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週刊誌「壹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7月22日号(翻訳=深川耕治)

中国本土の売春婦グループ、無許可で香港入りして性産業混乱
 十年前、中国本土の売春婦グループが香港に侵入を開始し、今では香港は中国大陸の売春スポットの一つと化した。一年前から中国本土観光客の個人旅行が解禁されたことで、中国本土の売春グループはさらに香港に入りやすくなった。売春の価格はピンからキリまでバライティに富む。マフィアにピンハネされている売春婦たちは、毎日集団で一緒に暮らし、客引きと売春で生活を余儀なくされ、売春婦たちの恨み節は留まることを知らない。

 コスト削減を強いられて働く中国本土の売春婦サービスは、安くてサービスが良好とあって、香港の売春グループを陶太させるほどになった。香港警察当局は「泳ぎ」捜査が困難になり、最近は中国本土の売春婦グループの取締り強化を徹底。日に日に浸透していく中国本土の売春グループ勢力増大による香港のセックス産業の混乱は拡大する一途だ。(以下、原文で=翻訳=深川耕治)

北 仔 長 駐 差 ? 無 符   自 由 鴨 殺 到

十 年 前 , 北 姑 開 始 殺 入 香 港 , 造 成 今 日 香 港 遍 地 ? 陸 ? 脂 ; 一 年 前 開 始 , ? 一 批 高 大 英 俊 的 北 仔 , 趁 自 由 行 大 開 門 ? 之 際 , 源 源 不 斷 地 殺 入 香 港 , 並 寄 身 上 中 下 價 不 同 種 類 的 鴨 竇 。
平 有 平 做 貴 有 貴 做 , 質 素 較 差 的 北 仔 , ? 日 聚 集 在 住 宅 單 位 ? 候 客 , 樣 貌 後 生 的 , 則 在 鴨 店 狂 搶 怨 婦 私 己 錢 。
這 班 北 仔 以 樣 ? 價 平 的 優 勢 , 逐 漸 將 本 地 鴨 淘 汰 。 警 方 由 於 放 蛇 困 難 , 加 上 近 年 集 中 人 手 重 點 打 ? 北 姑 , 故 無 暇 理 會 這 班 北 仔 , 造 成 北 鴨 日 漸 在 港 形 成 氾 濫 之 勢 。

近 日 的 入 境 關 ? , ? 日 都 有 一 班 外 形 討 好 , 身 材 高 大 的 北 仔 擠 在 回 港 人 潮 中 , 與 北 上 消 遣 回 港 的 港 男 比 較 , 顯 得 有 鶴 立 ? 群 之 勢 , 原 來 他 們 亦 像 北 姑 般 , 趁 自 由 行 大 開 門 ? 之 際 , 展 開 來 港 的 淘 金 大 計 。 他 們 目 前 已 全 面 滲 入 本 地 鴨 業 市 場 , 故 近 期 上 、 中 、 下 價 的 鴨 店 , 如 ? 拉 OK 酒 廊 或 鴨 竇 ? , 均 見 他 們 影 。
「 邊 ? ? ( 北 仔 ) 做 呀 , 收 得 平 , 仲 個 個 強 調 話 自 己 當 過 兵 , 軍 ? ? , 客 梗 想 試 ? 。 香 港 鴨 話 當 過 兵 都 無 人 信 ? , 反 而 北 仔 大 大 隻 , 即 使 無 參 過 軍 , 客 都 信 ? 。 」 做 了 鴨 約 近 十 年 的 本 地 鴨 阿 龍 慨 嘆 ? 。
阿 龍 在 好 景 時 , 月 入 過 四 、 五 萬 , 但 在 北 仔 入 侵 後 , 三 十 ? 出 頭 的 他 現 已 唯 有 靠 領 綜 援 過 活 。

