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週刊誌「壹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8月26日号(翻訳=深川耕治)

エロ親父たちの秘め事遊び
中国公安当局の「買売春取り締まり」内幕を追う

 過去二週間、香港では歓楽客の悪夢が続いている。

 まず、野党・民主党メンバーで九龍東地区から立法会議委員選挙に立候補中の何偉途氏が広東省東莞で売春婦と共に逮捕され、その後、九龍地区牛頭角の警察官・廖康民氏が深セン郊外の沙咀村で遊んでいる最中、買春容疑で逮捕された。

「買春」でパクられること自体は小さな事件だが、香港の警官である廖氏が売春婦と全裸でいるところを中国公安当局に拘束された後、中国の公安当局は慌てふためく彼らの写真をばっちり撮り、警察証書まで撮影してしまって大騒ぎ。この驚愕写真が出たことで香港警察のメンツは丸つぶれとなった。

 中国本土と香港の警察当局はもともと関係が親密だが、六月に起きた中国公安当局者が香港で縄張り以外の活動をした事件では香港警察が中国本土の越境違法行為として厳しく処理し、その反動で今回の香港警官の買春事件では中国公安当局も厳しく処理する必要があったようだ。あちらにも香港にもメンツがあるんだ。

 廖警官に近い筋の話では、親しい人たちから「太った廖」とあだ名されていた彼は先週月曜と火曜、二日連続して休暇をもらうことが難しい中、先週月曜日に十数人の友人らと共に中国本土へ「北上」。目的地は親父たちが遊ぶことで有名な「深センの鉢蘭街」の異名を持つ沙咀村が目的地だ。

 廖氏ら一行は徹夜で狂喜乱舞して香港に戻ろうとしたが、廖氏だけが「のどが満足しない」との理由でもう一晩、そこに留まった。先週火曜の晩、廖氏は一人で沙咀村の街中を歩いていると、売春婦の女たちがうろつく中、売春仲介業の中年女性が足止めして廖氏に売春婦一人を紹介。双方は百五十元で買売春の契約をしてビルの一室に短時間ステイした。

 沙咀村の娯楽場は顧客のメインが香港人の男たち。だから香港人の男たちが買春で女と遊ぼうとする場合、仲介業者との交渉が必要となり、加えて香港のエロ親父たちは現地の公安当局者と裏交渉してガサ入れがないかどうかを確認するのが常識となっていた。そのこともあって「太った廖」は七月以来、広東省で実施されている「街頭犯罪百日行動徹底取締り」に対して警戒心をなくし、香港警察官であることで安心しきっていた。だが、七月以来、中国本土と香港の警察関係が逆転したことを知らなかったため、買春事件はニューストップ項目になる憂き目に遭ってしまった。(壹週刊04年8月26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セン=土ヘンに川。

玩 殘 差 ?   公 安 掃 黄 内 幕

過 去 兩 星 期 , 可 算 是 香 港 尋 歡 客 的 惡 夢 。
先 有 民 主 黨 成 員 何 偉 途 在 東 莞 叫 ? 被 捕 , 後 又 有 牛 頭 角 警 員 廖 康 民 在 沙 咀 村 尋 歡 失 手 被 擒 。
抓 一 個 嫖 客 原 是 小 事 , 但 廖 被 公 安 「 捉 姦 在 床 」 後 , 還 拍 下 他 的 驚 慌 照 片 , 同 時 將 他 的 警 員 證 件 也 攝 入 鏡 頭 。
這 樣 做 的 後 果 只 有 一 個 , 就 是 要 香 港 警 察 顏 面 盡 失 。
中 港 兩 地 警 方 關 係 原 本 如 膠 似 漆 , 但 六 月 一 單 摩 星 嶺 事 件 , 警 方 高 調 處 理 大 陸 公 安 越 境 執 法 一 事 , 造 成 今 日 大 陸 公 安 同 樣 「 企 硬 」 , 以 高 調 手 法 處 理 差 ? 「 叫 ? 」 事 件 。
? 唔 俾 面 , 我 亦 都 唔 俾 面 !


