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9月5日号 カバーストーリー(翻訳=深川耕治)

党と政府の限りなき権力闘争 香港中銀事件で浮き彫りに
 中国の四大国有商業銀行の一つ、中国銀行の香港現地法人、中国銀行(香港)の副総裁二人が資金を不正操作した疑いで中国司法当局に逮捕されたことは、温家宝首相が主導する国務院(政府)系統と曽慶紅国家副主席が主導する党務系統の権力闘争の結果だ。逮捕された同行ナンバー3の丁燕生氏(50)は中国銀行(香港)の党委員会書記であり、曽慶紅国家副主席が牛耳る金融系統の側近と見られているからだ。国務院監察部は深センの党組織で二人を逮捕したことは、政府系統が喪失していた人事権力と金融権力を取り戻したことを顕示した。

 金融と経済の権力は政治権力でもあり、中国本土の政治の特徴だ。この点をウオッチすることは北京指導層の権力バランスを推し量る重要な指標となる。金融・経済に関する権力闘争は北京の温家宝首相が主導する国務院系統と中国共産党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兼国家副主席の曽慶紅氏が主導する党務系統の間で展開されている。これは中国共産党指導層内での最新の権力闘争であり、その行方は党内各派の権力バランスだけでなく、中国の未来の発展方向、中国十三億人の命運にも関わる問題となっている。

 「亜洲週刊」が獲得した情報では、双方の権力闘争は激烈さを増しており、表面上の権力闘争としては、最近、党指導部内でマクロ経済調整問題が政策上、対立して金融体系で同問題が陰に陽に抵触。温家宝首相は、恨みを抱くマクロ経済調整を断行しようと通達措置を行い、中国内の各商業銀行幹部に大規模な権力浄化措置が断行されて、一部の人々が粛正に遭い、とりわけ、表向きになってしまって注目を集めたのが同行ナンバー2、3に当たる朱赤氏(49)と丁燕生氏の逮捕劇だ。(亜洲週刊04年9月5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黨 政 權 力 纏 鬥   香 港 中 銀 事 件 ? 秘   . 王 健 民
香 港 中 國 銀 行 兩 名 副 總 裁 被 捕 , 幕 後 是 ? 家 寶 領 導 的 國 務 院 系 統 與 曾 慶 紅 領 導 的 黨 務 系 統 的 權 力 較 量 。 被 捕 的 丁 燕 生 是 香 港 中 銀 的 黨 委 書 記 , 被 視 為 曾 慶 紅 在 金 融 系 統 的 嫡 系 。 國 務 院 監 察 部 在 深 ? 繞 過 黨 組 織 將 兩 人 逮 捕 , 顯 示 政 府 系 統 要 收 復 人 事 權 力 和 金 融 權 力 的 失 地 。

金 融 和 經 濟 的 權 力 , 也 是 政 治 的 權 力 , 這 是 中 國 大 陸 政 治 的 特 點 , 是 觀 察 北 京 高 層 權 力 互 動 的 重 要 指 標 。 目 前 , 一 場 圍 繞 著 對 金 融 和 經 濟 權 力 的 控 制 權 之 爭 , 正 在 由 北 京 總 理 ? 家 寶 領 導 的 國 務 院 系 統 , 和 由 中 共 政 治 局 常 委 兼 國 家 副 主 席 曾 慶 紅 所 主 導 的 中 共 黨 務 系 統 之 間 展 開 。 這 是 中 共 高 層 最 新 一 波 的 權 力 鬥 爭 , 它 不 但 關 係 到 中 共 各 個 派 系 未 來 的 權 力 布 局 , 也 與 中 國 未 來 的 發 展 方 向 、 與 中 國 十 三 億 人 民 的 命 運 息 息 相 關 。

