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週刊誌「壹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7月8日号(翻訳=深川耕治)

香港中産階級に合法麻薬「エクスタシー」人気
(壹週刊04年7月8日号)
 香港の麻薬ネットワークでは、ごく少数の男女だけが手を染めて堕落しまい、ごく一部のスターたちだけがエンターテインメントとして遊んでいた。今では多くのグループがインテリ中産階級たちを群れとなし、合法麻薬「エクスタシー」で楽しむ連中が増えている。
 中産階級の連中は、香港のディスコで美男美女がじゃれ合うのを好まず、プライベートで香港から遠く離れ、タイの小さな島でエクスタシーに酔いしれるのを好むようになった。タイのコパンガン島で毎夜行われるフルムーンパーティは、よく知られる麻薬で狂喜乱舞する聖地で一万人以上がビーチで徹夜の狂喜乱舞。麻薬の魔力は中産階級の心霊を厭世させ、悪魔の酒池肉林天国(地獄)に陥れている。(以下、原文で)

直 撃 中 産 Fing 頭 狂 潮

毒 網 , 正 無 聲 無 息 地 在 全 港 張 開 , 一 班 迷 幻 少 男 少 女 早 已 ? 淪 , ? 樂 圈 一 ? 明 星 亦 變 成 無 毒 不 歡 。 至 今 , 就 連 一 大 班 擁 有 專 業 知 識 的 中 産 人 士 , 也 逐 個 降 服 於 fing 頭 丸 魔 力 之 下 。
中 ? 人 士 不 願 與 仔 妹 在 disco ? 鬥 逼 , 於 是 選 擇 往 一 些 私 人 會 所 , 甚 至 乎 遠 離 香 港 , 在 泰 國 小 島 狂 fing 頭 丸 。
泰 國 ? 岸 島 的 Fullmoon Party , 是 舉 世 知 名 的 毒 品 性 愛 狂 歡 聖 地 , 過 萬 人 在 沙 灘 ? 徹 夜 「 喪 跳 」 , 在 毒 品 的 魔 力 下 , 這 班 中 ? 的 心 靈 得 到 避 世 及 進 入 天 堂 。
除 了 泰 國 外 , 「 蒲 友 」 更 選 擇 往 深 ? disco , 在 「 有 錢 就 大 晒 」 的 祖 國 , 沒 有 人 嘲 笑 四 十 ? 中 坑 亂 ? 狂 舞 , 也 沒 有 人 譏 笑 卅 ? 師 ? 肥 ? ? 動 。
Fing 頭 丸 , 竟 成 為 了 港 人 老 、 中 、 青 三 代 的 避 世 良 方 。

由 香 港 乘 搭 飛 機 來 到 泰 國 曼 谷 , 再 轉 乘 ? 陸 機 抵 達 蘇 梅 島 , 接 再 經 過 一 小 時 的 船 程 , 終 於 來 到 這 舉 世 知 名 的 Koh Phangan ( ? 岸 島 ) , 即 月 圓 狂 歡 聖 地 。
「 泰 國 周 圍 都 係 沙 灘 , 點 解 要 大 費 周 章 來 ? 個 小 島 , 唔 通 為 來 游 水 ? 因 為 ? 度 係 全 世 界 最 自 由 毒 品 同 性 愛 天 堂 , 來 客 有 九 成 係 歐 美 人 , ? 外 仲 有 唔 少 香 港 、 日 本 同 韓 國 中 ? 蒲 友 。 」 在 香 港 經 營 網 站 生 意 的 Alan , 過 去 一 年 幾 乎 ? 月 都 來 「 朝 聖 」 。
? 岸 島 的 Fullmoon Party , ? 逢 農 ? 十 五 月 圓 之 夜 連 續 三 ? 進 行 , 過 萬 人 聚 集 在 沙 灘 上 , 不 斷 狂 舞 , 吸 食 毒 品 , 享 受 性 愛 , 通 宵 達 旦 , 然 後 倒 在 沙 灘 上 死 睡 。