據 廖 康 民 的 同 袍 透 露 , 外 形 略 胖 , 花 名 叫 「 肥 田 廖 」 的 他 , 難 得 上 週 一 及 二 有 兩 日 連 續 假 期 , 故 上 週 一 便 與 十 多 名 相 熟 的 朋 友 同 袍 北 上 , 目 的 地 是 一 班 差 ? 慣 常 玩 開 , 有 「 深 ? ? 蘭 街 」 之 稱 的 沙 咀 村 。
廖 的 一 班 同 袍 經 過 徹 夜 狂 歡 後 回 港 , 唯 有 廖 感 到 仍 「 未 ? 喉 」 , 於 是 決 定 留 多 一 ? 。 至 上 週 二 ? , 廖 獨 自 在 沙 咀 村 街 頭 ? ? 「 女 」 , 突 然 一 名 中 年 「 龜 婆 」 將 他 拉 住 , 並 向 他 極 力 推 薦 一 名 北 姑 , 雙 方 以 百 五 蚊 人 民 幣 談 好 後 , 便 與 北 妹 上 了 村 ? 第 31 幢 樓 ? 的 302 室 出 租 屋 「 短 」 。

因 沙 咀 村 的 ? 樂 場 所 主 要 顧 客 是 港 男 , 故 港 男 在 該 處 一 向 玩 得 頗 「 招 積 」 , 再 加 上 香 港 差 ? 與 當 地 公 安 素 有 私 交 , 故 「 肥 田 廖 」 對 七 月 以 來 , 廣 東 省 的 「 嚴 打 ? 街 頭 犯 罪 百 日 行 動 」 掉 以 輕 心 , 滿 以 為 港 警 身 ? 已 足 ? 「 照 」 有 餘 。 但 他 料 不 到 中 港 情 勢 逆 轉 , 遭 人 「 擺 上 」 成 了 嫖 娼 的 頭 條 新 聞 主 角 。
當 ? , 福 田 區 委 書 記 和 政 法 委 書 記 親 自 帶 隊 在 村 ? 掃 ? , 廖 與 龜 婆 的 談 話 , 早 已 有 人 暗 中 報 料 , 一 行 公 安 於 是 尾 隨 「 肥 田 廖 」 衝 入 出 租 屋 房 間 ? 。 「 肥 田 廖 」 初 時 還 不 慌 不 忙 按 慣 例 遞 上 警 察 委 任 證 , 並 主 動 要 求 大 家 同 行 通 融 處 理 。 怎 料 公 安 背 後 突 然 閃 出 一 人 , 用 相 機 將 廖 與 他 的 證 件 同 時 拍 下 , 在 公 安 的 大 聲 喝 令 下 , 「 肥 田 廖 」 終 意 識 到 事 態 比 想 像 中 嚴 重 , 驚 慌 神 態 流 露 於 面 上 。 廖 隨 即 被 扣 押 於 福 田 看 守 所 , 並 判 以 十 五 日 行 政 拘 留 , 但 可 提 早 於 本 月 廿 八 日 釋 放 。
而 這 張 足 以 令 香 港 警 隊 蒙 羞 的 照 片 , 亦 輾 轉 分 發 香 港 傳 媒 手 中 。 急 轉 直 下 的 發 展 , 不 獨 「 肥 田 廖 」 感 意 外 , 連 港 警 方 高 層 也 覺 錯 愕 , 對 ? 地 今 次 高 調 的 手 法 非 常 震 驚 。 「 拉 人 ? 拉 人 , 使 唔 使 連 委 任 證 都 影 埋 登 埋 , 香 港 警 察 仲 邊 有 面 呀 … … 」 廖 的 同 袍 慨 嘆 ? 。
國 ? 一 名 刑 偵 探 員 透 露 , 今 次 廖 的 嫖 娼 事 件 高 調 處 理 , 其 實 並 非 意 外 , 而 是 中 港 兩 地 警 方 之 間 不 和 , 大 家 企 硬 「 ? 大 件 事 」 的 後 果 。

