 屍 案 發 現 場 附 近 的 元 朗 圍 村 地 區 一 批 巴 籍 人 士 , 警 方 於 是 連 日 出 動 , 拘 捕 卅 多 名 巴 籍 人 士 回 署 。
而 ? 一 最 大 發 現 , 是 朱 遺 失 的 五 張 信 用 ? 及 提 款 ? , 竟 被 人 持 續 提 走 了 約 數 萬 元 或 以 上 。
從 電 話 號 碼 的 追 分 析 , 警 方 鎖 定 一 重 要 目 標 人 物 , 並 於 上 週 六 大 舉 搜 ? 東 頭 圍 村 一 頂 層 單 位 。 而 該 單 位 正 是 由 一 個 名 為 Zahid 的 巴 籍 年 青 男 租 客 租 住 , 他 也 是 朱 家 心 的 保 單 客 ? , 不 過 事 發 後 已 逃 之 夭 夭 不 知 所 終 。
據 街 坊 ? , 該 二 十 一 ? 短 髮 的 巴 籍 青 年 身 材 高 ? , 戴 眼 鏡 及 外 表 斯 文 , 與 一 巴 籍 女 子 租 住 上 址 已 年 多 。 在 鑑 證 科 人 員 ? 助 下 , 警 方 最 後 帶 走 一 批 證 物 。

探 員 透 露 , 調 ? 期 間 , 帶 署 的 三 十 二 名 的 巴 籍 男 女 顯 得 極 不 合 作 , 如 ? 不 ? 中 英 文 , 在 翻 譯 時 又 刻 意 ? 慢 調 ? 的 進 行 ; 有 些 更 因 持 一 本 以 上 護 照 而 須 再 花 時 間 去 核 實 身 ? 等 , 最 後 該 批 巴 籍 男 女 於 今 週 初 便 全 部 獲 釋 。 「 班 人 個 個 好 似 樣 , 就 算 交 換 護 照 離 境 都 唔 出 奇 。 」
而 該 單 位 男 租 客 卻 自 燒 屍 案 後 便 一 直 「 失 」 至 今 , 警 方 現 正 急 切 尋 找 該 巴 籍 男 租 客 以 協 助 調 ? 。
於 本 週 二 凌 晨 開 始 , 警 方 在 元 朗 其 他 區 域 ? 帶 走 大 批 巴 籍 男 子 , 以 協 助 追 緝 兇 徒 下 落 。
附 近 街 坊 覺 Zahid 很 識 「 做 戲 」 , 如 住 在 他 樓 下 地 下 單 位 的 本 地 男 租 客 ? : 「 人 投 訴 ? 掟 煙 頭 落 , ? 就 話 唔 識 聽 廣 東 話 , 但 係 識 用 廣 東 話 粗 口 問 候 人 老 母 , 趁 女 朋 友 唔 度 , 就 招 呼 一 大 班 賓 妹 屋 企 唱 歌 同 跳 舞 玩 , ? 到 … … 」
而 該 鄰 居 亦 承 認 , 早 前 有 人 拿 巴 籍 青 年 的 相 片 及 資 料 , 詢 問 他 太 太 有 關 巴 籍 青 年 的 日 常 生 活 , 如 他 是 否 行 動 不 便 及 在 ? 上 有 沒 有 出 外 兼 職 工 作 等 , 但 那 名 調 ? 員 則 沒 透 露 身 ? 。 「 不 知 是 不 是 保 險 公 司 調 ? 員 。 」