毒 品 拆 家 充 斥 全 島
上 週 五 月 圓 夜 , 記 者 來 到 這 個 狂 歡 島 , 走 在 柔 軟 的 沙 灘 上 。 兩 旁 的 酒 ? 播 放 震 耳 欲 聾 的 強 勁 音 樂 , 一 個 個 赤 膊 上 身 , 或 穿 三 點 式 泳 衣 的 型 男 索 女 , 正 發 狂 地 ? 動 , 並 自 創 出 各 種 千 奇 百 怪 的 舞 姿 , 當 中 有 人 披 頭 散 髮 , 亦 有 人 雙 眼 通 紅 。
濃 烈 的 大 麻 味 亦 瀰 漫 整 個 沙 灘 , 聞 不 慣 的 記 者 感 覺 有 點 頭 暈 , 但 一 些 當 地 泰 國 人 卻 精 神 奕 奕 地 在 人 群 中 穿 梭 , 更 走 向 記 者 ? : 「 Hey friend , Pills ? 」
Alan 早 前 已 告 訴 記 者 , 這 些 泰 仔 便 是 沙 灘 上 的 拆 家 , 他 們 兜 售 的 毒 品 種 類 齊 全 , 包 括 了 大 麻 、 fing 頭 丸 、 K 仔 。
四 名 廿 七 、 八 ? 的 香 港 少 婦 , 披 頭 散 髮 地 坐 在 沙 灘 上 , 看 來 ? 們 已 跳 至 累 透 了 頂 , 但 仍 隨 音 樂 前 後 左 右 地 擺 動 身 體 。 記 者 上 前 主 動 撩 ? 們 交 談 , ? 們 卻 有 一 句 沒 一 句 地 , 心 不 在 焉 回 答 。
「 好 玩 ? ? 」 「 當 然 好 玩 。 」 其 中 一 少 婦 回 答 ? 。
其 後 記 者 表 明 身 分 , 詢 問 是 否 可 跟 足 ? 們 全 ? , ? 們 即 警 覺 起 來 , 低 聲 ? ? 幾 句 , 即 挽 手 快 ? 走 向 人 群 中 消 失 。
其 後 , 記 者 繼 續 在 舞 動 的 人 群 中 穿 插 , 身 上 亦 沾 滿 了 不 同 人 的 汗 水 。 基 本 上 這 裡 什 麼 國 籍 的 人 都 有 , 且 夾 雜 不 少 香 港 人 , 大 家 均 各 有 各 跳 。 ? 若 合 眼 ? 的 話 , 便 會 抱 身 邊 人 一 齊 跳 , 情 緒 高 漲 時 , 甚 至 會 親 嘴 或 ? 在 沙 灘 上 激 情 地 相 互 愛 撫 。 在 藥 物 影 響 下 , ? 個 人 都 變 成 ? 仔 ? 女 , 亦 不 再 區 分 國 籍 。