自 回 歸 以 來 , 中 港 兩 地 警 方 一 直 關 係 不 錯 , 雙 方 更 有 定 期 交 流 , 而 一 般 職 級 的 警 員 與 國 ? 公 安 私 交 亦 甚 密 , 警 員 往 大 陸 遊 玩 , 公 安 也 熱 情 招 呼 , 就 算 有 人 因 嫖 妓 小 事 被 捕 , 通 常 亦 會 私 下 放 一 馬 。
而 港 警 亦 相 當 識 做 , 即 使 ? 地 公 安 曾 秘 密 押 解 港 人 蘇 志 一 的 女 兒 回 港 搜 屋 , 甚 至 充 公 蘇 在 港 的 逾 千 萬 財 ? , 在 ○ ○ 年 三 月 , 肇 慶 檢 察 院 起 訴 蘇 志 一 夫 婦 時 , 他 的 代 表 律 師 就 爆 出 ? 地 公 安 不 合 理 的 越 境 執 法 等 行 為 , 當 時 港 警 方 發 言 人 , 亦 以 ? 地 執 法 人 員 來 港 有 權 「 調 ? 」 而 無 權 「 執 法 」 的 籠 統 回 應 來 敷 衍 了 事 。
但 雙 方 的 蜜 月 期 至 今 年 六 月 中 , 卻 起 了 微 妙 的 變 化 。 六 月 十 六 日 ? , 警 方 接 獲 報 警 電 話 , 在 堅 尼 地 城 摩 星 嶺 道 翠 海 別 墅 對 開 , 拘 捕 了 七 名 持 雙 程 證 及 形 跡 可 疑 的 男 子 , 當 時 有 兩 人 即 場 出 示 「 人 民 警 察 證 」 證 件 , 聲 稱 是 廣 東 公 安 , 表 示 有 公 務 在 身 及 要 求 港 警 通 融 處 理 。
但 警 員 卻 發 現 當 中 有 人 藏 有 手 ? , 故 以 「 發 現 可 疑 人 」 為 由 , 將 他 們 拘 捕 。 當 該 七 名 男 子 保 釋 外 出 後 , 於 十 八 日 ? 還 繼 續 再 到 摩 星 嶺 道 「 開 工 」 。 事 件 經 傳 媒 報 導 及 民 主 派 人 士 猛 烈 ? ? , 而 立 法 會 保 安 事 務 委 員 會 主 席 ? 謹 申 亦 「 咬 住 唔 放 」 , 警 方 於 是 將 案 件 提 至 「 藏 有 攻 ? 性 武 器 」 及 「 遊 蕩 」 罪 名 來 處 理 , 警 務 處 長 李 明 逵 的 口 風 亦 轉 強 硬 , 曾 ? 會 「 強 烈 抗 議 ? 地 公 安 越 境 ? 案 」 。

惹 怒 廣 東 公 安
據 知 , 七 名 直 屬 省 公 安 廳 的 探 員 , 來 港 是 追 ? 一 宗 中 港 經 濟 案 件 , 而 省 廳 初 時 亦 承 認 這 些 人 的 公 安 身 ? , 原 以 為 大 家 「 心 照 」 , 怎 知 港 方 窮 追 猛 打 , 故 頓 時 覺 得 港 警 在 此 次 事 件 上 很 不 給 面 子 。 及 後 廣 東 省 公 安 廳 態 度 轉 硬 , 只 承 認 當 中 有 兩 人 是 公 安 , 其 餘 五 人 只 是 深 ? 市 某 間 汽 車 出 租 公 司 職 員 , 而 他 們 來 港 目 的 只 是 旅 遊 觀 光 , 並 非 ? 案 。
雖 然 事 件 最 後 不 了 了 之 , 該 七 名 男 子 亦 沒 被 警 方 起 訴 , 但 已 招 致 廣 東 省 警 方 對 港 警 的 不 滿 。 據 廣 東 省 公 安 廳 一 名 官 員 私 下 透 露 , 省 廳 高 層 對 此 相 當 震 怒 , 認 為 既 然 港 警 不 給 面 子 , 廣 東 方 面 也 不 會 留 有 餘 地 , 港 警 或 一 班 議 員 最 好 不 要 在 大 陸 行 差 踏 錯 , 否 則 一 定 「 正 來 做 」 。 這 個 訊 息 輾 轉 在 公 安 系 統 ? 傳 達 , 連 地 方 派 出 所 也 知 悉 上 頭 的 意 思 。
「 以 前 show 警 員 證 一 定 無 事 , 起 碼 唔 會 亂 ? 屈 , 最 多 都 係 罰 兩 三 千 算 數 , 公 安 多 數 會 俾 面 。 」 任 職 紀 律 部 隊 及 愛 北 上 冶 遊 的 阿 明 ? , 有 時 大 陸 公 安 還 會 和 他 們 一 起 飲 酒 作 樂 , 故 一 班 愛 北 上 的 ? 記 都 非 常 放 心 。
「 其 實 以 前 雙 方 ( 中 港 紀 律 部 隊 ) 都 好 識 做 , 不 過 ? ( 廖 ) 今 次 K 仔 … … 」 阿 明 還 ? , 根 本 很 難 杜 ? 香 港 紀 律 部 隊 成 員 北 上 玩 樂 , 因 現 時 過 澳 門 玩 , 依 例 警 員 須 向 上 級 申 報 ( 為 監 察 警 員 賭 錢 或 負 債 的 問 題 ) , 反 而 返 ? 地 則 不 須 申 報 , 在 消 費 高 低 及 有 否 被 上 級 監 察 的 比 較 下 , 差 ? 自 然 愛 北 上 。