亞 洲 週 刊 獲 悉 , 這 場 目 前 「 相 當 激 烈 」 、 並 已 呈 表 面 化 的 權 力 之 爭 , 表 現 在 最 近 中 共 高 層 對 宏 觀 調 控 問 題 的 政 策 分 ? , 表 現 在 各 級 金 融 體 系 對 有 關 政 策 「 或 明 或 暗 的 抵 觸 」 , 總 理 ? 家 寶 抱 怨 宏 觀 調 控 措 施 無 法 「 政 令 暢 通 」 、 從 而 在 中 國 各 大 商 業 銀 行 高 層 進 行 了 一 場 大 規 模 的 權 力 洗 牌 , 並 對 部 分 人 員 整 肅 , 洗 牌 和 整 肅 正 折 射 在 最 近 發 生 的 香 港 中 銀 「 朱 赤 、 丁 燕 生 事 件 」 上 。 這 場 權 力 之 爭 , 被 認 為 是 至 今 為 止 , 中 共 「 第 四 代 領 導 集 體 」 之 間 , 在 經 過 一 段 時 間 的 「 相 安 無 事 」 之 後 , 出 現 的 「 最 激 烈 」 的 權 力 鬥 爭 。

目 前 被 扣 ? 的 香 港 中 銀 副 總 裁 丁 燕 生 , 其 實 是 中 國 共 ? 黨 在 香 港 中 銀 的 最 高 負 責 人 ? ? 黨 委 書 記 , 也 被 視 為 負 責 黨 務 的 曾 慶 紅 在 金 融 系 統 中 的 嫡 系 。 他 被 由 ? 家 寶 領 導 的 國 務 院 監 察 部 調 ? 人 員 在 深 ? 扣 ? , 反 映 了 黨 政 之 間 權 力 纏 鬥 的 最 新 發 展 。

和 過 去 金 融 及 經 濟 弊 案 不 同 之 處 是 , 過 去 抓 捕 經 濟 犯 罪 嫌 疑 人 時 , 都 是 由 中 共 中 央 紀 律 檢 ? 委 員 會 ( 中 紀 委 ) 從 黨 ? 組 織 實 施 「 雙 規 」 ( 在 規 定 的 時 間 、 規 定 的 地 點 交 代 問 題 ) , 以 黨 紀 處 置 , 再 交 由 司 法 機 關 處 理 ? 但 這 次 香 港 中 銀 事 件 卻 相 反 , 是 由 國 務 院 監 察 部 透 過 「 司 法 機 關 」 , 繞 過 黨 組 織 直 接 對 一 個 重 要 金 融 機 構 的 中 共 黨 的 負 責 人 予 以 逮 捕 , 顯 得 頗 不 尋 常 。

由 於 這 場 「 黨 政 纏 鬥 」 , 恰 好 發 生 在 中 共 十 六 屆 四 中 全 會 即 將 於 九 月 下 旬 召 開 之 前 , 發 生 在 本 屆 領 導 核 心 已 經 過 了 將 近 半 屆 、 類 似 美 國 「 中 期 選 舉 」 的 敏 感 階 段 , 發 生 在 ? 家 寶 總 理 極 力 推 行 的 宏 觀 調 控 政 策 遭 遇 阻 力 和 挫 折 的 時 刻 , 因 而 更 引 起 外 界 的 關 注 。

金 融 系 統 人 事 大 洗 牌

北 京 一 位 政 治 學 界 人 士 將 之 稱 為 是 一 場 「 ? 死 我 活 的 利 益 之 爭 」 , 因 為 他 從 經 濟 領 域 開 刀 , 首 先 表 現 在 最 近 一 段 時 間 中 國 金 融 系 統 大 規 模 的 權 力 洗 牌 和 人 事 整 肅 。 據 官 方 公 布 , 這 次 中 國 金 融 界 的 人 事 變 動 包 括 由 原 國 務 院 審 計 署 副 審 計 長 項 俊 波 接 替 劉 廷 煥 , 出 任 中 國 人 民 銀 行 副 行 長 ? 原 海 南 省 副 省 長 李 禮 輝 調 任 中 國 銀 行 行 長 ? 由 常 振 明 接 替 張 恩 照 出 任 中 國 建 設 銀 行 行 長 ? 以 及 中 國 農 業 發 展 銀 行 高 層 的 大 換 班 , 表 面 原 因 是 前 後 兩 任 副 行 長 胡 楚 壽 、 于 大 路 近 日 被 「 雙 規 」 ? 而 最 引 起 外 界 關 注 的 , 則 是 香 港 中 銀 兩 位 高 層 突 然 「 出 事 」 。