熱 賣 忘 情 毒 酒
此 際 , 一 隻 手 掌 搭 上 了 記 者 的 肩 膊 , 回 頭 一 看 , 原 來 是 一 個 卅 多 ? 的 泰 籍 女 郎 , ? 主 動 兜 搭 ? , 可 以 提 供 性 服 務 及 毒 品 , Fing 頭 丸 及 K 仔 等 , 什 麼 都 有 , 甚 至 乎 人 妖 也 可 以 代 為 尋 找 。
在 ? 的 帶 路 下 , 走 至 一 間 餐 廳 的 背 後 , 然 後 ? 攤 開 手 掌 , 幾 顆 ? 色 的 膠 ? 就 在 掌 心 來 回 滾 動 。 ? 向 記 者 表 示 , 這 是 最 新 的 MDMA 藥 丸 , 亦 屬 Fing 頭 丸 一 種 類 , 但 效 力 更 強 , 並 可 以 狂 舞 至 天 光 , 價 錢 要 二 千 一 百 泰 銖 三 粒 , Party 中 不 少 人 都 服 食 這 種 毒 品 。
除 了 一 般 的 Fing 頭 丸 及 K 仔 之 外 , Fullmoon Party ? 尚 流 行 一 種 「 毒 酒 」 , 是 一 種 混 合 了 含 微 毒 的 ? 、 大 麻 草 及 極 小 量 可 ? 因 的 ? 尾 酒 , 人 喝 下 去 後 會 ? 生 強 烈 幻 覺 , 眼 睛 望 出 去 影 像 重 疊 , 藥 力 過 後 , 便 會 倒 在 沙 灘 上 呼 呼 大 睡 , 「 毒 酒 」 的 名 稱 叫 Mushroom 。
在 一 間 名 為 Magic Mountian 的 酒 ? ? , 記 者 一 提 及 Mushroom , 酒 保 即 輕 鬆 地 反 問 : 「 Small or large ? 」 一 杯 價 錢 要 七 百 泰 銖 。 記 者 要 了 一 杯 , 看 見 之 前 那 名 泰 妹 仍 緊 跟 在 身 後 , 於 是 示 意 給 ? 喝 , ? 卻 猛 力 搖 頭 , 表 示 自 己 受 不 了 。
來 一 ? 這 樣 的 月 圓 狂 歡 派 對 , 花 費 ? 不 便 宜 , 四 日 三 夜 由 香 港 至 此 的 機 票 加 酒 店 , 已 要 接 近 四 千 元 , 再 加 上 飲 食 及 購 買 毒 品 , ? 人 最 少 要 消 費 近 萬 元 。 故 此 , 能 有 這 種 負 擔 能 力 的 , 大 多 是 年 齡 已 接 近 卅 ? 的 中 ? 人 士 。

藝 人 吸 毒 氾 濫 早 就 是 一 個 公 開 的 秘 密 , 不 論 歌 手 及 演 員 並 非 ? 天 都 有 工 作 , 來 無 事 , 他 們 喜 歡 一 起 去 蒲 , 因 為 埋 堆 是 圈 中 的 習 慣 , 能 ? 成 功 埋 堆 , 得 到 一 些 圈 中 大 哥 關 照 , 工 作 便 接 踵 而 來 。 由 於 平 時 工 作 壓 力 大 , 很 多 藝 人 都 喜 歡 在 大 家 玩 至 高 興 時 , 便 吸 食 可 ? 因 、 索 K , 認 為 可 以 表 現 變 得 更 high , 借 此 減 壓 。 一 些 新 晉 藝 人 為 埋 堆 也 漸 漸 習 染 吸 毒 的 不 良 嗜 好 , 由 於 他 們 多 數 到 一 些 私 人 會 所 ? 樂 , 這 ? 廢 一 面 , 並 未 為 外 人 所 矚 目 。 至 於 一 些 歌 手 、 樂 隊 、 音 樂 人 為 了 提 高 音 域 及 加 想 像 力 , 亦 長 期 服 用 毒 品 。
本 月 廿 四 日 , ? 浩 康 在 尖 沙 嘴 被 警 方 從 身 上 搜 出 1.2 克 可 ? 因 , 當 場 斷 正 。 早 在 四 月 廿 七 日 , ? 一 名 青 年 歌 手 周 永 恆 已 因 藏 毒 被 捕 。 其 實 警 方 早 就 留 意 ? 樂 圈 的 吸 毒 問 題 , 從 早 前 被 捕 藝 人 在 連 串 審 問 下 , 一 時 慌 亂 , 向 警 方 爆 出 一 個 吸 藝 毒 人 的 名 單 , 警 方 隨 即 鎖 定 多 個 目 標 人 物 。
原 來 藝 人 的 保 姆 往 往 成 為 藝 人 和 毒 販 之 間 的 橋 ? , 由 於 K ? 多 年 來 也 插 手 電 影 、 演 唱 會 , 不 少 K ? 成 員 早 就 同 一 些 明 星 、 歌 手 保 姆 混 熟 。 只 要 藝 人 興 起 吸 食 某 種 毒 品 的 念 頭 , 就 由 保 姆 聯 絡 那 些 K ? 成 員 , 所 有 交 收 基 本 上 由 保 姆 代 ? 。
自 從 四 月 開 始 , 大 陸 雷 風 行 地 掃 毒 , 在 夜 店 遇 上 一 些 神 志 不 清 的 人 , 甚 至 強 制 驗 血 , ? 看 是 否 曾 吸 毒 。 香 港 警 方 的 掃 毒 行 動 也 是 ? 日 進 行 。
部 分 藝 人 於 是 轉 移 陣 地 去 東 南 亞 , 例 如 泰 國 一 些 小 島 舉 ? 私 人 迷 幻 派 對 , 吸 食 毒 品 後 , 可 以 盡 情 胡 天 胡 帝 , 為 所 欲 為 。