北 上 拍 ? 唔 使 怕
曾 任 ? 地 地 方 法 官 及 政 府 法 律 顧 問 , 現 為 中 文 大 學 中 國 法 制 研 究 計 劃 研 究 員 王 友 金 指 出 , ? 地 嫖 娼 的 定 義 可 以 是 很 廣 泛 , 如 即 使 不 ? 金 錢 的 一 夜 情 , 但 公 安 知 道 男 女 雙 方 交 往 不 久 , 又 不 了 解 對 方 身 分 背 景 時 , 便 可 當 雙 方 為 嫖 客 及 娼 妓 處 理 , 但 雙 方 若 真 的 談 戀 愛 , 則 不 用 害 怕 。
「 正 常 執 法 下 , 公 安 知 道 雙 方 是 拍 ? 已 久 的 情 侶 , 即 使 在 房 間 發 現 他 們 有 過 性 行 為 的 證 據 , 一 般 都 不 會 當 嫖 妓 案 處 理 。 」
? 酒 店 及 出 租 屋 等 , 因 公 安 視 為 公 ? 地 方 , 所 以 不 需 搜 ? 令 便 可 入 ? 搜 ? 及 拘 捕 犯 人 。 至 於 私 人 樓 宇 , 則 視 乎 情 況 , 如 跟 到 懷 疑 是 娼 妓 的 女 子 進 入 私 人 樓 宇 , 也 是 不 需 搜 ? 令 。 「 如 果 ? 同 女 朋 友 自 己 屋 企 纏 綿 , 公 安 沒 搜 ? 令 入 屋 搜 ? , ? 係 可 以 向 公 安 投 訴 。 」 不 過 王 表 示 , 據 他 經 驗 所 得 , 投 訴 個 案 真 的 少 之 又 少 , 「 可 能 無 人 知 有 ? 條 例 , 如 果 要 打 ? 個 行 政 官 司 , ? 律 師 要 自 費 。 」

? 多 港 人 尋 歡 的 沙 咀 村 , 幾 年 來 一 直 是 ? 樂 場 所 林 立 , 還 誇 張 到 ? 隔 個 多 月 , 便 有 一 間 新 場 開 張 的 盛 況 。 但 早 前 自 公 安 搗 破 一 個 由 港 人 經 營 , 備 有 閉 路 電 視 供 客 揀 女 的 港 式 馬 檻 後 , 這 一 星 期 沙 咀 便 三 日 一 小 掃 , 五 日 一 大 掃 , 弄 至 街 頭 上 「 ? 」 飛 嫖 客 走 , 目 前 場 面 已 非 常 冷 清 。
在 上 下 沙 及 沙 咀 自 成 王 國 的 「 沙 頭 超 」 , 就 是 當 地 土 皇 帝 , 他 雖 領 有 香 港 身 ? 證 及 疑 有 和 勝 和 K 社 會 背 景 , 但 他 卻 長 時 間 留 在 深 ? 打 理 他 的 ? 樂 事 業 王 國 ( 擁 數 間 大 型 ? 拉 OK 及 的 士 高 ) 。
據 聞 「 沙 頭 超 」 早 年 因 走 私 起 家 , 此 後 陸 續 多 ? 地 古 惑 仔 跟 他 ? 食 , 及 至 做 了 當 地 人 大 代 表 後 , 他 的 勢 力 更 由 K 道 伸 展 至 白 道 。
「 深 ? 公 安 都 忌 ? 三 分 , 以 前 公 安 入 去 ? 地 頭 ? 牌 , 玻 璃 樽 好 似 落 雨 ? 掟 過 。 不 過 依 家 省 公 安 大 ? 『 百 日 行 動 』 掃 ? , 可 能 想 類 似 『 沙 頭 超 』 ? 類 地 區 土 皇 帝 氣 ? 。 」
「 見 過 公 安 掃 ? , 爆 門 、 捉 ? 、 拉 嫖 客 手 法 , ? 就 驚 ! 未 著 好 衫 ? 已 一 手 執 住 女 頭 髮 , 好 似 要 ? 出 去 示 ? ? , 場 面 仲 激 過 香 港 拉 重 犯 。 ? , 拉 嫖 客 罰 錢 , 係 大 陸 公 安 花 紅 重 要 來 源 。 」 阿 明 ? 。
同 袍 「 肥 田 廖 」 可 以 坐 定 定 被 影 相 , 阿 明 ? 算 是 「 俾 」 了 點 面 子 , 因 起 碼 可 以 穿 回 衣 服 及 不 用 扮 囚 犯 般 蹲 下 及 雙 手 放 上 頭 。