根 據 阿 龍 的 報 料 , 記 者 假 扮 客 人 到 尖 沙 嘴 加 連 威 老 道 一 個 住 宅 鴨 竇 放 蛇 。
甫 入 屋 , 記 者 便 被 該 鴨 竇 的 妖 味 裝 修 所 嚇 倒 , 粉 紅 色 牆 再 加 上 粉 紅 色 燈 光 , 室 ? 亦 掛 薄 紗 , ? 加 上 珠 片 垂 簾 , 香 油 及 各 大 小 精 品 和 ? 燭 在 燃 燒 , 氣 氛 比 一 般 鳳 樓 還 嬌 艷 。
主 持 人 Dickson 及 其 助 手 阿 華 , 從 其 中 一 間 房 ? ? 出 三 名 北 仔 供 記 者 揀 選 , 其 間 , ? 兩 名 剛 從 附 近 酒 店 開 完 工 回 來 的 北 仔 , 亦 被 阿 華 急 急 ? 到 記 者 面 前 , 猛 落 嘴 頭 推 銷 ? : 「 我 仲 有 健 身 教 練 、 模 特 兒 等 , 全 部 都 係 一 千 蚊 , 不 過 ? 要 call 後 , 約 十 五 分 鐘 才 到 … … 」 這 種 完 全 違 法 的 一 樓 多 鴨 , 是 近 一 年 才 在 香 港 出 現 , 不 過 警 方 卻 一 直 未 曾 派 人 掃 蕩 。
阿 華 同 時 拿 出 一 個 相 簿 , 相 簿 ? 的 北 仔 個 個 只 穿 T-back 底 ? 及 盡 力 谷 起 胸 肌 , 模 樣 相 當 ? 笑 。
他 殷 勤 地 ? : 「 ? 想 邊 度 玩 ? 如 果 ? 度 , 我 就 即 時 清 場 , 一 係 過 堪 富 利 士 道 邊 仲 有 個 竇 , 我 打 電 話 過 去 叫 北 仔 清 場 , 又 或 者 去 香 檳 大 廈 邊 個 竇 又 得 。 」 原 來 這 個 北 仔 竇 是 連 鎖 經 營 , 共 有 七 、 八 名 北 仔 隨 時 候 命 。

最 後 , 記 者 假 裝 挑 選 去 堪 富 利 士 道 的 單 位 , 雖 然 是 很 短 路 程 , 但 沿 途 北 仔 阿 強 對 記 者 表 現 得 很 熱 情 , 更 以 不 純 正 廣 東 話 問 記 者 的 私 生 活 : 「 ? 有 ? 男 朋 友 ? 」 記 者 假 裝 不 ス 地 ? 不 要 再 提 分 了 手 的 男 友 時 , 阿 強 即 時 很 識 做 地 安 慰 ? : 「 唔 好 嬲 , 等 我 做 住 ? 男 朋 友 先 。 」
自 稱 廿 六 ? 及 曾 在 青 島 當 過 海 軍 的 阿 強 , 退 伍 後 便 來 港 做 鴨 , 但 當 記 者 ? 看 他 證 件 及 軍 人 照 片 時 , 他 卻 謹 慎 地 拒 ? 要 求 。
北 仔 鴨 竇 在 尖 沙 咀 區 興 起 近 一 年 , 但 卻 從 來 未 遭 過 警 方 掃 蕩 , 一 名 警 員 私 下 透 露 , 原 因 是 很 難 收 集 證 據 , 加 上 目 前 警 方 主 力 掃 蕩 北 姑 , 無 暇 顧 及 北 仔 。 「 要 證 明 ? 賣 淫 , 差 人 首 先 要 放 蛇 , 我 相 信 ? 一 個 女 警 , 或 者 男 警 肯 制 , 故 此 我 都 ? 符 。 」
記 者 向 警 察 公 共 關 係 科 ? 詢 , 發 言 人 卻 表 示 會 將 資 料 轉 交 油 尖 警 區 跟 進 。