High K Fing 頭 減 壓
由 於 香 港 disco 大 部 分 被 仔 妹 ? 據 , 相 對 上 了 年 紀 的 中 ? 人 士 , 大 部 分 都 不 願 混 雜 其 中 , 寧 願 去 一 些 較 少 人 的 private club 尋 樂 。 不 過 因 為 近 年 香 港 警 方 掃 毒 行 動 一 浪 接 一 浪 , 為 安 全 起 見 , 不 少 中 ? 人 士 寧 願 出 外 往 泰 國 Fullmoon Party 狂 歡 。
上 月 廿 一 日 凌 晨 , 警 方 往 尖 沙 咀 一 間 Disco 掃 毒 時 , 廿 ? 少 女 許 華 敏 因 極 度 驚 慌 , 竟 將 大 批 丸 仔 同 時 ? 下 肚 , 結 果 中 毒 而 死 。
「 Fing 頭 丸 大 概 九 五 年 時 興 起 , 初 時 吸 食 大 部 分 係 青 少 年 同 古 惑 仔 , 但 係 到 九 八 年 之 後 , 部 分 中 ? 人 士 受 唔 住 股 災 同 經 濟 壓 力 , 開 始 去 disco 食 丸 fing 頭 、 K 仔 來 麻 醉 自 己 。 」 Alan 表 示 , 他 就 是 因 為 網 站 熱 潮 爆 破 後 , 收 入 驟 降 , 因 為 看 不 清 楚 前 途 , 在 一 班 朋 友 的 推 動 下 , 開 始 吸 食 軟 性 毒 品 。
「 講 真 , 我 唔 會 當 fing 頭 丸 同 K 仔 係 毒 品 , 只 係 當 一 種 興 奮 劑 , 令 到 自 己 可 以 暫 時 忘 記 煩 惱 。 做 人 為 ? ? 求 開 心 , 有 時 fing 頭 丸 藥 力 未 過 , 朝 早 坐 公 司 開 會 , 下 屬 一 路 講 , 我 就 猛 ? 點 頭 , 好 似 非 常 同 意 ? point ? 。 」 Alan 哈 哈 笑 ? 。
在 專 為 fullmoon party 所 設 的 網 站 ? , 記 者 在 留 言 板 上 , 聯 絡 到 一 名 叫 Apple 的 香 港 女 孩 , ? 原 來 先 後 去 過 這 個 party 四 次 , ? 次 亦 是 一 大 班 朋 友 同 行 , 感 覺 上 非 常 開 心 及 好 玩 。