北 京 消 息 人 士 告 訴 亞 洲 週 刊 , 香 港 中 銀 這 兩 位 副 總 裁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 「 出 事 的 原 因 與 高 層 政 治 有 很 大 的 關 係 」 , 當 然 與 目 前 北 京 高 層 對 金 融 系 統 的 控 制 權 爭 奪 有 關 。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是 在 八 月 二 日 接 通 知 前 往 深 ? 「 開 會 」 時 被 北 京 「 有 關 司 法 機 構 」 扣 押 的 。 中 銀 香 港 控 股 有 限 公 司 發 布 的 董 事 會 通 告 稱 , 他 們 是 「 接 獲 中 國 銀 行 通 知 」 , ? 地 司 法 機 關 正 在 對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進 行 調 ? , 原 因 是 朱 和 丁 「 ? 嫌 未 獲 授 權 而 將 合 併 前 成 員 行 控 股 股 東 所 擁 有 的 某 些 資 金 分 配 作 個 人 用 途 」 。

? 得 注 意 的 是 , 與 以 前 香 港 中 銀 出 現 此 類 事 件 的 處 理 方 式 不 同 , 該 行 此 次 以 超 常 規 的 速 度 , 在 事 件 發 生 之 後 不 久 , 即 於 凌 晨 一 時 主 動 發 布 公 告 , 向 外 界 公 開 了 有 關 消 息 , 比 起 前 些 年 發 生 的 王 雪 冰 、 朱 小 華 和 劉 金 寶 等 人 的 案 子 , 中 方 有 關 機 構 對 此 案 的 「 透 明 度 」 之 高 , 新 聞 透 露 的 速 度 之 快 , 令 香 港 媒 體 驚 訝 。 之 前 的 王 雪 冰 、 朱 小 華 和 劉 金 寶 「 出 事 」 之 後 , 當 局 都 是 長 時 間 保 密 。 但 這 次 宣 布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被 扣 ? 地 , 接 受 「 司 法 機 關 調 ? 」 的 消 息 , 實 際 上 距 離 他 們 被 扣 時 間 只 有 不 到 十 小 時 。

監 察 部 操 作 中 銀 不 知 情

香 港 中 銀 集 團 一 位 不 願 透 露 姓 名 的 權 威 人 士 告 訴 亞 洲 週 刊 ,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是 在 八 月 二 日 ( 星 期 一 ) 下 午 三 、 四 點 之 間 , 接 獲 通 知 前 往 深 ? 開 會 。 在 前 往 深 ? 的 中 銀 集 團 「 私 家 車 」 上 , 他 們 兩 人 還 可 以 隨 意 給 朋 友 或 同 事 打 電 話 、 談 工 作 , 甚 至 安 排 第 二 天 的 約 會 。 在 車 上 , 丁 燕 生 告 訴 朋 友 , 他 開 完 會 之 後 , 當 天 ? 上 就 ? 回 , 因 為 第 二 天 中 午 已 經 與 朋 友 約 好 「 飲 茶 」 。 但 沒 想 到 這 一 去 , 就 陷 進 了 北 京 有 關 機 構 在 深 ? 羅 湖 的 ? 貝 嶺 設 下 的 「 鴻 門 宴 」 , 由 往 日 風 光 無 比 的 中 銀 香 港 副 總 裁 , 成 了 失 去 自 由 的 「 階 下 囚 」 , 被 宣 布 接 受 「 司 法 機 構 的 調 ? 」 , 成 了 第 二 天 香 港 各 大 媒 體 頭 版 頭 條 的 新 聞 人 物 。