紀 律 部 隊 人 員 尋 歡 熱 點
今 次 廣 東 省 「 百 日 行 動 」 掃 蕩 規 模 之 巨 及 時 間 之 久 , 連 一 向 熟 悉 ? 地 執 法 模 式 的 ? 樂 場 所 老 ? 們 也 感 意 外 。
「 做 得 ? 樂 行 業 , 就 預 一 年 梗 有 幾 段 時 間 要 『 抖 抖 』 , 例 如 國 慶 前 夕 , 但 今 次 估 唔 到 無 厘 頭 整 個 『 百 日 行 動 』 出 , 仲 係 無 面 俾 ? 四 圍 掃 … … 」 在 深 ? 經 營 的 士 高 的 港 人 阿 錢 ? 。
其 實 , 早 在 今 年 一 月 十 二 日 , 深 ? 市 政 法 ? 維 穩 綜 治 工 作 會 議 上 , 深 ? 市 委 副 書 記 及 市 政 法 委 書 記 莊 禮 祥 在 會 上 透 露 , 因 ○ 三 年 刑 事 案 件 過 十 萬 多 宗 , 比 前 長 近 六 成 , 今 年 將 加 四 千 二 百 名 幹 警 來 整 頓 治 安 。 當 時 他 還 透 露 , 今 年 深 ? 治 安 工 作 重 點 就 是 管 理 出 租 屋 。
「 肥 田 廖 」 出 事 地 方 剛 好 便 是 「 出 租 屋 」 , 深 ? 出 租 屋 一 向 是 藏 垢 納 ? 的 地 方 , 如 沙 咀 、 皇 崗 、 上 下 沙 等 出 租 屋 便 是 港 人 愛 到 的 包 二 ? 、 嫖 妓 和 聚 賭 的 地 方 。
而 上 月 十 三 日 深 ? 市 長 李 鴻 忠 主 持 的 聯 席 會 議 , 便 指 出 出 租 屋 刑 事 案 ? 整 體 三 成 , 當 中 很 多 又 ? 及 港 人 , 如 捉 ? ? ? 、 ? 架 勒 索 或 甚 至 情 殺 、 謀 財 害 命 等 與 風 化 有 關 的 案 件 。 總 之 , 出 租 屋 在 市 ? 形 成 「 城 中 罪 惡 村 」 , 不 單 造 成 治 安 日 壞 , 且 易 給 地 方 惡 勢 力 坐 大 。 而 廣 東 其 他 地 區 , 如 東 莞 等 地 , 如 今 亦 已 變 成 「 ? 城 」 , 為 了 一 次 過 整 頓 廣 東 形 象 , 所 以 也 同 時 展 開 全 省 統 一 掃 ? 行 動 , 相 關 行 動 亦 將 一 路 持 續 至 國 慶 前 夕 。