師 ? 情 傾 北 仔
記 者 其 後 藉 詞 離 開 時 , 剛 巧 ? 到 一 名 中 年 婦 人 與 ? 一 個 北 仔 一 起 上 樓 , 約 一 小 時 後 , 該 中 年 婦 獨 自 離 去 。
原 來 ? 是 住 在 附 近 的 一 位 家 庭 主 婦 , 翌 日 記 者 趁 ? 外 出 街 市 買 時 , 上 前 直 接 詢 問 ? 叫 鴨 心 態 , ? 高 聲 ? : 「 黐 線 , 問 做 ? ? 叫 鴨 有 ? 出 奇 ! 」 但 當 記 者 表 示 Dickson 旗 下 的 鴨 是 男 女 客 也 接 時 , ? 即 變 得 驚 訝 , 並 頻 ? : 「 ? 都 得 , 我 都 唔 知 呀 ! 」 ? 罷 ? 即 匆 匆 掩 臉 離 去 。
據 阿 龍 表 示 , 除 了 夜 之 女 喜 歡 玩 鴨 外 , 大 多 叫 鴨 的 女 性 多 是 已 婚 婦 人 , 且 ? 們 的 丈 夫 不 是 因 包 二 ? , 便 是 長 期 不 在 港 而 冷 落 ? 們 , 或 是 離 婚 婦 , 在 生 理 有 需 要 時 便 很 自 然 要 找 尋 慰 藉 。 而 北 仔 鴨 比 本 地 鴨 優 勝 , 是 他 們 不 熟 悉 香 港 情 況 或 需 要 返 回 ? 地 , 故 女 客 覺 得 在 街 上 再 遇 上 他 們 的 ? ? 情 況 會 較 少 , 自 然 穿 ? 的 機 會 也 小 了 。
上 週 一 連 數 天 , 記 者 暗 中 觀 察 其 中 一 個 鴨 竇 , 發 現 他 們 不 時 上 上 落 落 買 飯 盒 、 飲 料 及 牙 刷 、 牙 膏 等 日 用 品 ; 而 在 往 其 他 三 個 竇 口 時 , 那 些 北 仔 總 愛 留 連 鐘 ? 鋪 的 ? 窗 , 望 名 ? 一 臉 發 呆 。
這 些 北 仔 ? 次 接 客 一 千 , 一 日 大 概 可 以 做 二 至 三 個 客 人 , 當 中 有 怨 婦 亦 有 基 ? , 扣 除 主 持 人 的 拆 ? , 一 個 月 能 賺 上 二 、 三 萬 元 , 這 比 起 在 家 ? 的 收 入 , 可 謂 高 達 百 倍 , 難 怪 北 仔 不 斷 狂 湧 入 香 港 。
除 了 上 述 住 家 式 的 北 鴨 外 , ? 一 些 質 素 更 佳 的 , 則 攻 入 新 興 的 鴨 店 ? 食 , 目 前 香 港 的 鴨 店 , 本 地 鴨 已 買 少 見 少 , 高 大 ? 仔 的 北 鴨 幾 乎 已 全 面 取 代 。

燈 一 熄 , ? 燭 一 點 , 倫 敦 廣 場 八 樓 原 本 吃 泰 國 菜 的 「 泰 爺 」 立 即 變 身 成 為 「 女 士 ? 樂 部 」 , 員 工 忙 於 收 拾 東 西 , 將 場 ? 照 明 燈 光 調 到 最 暗 , 好 ? 及 迎 接 女 客 。
十 二 時 許 , 師 ? 客 陸 續 到 達 , 直 上 電 梯 八 樓 , 進 入 電 梯 前 , 仍 不 忘 在 鏡 前 撥 一 撥 頭 髮 , 拿 粉 底 撲 一 撲 臉 , 對 鏡 笑 一 笑 。
到 場 後 , 一 陣 強 勁 跳 舞 節 拍 音 樂 隨 即 響 起 , 一 班 年 約 二 十 ? 的 年 青 英 俊 北 方 鴨 仔 隨 即 進 來 , 笑 面 迎 人 , 雖 然 打 扮 聲 音 , 沒 有 土 氣 , 卻 不 能 以 純 正 的 廣 東 話 自 我 介 紹 。 這 裡 的 北 仔 個 個 平 ? 五 呎 八 吋 以 上 。
來 ? 襯 的 師 ? 們 都 喜 歡 預 先 訂 位 , 挑 選 店 ? 死 角 位 聚 集 , 然 後 要 求 北 仔 來 陪 坐 。
其 中 一 位 接 近 四 十 ? , 身 材 略 胖 , 穿 了 一 件 橙 紅 色 蝴 蝶 袖 上 身 衫 、 緊 身 牛 仔 ? , 聲 稱 自 己 英 文 名 Grace 的 ? , ? ? 次 到 來 都 會 選 擇 ? 地 鴨 仔 , ? 表 示 兩 年 前 來 「 泰 爺 」 只 有 泰 仔 陪 坐 , 在 這 一 年 他 們 才 大 批 進 口 北 仔 。 ? 強 調 地 ? : 「 北 仔 好 多 都 好 純 , 有 一 些 還 在 國 ? 讀 到 大 專 , 都 可 以 和 我 們 傾 到 偈 , 講 笑 我 開 心 。 」 最 後 , Grace 風 騷 的 用 普 通 話 加 一 句 ? : 「 我 們 一 向 支 持 國 ? ! 」
? 表 示 ? 們 幾 個 朋 友 , 一 個 月 來 該 處 三 至 四 次 , 朋 友 生 日 也 到 該 處 開 派 對 , 通 常 是 星 期 五 ? 來 Happy Hour 。