愛 上 Rave Party 之 後
記 者 假 扮 「 蒲 友 」 以 交 換 照 片 欣 賞 為 由 , 相 約 ? 出 來 交 談 , ? 欣 然 答 應 。 長 頭 髮 的 Apple 年 屆 卅 ? , 相 當 健 談 , ? 目 前 任 職 市 場 推 廣 。 一 提 及 「 毒 酒 」 Mushroom , ? 則 顯 得 非 常 興 奮 , 「 我 上 個 月 去 fullmoon party , 就 係 飲 ? 隻 酒 high , 第 二 朝 再 飲 多 一 杯 就 成 個 人 手 ? 冰 冷 , 仲 狂 嘔 添 。 」
看 過 MDMA 藥 丸 的 照 片 後 , ? 表 示 自 己 未 曾 吃 過 這 種 新 藥 , 但 就 已 經 聽 朋 友 提 過 。 「 ? 隻 未 食 過 , 但 我 就 好 想 試 , 聽 講 藥 力 好 勁 ! 」
Apple 表 示 一 直 喜 歡 rave party , 過 去 香 港 經 常 有 ? rave party , ? 必 定 是 座 上 客 , 但 因 為 近 年 警 方 打 ? 害 , rave party 已 逐 漸 減 少 , 於 是 與 一 班 朋 友 外 出 東 南 亞 狂 歡 。 香 港 中 ? 「 蒲 友 」 界 中 , 大 部 分 都 知 道 fullmoon party 的 威 名 。

打 殘 rave party
曾 幾 何 時 rave party 成 了 fing 頭 一 族 的 至 愛 , 到 九 十 年 代 中 一 批 本 地 的 士 高 DJ 便 率 先 在 香 港 租 用 一 些 貨 倉 、 露 天 場 地 來 舉 ? rave party 。 由 於 rave party 屬 於 私 人 聚 會 性 質 , 警 察 未 申 請 搜 ? 令 , 是 不 能 隨 便 ? 進 調 ? , 很 多 fing 頭 一 族 便 公 然 在 rave party 吸 食 毒 品 。
毒 品 對 身 體 的 影 響 甚 深 , 其 中 冰 會 導 致 中 毒 性 精 神 病 及 心 腎 衰 竭 , 而 K 仔 上 ? 後 , 同 樣 會 影 響 心 臟 及 記 憶 力 , Fing 頭 丸 則 會 導 致 精 神 崩 潰 及 肌 肉 衰 弱 , 至 於 可 ? 因 則 會 令 到 心 臟 衰 竭 。
Rave party 在 九 七 至 九 九 年 為 全 盛 期 , 更 有 人 斥 資 在 九 龍 灣 會 展 開 設 永 久 場 地 , 遠 至 元 朗 、 屯 門 的 貨 倉 、 一 些 偏 僻 小 島 的 沙 灘 也 成 了 rave party 舉 行 的 熱 點 。 然 而 rave party ? 毒 品 氾 濫 , 經 修 例 後 , 幾 乎 ? 個 rave party 都 會 有 警 隊 前 來 調 ? , 經 常 有 人 因 藏 毒 被 檢 控 , 自 此 rave party 熱 潮 急 速 冷 卻 。 後 來 申 請 舉 ? rave party 更 需 要 經 警 隊 、 消 防 等 七 個 部 門 批 准 , 大 型 rave party 已 較 少 出 現 。

北 上 神 州 Fing
除 了 往 外 埠 fing 頭 的 一 班 中 ? 之 外 , ? 外 一 些 經 濟 能 力 較 遜 及 沒 時 間 的 , 則 多 選 擇 北 上 深 ? , 廿 四 小 時 通 關 後 , 更 是 大 量 中 ? 「 蒲 友 」 北 移 。
在 羅 湖 區 、 上 ? 兩 地 幾 間 熱 門 的 士 高 「 838 」 、 「 RED 」 、 「 天 之 高 」 、 「 CYBER 」 、 「 超 時 代 」 等 , 一 到 週 五 、 週 末 、 週 日 ? , 便 塞 滿 專 程 來 high 足 一 ? 的 香 港 男 女 。
記 者 在 上 週 六 ? , 專 程 到 上 述 幾 間 的 士 高 視 察 , ? 上 十 時 , 幾 間 的 士 高 表 面 冷 冷 清 清 , 不 過 所 有 房 間 及 八 成 以 上 的 早 被 預 訂 , 當 時 「 CYBER 」 更 只 餘 下 兩 張 。 一 位 女 主 任 向 記 者 表 示 : 「 ? 排 特 別 旺 場 , ? 逢 星 期 五 、 六 ? , 房 未 到 九 點 就 俾 人 訂 晒 , 主 要 係 香 港 人 訂 , 不 過 ? ? ? 早 到 , 起 碼 成 十 二 點 至 。 」
採 訪 期 間 , 有 侍 應 對 記 者 ? : 「 想 唔 想 玩 得 開 心 , 我 介 紹 燈 頭 俾 ? 識 , K 仔 同 fing 頭 丸 都 有 。 」 所 謂 燈 頭 是 那 些 專 門 替 的 士 高 拉 客 的 人 , 他 們 除 了 替 客 人 訂 房 、 訂 , 還 會 售 賣 各 式 毒 品 給 客 人 。