切 勿 北 上 尋 歡
姑 勿 論 何 及 廖 是 否 給 ? 地 執 法 人 員 「 執 正 」 來 做 , 總 之 , 港 人 北 上 是 理 應 守 法 , 但 若 ? 到 害 群 之 馬 的 公 安 一 心 想 勒 索 金 錢 , 那 大 家 便 要 ? 「 執 生 」 , 因 公 安 隨 時 可 以 拉 疑 犯 入 勞 教 所 拘 禁 , 而 不 須 經 法 庭 審 訊 。
阿 Sam 與 一 般 fing 頭 港 青 一 樣 , 愛 到 深 ? 的 士 高 玩 , 因 愛 場 ? 的 舞 池 大 、 多 女 , 且 fing 頭 丸 價 格 便 宜 等 。
今 年 初 , 他 與 十 多 名 友 人 ? 正 深 ? 公 安 ? 牌 及 要 求 他 們 驗 尿 , 卒 之 他 與 十 多 名 友 人 被 驗 出 曾 服 食 fing 頭 丸 而 被 帶 返 羅 湖 區 草 埔 勞 教 所 拘 禁 十 五 日 。
雖 然 並 不 是 苦 工 監 , 因 阿 Sam 並 不 需 要 在 看 守 所 做 任 何 工 作 , 但 擠 逼 的 牢 房 , 連 睡 也 要 席 地 打 側 背 對 背 。 而 獄 卒 並 不 管 理 監 倉 , 一 個 牢 房 ? 七 八 十 人 , 全 由 該 牢 房 的 ? 地 「 倉 頭 」 ( 犯 人 ) 及 他 幾 名 手 下 管 理 。 雖 然 ? 地 倉 頭 對 港 犯 人 算 是 中 規 中 矩 , 但 阿 Sam 始 終 頂 不 順 環 境 惡 劣 , 又 見 過 友 人 與 ? 地 犯 人 爭 執 並 打 架 的 場 面 , 所 以 坐 了 約 十 天 , 就 費 盡 唇 舌 叫 住 公 屋 的 父 母 籌 集 三 萬 元 來 擔 保 他 出 外 。
「 入 面 , 有 香 港 人 俾 公 安 當 面 撕 爛 正 式 結 婚 證 書 屈 ? 嫖 妓 , 又 有 香 港 人 深 ? 自 己 屋 企 打 麻 雀 , 因 交 唔 起 罰 款 而 屈 ? 聚 賭 … … 總 之 俾 幾 萬 蚊 坐 少 幾 日 , 我 都 係 覺 得 抵 ! 」 阿 Sam 無 奈 地 ? 。
七 月 才 開 始 的 「 百 日 行 動 」 , 尚 有 個 多 月 才 完 結 , 再 加 上 ? 地 法 制 模 糊 不 清 , 公 安 權 力 又 過 大 , 北 上 尋 歡 簡 直 如 跨 地 雷 陣 般 , 遇 公 安 就 罰 款 坐 監 , 遇 ? 匪 色 誘 黨 , 分 分 鐘 一 條 性 命 亦 不 保 。
勞 改 與 勞 教
今 次 何 偉 途 及 廖 康 民 未 經 法 庭 審 訊 後 , 判 入 勞 教 所 六 個 月 至 十 五 日 。 其 實 是 合 乎 ? 地 法 律 , 因 嫖 妓 是 屬 違 法 ( 較 輕 罪 行 ) , 並 不 是 犯 罪 ( 觸 犯 刑 法 ) 。
而 違 法 只 是 觸 犯 行 政 法 律 的 行 為 , 故 根 據 人 大 《 關 於 嚴 禁 賣 淫 嫖 娼 的 決 定 》 第 四 條 , 何 被 判 勞 教 六 個 月 , 而 廖 則 根 據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治 安 管 理 處 罰 條 例 》 第 三 十 條 , 而 被 判 勞 教 十 五 日 , 但 為 何 同 是 嫖 妓 可 判 不 同 處 罰 ? 公 安 部 發 言 人 ? 赤 勇 於 八 月 二 十 日 ? : 「 不 同 的 兩 宗 案 件 , 不 同 的 處 罰 結 果 … … 」
而 判 入 勞 動 改 造 所 ( 簡 稱 勞 改 ) 或 勞 動 教 育 所 ( 簡 稱 勞 教 ) 的 分 別 是 截 然 不 同 , 前 者 是 犯 罪 ( 多 是 刑 事 法 ) , 要 經 法 庭 判 決 的 監 禁 , 且 當 中 多 是 苦 工 監 。 後 者 則 如 前 述 , 因 違 反 較 輕 微 的 行 政 法 律 , 故 有 關 執 法 人 員 在 不 需 法 庭 審 訊 下 , 以 行 政 拘 留 名 義 , 已 有 權 拘 留 疑 犯 在 勞 教 所 , 進 行 所 謂 思 想 再 教 育 , 期 限 最 長 為 兩 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