鴨 界 陳 冠 希
記 者 問 ? 怕 不 怕 男 朋 友 或 丈 夫 發 現 , ? 氣 憤 地 ? : 「 男 人 可 以 叫 ? , 玩 婚 外 情 , 我 們 女 人 日 頭 返 工 , 放 工 返 屋 企 雖 然 有 工 人 煮 飯 洗 衫 , 但 都 要 安 排 好 多 屋 企 事 , 我 們 都 好 大 壓 力 。 夜 ? 和 朋 友 出 來 飲 杯 輕 鬆 一 下 , 自 己 使 自 己 私 己 錢 , 唔 得 ! 」
的 而 且 確 , 論 外 形 , 北 仔 遠 比 本 地 鴨 優 勝 。 場 ? 所 見 , 來 招 呼 女 客 人 的 北 仔 外 形 打 扮 都 似 足 時 下 最 紅 的 明 星 歌 星 , 其 中 三 個 就 有 余 文 樂 、 言 成 旭 及 陳 冠 希 的 影 子 。
貌 似 陳 冠 希 的 名 字 是 王 倫 , 他 表 示 獨 愛 本 地 名 牌 牛 仔 ? , 所 以 他 一 身 Texwood 。 他 表 示 他 來 自 蘇 州 , 本 來 在 國 ? 讀 大 專 , 半 年 前 到 深 ? 做 侍 應 , 兩 個 月 前 持 雙 程 證 到 香 港 便 到 該 店 做 男 陪 客 。 他 自 言 最 ? 客 人 所 需 , 主 動 ? 食 西 瓜 , 斟 酒 , 客 人 如 廁 時 他 便 立 即 變 身 保 ? 跟 出 跟 入 , 體 貼 入 微 。 玩 得 興 高 采 烈 時 , 他 又 會 突 然 主 動 問 有 否 興 趣 打 賭 他 身 上 ? ? 顏 色 , 估 錯 罰 五 百 元 , 當 客 人 猜 錯 時 , 兩 眼 發 光 的 他 急 忙 當 ? ? ? 「 公 布 結 果 」 , 五 百 元 隨 即 袋 袋 平 安 。
貌 似 余 文 樂 的 周 華 則 表 示 來 自 潮 州 ? 下 , 因 家 境 清 貧 , 多 年 前 已 在 深 ? 鴨 店 從 事 陪 客 工 作 , 現 今 來 港 僅 一 個 多 月 。 他 跟 記 者 ? , 喜 歡 香 港 繁 華 都 市 , 唯 略 嫌 公 司 提 供 多 人 聚 居 之 宿 舍 太 細 , 租 金 三 千 元 亦 太 貴 , 為 博 同 情 , 他 同 時 打 蛇 隨 棍 上 開 價 招 包 , 「 五 萬 蚊 一 個 月 , 再 租 間 屋 俾 我 , 可 以 專 服 侍 ? 一 個 。 」
光 顧 該 店 要 一 個 男 陪 坐 及 酒 水 費 , 平 均 ? 人 ? ? 消 費 要 一 千 元 。 若 要 求 帶 鴨 仔 出 街 先 給 千 五 , 再 ? 人 三 百 元 小 費 。 問 王 倫 若 要 過 夜 收 費 , 他 就 私 底 下 談 心 地 ? : 「 我 們 睇 係 邊 個 , 私 底 下 做 朋 友 慢 慢 傾 。 」 事 實 上 , 這 班 北 仔 的 過 夜 收 費 大 概 千 五 至 二 千 , 比 本 地 的 便 宜 近 三 分 一 , 有 時 遇 一 些 不 熟 行 情 的 女 客 , 就 盡 量 提 高 價 錢 「 客 」 。