死 者 與 巴 籍 青 年 認 識
而 居 於 單 位 附 近 的 住 客 表 示 , 上 週 日 中 午 , 平 時 常 打 開 的 露 台 門 及 窗 口 , 突 然 間 全 關 上 , 且 單 位 ? 傳 出 巴 籍 男 女 激 烈 爭 ? 聲 , 至 星 期 三 左 右 , 單 位 已 不 見 有 人 出 入 了 。
最 奇 怪 的 是 , 業 主 向 同 村 兄 弟 透 露 過 , 有 警 察 調 ? 後 私 底 下 對 他 ? , 為 求 安 心 , 最 好 用 香 燭 拜 拜 那 單 位 , 至 於 是 否 乃 行 兇 現 場 , 警 員 又 拒 ? 進 一 ? 透 露 。
「 千 六 蚊 租 四 百 平 方 呎 唔 ? , 都 ? ? 多 事 出 , 真 係 煩 死 人 。 」 蔡 姓 業 主 的 太 太 無 奈 對 記 者 ? 。
雖 然 案 件 仍 在 調 ? 階 段 , 但 記 者 找 到 該 單 位 放 租 的 經 手 地 ? 經 紀 梅 姐 , 證 實 Zahid 與 朱 不 但 認 識 , 且 他 更 向 朱 購 買 保 險 。
「 ? 係 拉 登 迷 , 成 日 著 拉 登 T 恤 , 又 成 日 講 《 可 蘭 經 》 教 條 … … 我 見 ? 斯 斯 文 文 同 把 口 好 識 人 , ? 介 紹 ? 個 租 盤 俾 ? … … 」 但 梅 姐 ? 不 久 便 發 現 他 異 常 的 行 為 。
例 如 年 半 前 ? 因 車 房 工 作 弄 至 腰 傷 而 得 到 保 險 賠 償 , 但 見 他 時 卻 四 圍 遊 玩 , 一 點 都 不 像 有 傷 在 身 ; ? 又 猛 叫 人 介 紹 經 紀 給 他 買 保 險 , 梅 姐 便 曾 介 紹 保 誠 保 險 的 友 人 給 他 認 識 。
最 後 , ? 友 人 拒 ? 了 他 的 投 保 , 據 聞 是 因 投 保 紀 ? 較 差 所 致 。
至 上 年 年 頭 , 梅 姐 知 道 Zahid 透 過 朋 友 介 紹 下 , 向 朱 家 心 買 了 一 ? 月 供 約 二 千 多 元 的 人 壽 保 險 。
奇 怪 的 是 , 買 了 保 險 不 久 , 他 在 上 年 年 中 又 再 因 工 傷 而 須 入 寶 血 醫 院 治 療 , 「 係 朱 家 心 介 紹 ? 去 寶 血 醫 院 , 我 去 探 病 時 撞 到 朱 又 去 探 ? , 睇 ? 傷 勢 。 」
梅 姐 形 容 朱 很 有 女 強 人 本 色 , 因 ? 英 文 好 , 與 Zahid 交 談 時 是 用 英 語 , 且 打 扮 總 是 西 裝 衫 ? 。 相 反 , 梅 姐 覺 得 Zahid 是 信 不 過 , 如 ? 曾 因 一 筆 約 二 萬 元 的 欠 款 , 到 過 小 額 錢 債 審 裁 處 興 訟 追 討 。
「 總 之 , ? 開 口 埋 口 都 係 講 錢 , 成 日 叫 人 借 錢 俾 ? ? 生 意 … … 估 唔 到 好 眉 好 貌 會 係 ? 。 」
至 今 , 死 者 朱 家 心 的 身 ? , 仍 待 DNA 作 最 後 確 定 , 而 疑 兇 又 逃 之 夭 夭 不 知 所 終 , 面 對 這 前 所 未 有 的 離 奇 兇 案 , 新 界 北 重 案 組 第 三 隊 人 員 的 調 ? 似 陷 入 膠 ? 態 。

新 ? 派 「 和 十 四 」
九 七 年 後 , 曾 駐 守 石 崗 軍 營 但 沒 回 國 的 尼 泊 爾 喀 兵 及 其 家 眷 , 輾 轉 流 散 至 石 崗 及 錦 田 一 帶 居 住 , 由 於 文 化 背 景 不 同 , 及 經 濟 生 活 條 件 有 別 , 他 們 大 部 分 始 終 難 融 入 華 人 社 會 , 加 上 他 們 族 群 喜 聚 居 一 起 以 方 便 照 應 , 久 而 久 之 , 便 漸 自 成 一 國 。 現 時 錦 田 泰 康 園 便 被 稱 為 「 尼 泊 爾 村 」 。
與 此 同 時 , 因 元 朗 圍 村 村 屋 租 金 便 宜 , 印 巴 籍 人 士 亦 開 始 擁 入 圍 村 處 聚 居 起 來 , 警 方 重 點 搜 ? 的 村 屋 單 位 東 頭 圍 , 便 是 印 巴 籍 人 士 聚 居 點 之 一 。
而 元 朗 市 中 心 的 合 益 商 場 及 附 近 則 被 稱 為 「 元 朗 重 慶 」 , 因 印 巴 籍 人 士 在 商 場 開 有 理 髮 店 、 影 帶 出 租 店 及 食 店 等 , 故 不 時 吸 引 一 班 南 亞 裔 人 士 在 附 近 聚 集 。
元 朗 區 議 員 周 永 勤 表 示 , 區 ? 南 亞 裔 治 安 問 題 已 達 到 很 嚴 重 地 ? 。
他 提 出 統 計 數 字 , 如 區 ? 六 成 廿 五 ? 以 下 的 南 亞 裔 青 年 都 沒 有 中 學 畢 業 程 度 , 加 上 經 濟 環 境 轉 差 , 南 亞 裔 人 在 學 業 及 就 業 兩 方 面 比 本 地 人 面 對 更 大 的 困 難 。 在 沒 有 其 他 正 當 的 出 路 下 , 便 很 易 衍 生 出 問 題 來 。
「 ? ( 那 些 自 稱 K 社 會 的 南 亞 裔 人 士 ) 依 家 好 興 叫 自 己 『 和 十 四 』 , 即 係 唔 單 止 勝 和 , 仲 同 時 入 埋 十 四 K , ? 話 問 題 嚴 唔 嚴 重 ! 」 周 ? 。
由 於 南 亞 裔 人 士 比 本 地 人 較 好 氣 力 , 故 區 ? K ? 甚 喜 歡 吸 納 他 們 作 打 手 , 且 他 們 在 被 捕 後 又 ? 利 用 翻 譯 錯 誤 的 法 律 問 題 上 乘 機 ? 罪 , 故 南 亞 裔 K 社 會 分 子 氣 ? 越 來 越 囂 張 。
「 上 到 法 庭 ョ 翻 譯 錯 , ? 一 改 再 改 下 , 漏 洞 自 然 多 ? , ? 要 告 ? 又 變 得 困 難 。 」 元 朗 區 一 位 探 員 如 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