經 侍 應 介 紹 , 記 者 認 識 了 名 叫 阿 Paul 的 ? 地 燈 頭 , 他 以 不 純 正 的 廣 東 話 向 記 者 落 嘴 頭 : 「 我 手 頭 K 仔 好 純 , 好 快 就 high 上 腦 , 都 係 一 百 蚊 一 包 , fing 頭 就 一 百 蚊 兩 粒 。 我 賣 係 ? , 唔 會 溝 其 他 雜 質 。 」 記 者 看 見 阿 Paul 不 斷 在 的 士 高 四 處 穿 梭 , 以 快 速 的 手 法 交 易 毒 品 。 他 更 時 常 進 入 多 間 VIP 房 , 原 來 深 ? 近 期 亦 掃 毒 , 派 出 一 些 便 衣 探 員 混 入 的 士 高 ? , 很 多 人 為 免 當 場 被 捕 , 於 是 改 在 房 間 ? 吸 毒 , 以 至 很 多 房 間 一 早 就 被 預 訂 。
場 ? 幾 乎 一 半 顧 客 是 香 港 人 , 當 中 除 了 部 分 是 青 年 人 , 更 多 則 是 三 十 過 外 的 中 年 男 士 , 他 們 大 多 數 都 帶 同 一 些 國 ? 女 伴 前 來 。
其 實 中 年 港 人 北 上 吸 食 軟 性 毒 品 的 情 況 , 現 正 日 漸 普 遍 , 他 們 主 要 來 深 ? ? 拉 OK 尋 歡 作 樂 , 部 分 在 深 ? 還 有 二 ? 或 「 女 朋 友 」 。 四 十 多 ? 任 職 中 港 貿 易 的 余 先 生 坦 言 , 很 多 同 齡 朋 友 正 墮 入 這 種 荒 淫 生 活 , 無 法 自 拔 。 「 ? ? 法 , 香 港 ? 悶 壓 力 又 大 , 我 好 多 朋 友 , 一 到 週 末 就 上 蒲 , 唱 完 ? 拉 OK 就 帶 班 女 落 disco , 劈 酒 都 唔 ? high , 仲 要 索 K 同 食 fing 頭 , 同 女 索 完 K 再 ? 會 特 別 興 奮 。 」
這 批 中 年 港 人 , 由 於 消 費 力 較 高 , 特 別 受 燈 頭 歡 迎 , 他 們 就 算 自 己 對 毒 品 沒 有 興 趣 , 也 樂 於 買 給 女 伴 服 用 , 於 是 ? 逢 週 末 就 會 在 深 ? 的 士 高 ? 舉 行 一 酒 色 、 毒 品 、 情 慾 的 墮 落 派 對 。
Fing 頭 狂 潮 , 至 今 已 不 再 限 於 青 少 年 , 一 些 擁 有 專 業 、 身 家 的 中 年 男 女 , 亦 已 ? 迷 其 中 , 加 上 ? 樂 圈 中 一 ? 明 星 , 均 變 成 了 無 毒 不 歡 的 一 族 。
愈 來 愈 多 人 , 不 論 年 齡 或 階 層 , 正 一 ? ? 被 這 場 前 所 未 見 的 毒 禍 ? 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