老 婦 攬 ? 仔
廿 來 ? 、 ? 仔 大 隻 的 北 仔 進 駐 女 士 ? 樂 部 做 男 伴 , 年 齡 稍 大 的 則 進 軍 屋 舞 場 , 屋 師 ? 成 為 他 們 目 標 , 在 舞 場 中 賣 舞 兼 賣 身 。
位 於 石 z 尾 大 坑 東 村 的 彩 龍 酒 樓 , 二 樓 原 本 吃 小 菜 飲 茶 , ? ? 六 時 便 會 搖 身 一 變 變 成 舞 台 , 星 期 六 ? 還 邀 請 歌 星 現 場 獻 唱 六 十 年 代 國 語 名 曲 。
來 自 上 海 、 北 京 及 廣 州 的 「 老 師 」 , 個 個 高 大 威 猛 , 穿 筆 直 的 恤 衫 西 ? 皮 鞋 , 皮 膚 滑 滑 淨 淨 , 攬 個 個 年 屆 五 十 的 師 ? 。 在 舞 池 上 , 他 們 Bom Cha Cha , 一 、 二 、 三 , 攬 腰 撫 背 兼 共 舞 。
只 見 舞 池 上 首 先 第 一 跳 探 戈 , 第 二 跳 慢 四 ? , 再 來 一 跳 勁 舞 Dancing Queen , 這 班 大 陸 「 老 師 」 似 ? 非 ? 地 領 師 ? , 師 ? 的 頭 緊 貼 男 人 成 熟 穩 重 的 胸 ? , 下 體 兩 腿 互 換 交 叉 , 前 一 ? , 後 一 ? , 一 二 三 , 兩 人 的 臉 都 顯 得 非 常 陶 醉 。
持 商 務 通 行 證 來 港 , 樣 子 有 點 似 翻 版 黎 明 的 柳 老 師 , 他 聲 稱 自 己 曾 在 深 ? 拿 了 比 賽 獎 牌 , 所 以 他 收 費 特 別 貴 , ? ? 收 費 一 千 元 , 包 括 陪 伴 女 客 人 一 ? 吃 飯 兼 跳 舞 , 其 他 服 務 又 再 ? 計 。
湧 入 香 港 的 北 仔 , 根 據 自 己 的 條 件 及 年 齡 , 選 擇 不 同 ? 次 的 鴨 竇 落 ? , 服 侍 不 同 經 濟 能 力 的 怨 婦 師 ? 客 。 十 年 前 北 姑 攻 陷 香 港 , 今 時 今 日 , 輪 到 北 仔 大 軍 殺 到 。

警 察 難 放 蛇
據 ? 國 桐 律 師 表 示 , 任 何 人 依 靠 娼 妓 賣 淫 為 生 , 最 高 刑 罰 可 判 監 禁 十 年 , 娼 妓 定 義 包 括 男 性 及 女 性 。 如 任 何 人 教 導 、 鼓 吹 、 引 誘 他 人 成 為 娼 妓 , 最 高 刑 罰 也 可 判 十 年 監 禁 。
此 外 , 任 何 人 經 營 妓 寨 , 最 高 刑 罰 監 禁 十 四 年 。 ? 律 師 解 釋 , 一 個 單 位 ? 有 多 過 一 人 賣 淫 , 無 論 是 男 是 女 , 都 已 經 觸 犯 法 例 。 就 算 只 是 收 留 娼 妓 暫 住 , 人 數 多 於 一 人 , 亦 同 樣 犯 法 。 故 Dickson 的 經 營 模 式 已 觸 犯 以 上 法 例 。
但 ? 律 師 表 示 , 類 似 Dickson 的 一 樓 多 鴨 的 情 況 , 本 港 暫 時 沒 有 相 同 檢 控 案 例 。 由 於 男 妓 生 意 暫 時 並 非 警 方 的 打 ? 重 點 , 加 上 估 計 在 放 蛇 方 面 存 有 困 難 , 看 來 北 仔 比 北 姑 在 港 有 更 大 的 生 存 空 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