實 際 上 , 在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踏 上 赴 深 ? 的 「 不 歸 路 」 之 前 , 他 們 都 沒 有 發 覺 , 一 條 無 形 的 繩 索 , 已 經 套 上 他 們 的 ? 子 , 他 們 已 經 被 暗 中 控 制 和 接 受 調 ? 一 個 月 。 據 北 京 中 銀 權 威 人 士 透 露 , 甚 至 連 在 北 京 的 中 國 銀 行 高 層 , 也 沒 有 被 知 會 到 底 發 生 了 什 麼 事 , 「 之 前 更 沒 有 半 點 消 息 , 案 件 顯 然 是 由 中 央 有 關 部 門 直 接 處 理 」 。 在 這 段 時 間 裡 , 丁 燕 生 還 曾 於 七 月 中 下 旬 到 了 上 海 一 ? , 但 什 麼 事 都 沒 有 發 生 , 他 順 利 返 回 香 港 。 香 港 中 銀 員 工 發 現 , 唯 一 反 常 的 跡 象 , 是 八 月 二 日 中 午 , 包 括 他 們 兩 位 在 ? 的 香 港 中 銀 高 層 四 位 負 責 人 , 一 反 以 往 總 是 最 後 才 到 餐 廳 吃 飯 的 慣 例 , 齊 齊 提 前 到 達 , 與 員 工 共 進 這 一 頓 「 最 後 的 午 餐 」 。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到 底 因 為 什 麼 原 因 「 出 事 」 ? 根 據 香 港 中 銀 的 官 方 ? 法 , 是 「 ? 嫌 未 獲 授 權 而 將 合 併 前 成 員 行 控 股 股 東 所 擁 有 的 某 些 資 金 分 配 作 個 人 用 途 」 , 但 是 被 朱 丁 用 作 什 麼 樣 的 個 人 用 途 ? 是 被 貪 ? ? 或 是 被 私 ? ? 或 是 被 用 於 中 國 ? 地 國 有 企 業 普 遍 流 行 的 「 小 金 庫 」 ? 在 這 個 似 透 明 非 透 明 的 公 告 之 間 , 給 外 界 留 下 了 巨 大 的 想 像 空 間 和 疑 惑 。

北 京 消 息 人 士 告 訴 亞 洲 週 刊 ,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目 前 已 被 押 解 回 北 京 接 受 調 ? , 之 前 與 劉 金 寶 案 有 關 的 ? 法 , 亦 已 獲 得 官 方 的 「 澄 清 」 。 中 國 銀 行 兼 香 港 中 銀 董 事 長 肖 鋼 八 月 十 八 日 在 與 香 港 金 融 管 理 局 高 層 會 晤 時 表 示 , 朱 和 丁 以 及 香 港 中 銀 前 總 裁 劉 金 寶 、 總 裁 ? 公 室 前 總 經 理 張 コ 寶 , ? 嫌 「 私 自 ? 用 」 「 小 金 庫 」 三 千 多 萬 元 資 金 , 這 些 錢 據 稱 是 香 港 中 銀 二 零 零 二 年 上 市 之 前 , 十 一 家 成 員 行 不 記 在 ? 上 的 資 金 。

但 據 一 位 不 願 透 露 姓 名 的 知 情 人 士 透 露 , 被 指 朱 、 丁 等 四 人 「 私 自 ? 用 」 的 這 三 千 多 萬 元 , 是 在 劉 金 寶 擔 任 總 裁 時 , 香 港 中 銀 高 層 集 體 作 出 的 決 定 , 將 這 筆 錢 臨 時 調 用 於 某 個 方 面 的 投 資 , 之 後 已 經 將 錢 還 回 , 並 未 造 成 實 質 的 損 失 。 他 認 為 , 如 果 ? 有 責 任 , 「 總 裁 應 該 負 上 這 個 責 任 , 而 且 對 集 體 作 出 的 決 定 , 副 總 裁 不 能 不 簽 字 」 。 香 港 中 銀 發 布 的 公 告 也 證 實 , 有 關 問 題 是 在 劉 金 寶 於 二 零 零 三 年 五 月 調 回 北 京 接 受 調 ? 過 程 中 交 代 的 。 據 悉 , 當 時 在 這 筆 資 金 調 用 簽 字 時 , 由 於 時 任 總 裁 的 劉 金 寶 正 在 美 國 進 行 香 港 中 銀 上 市 前 的 路 演 , 在 劉 金 寶 同 意 之 後 , 根 據 「 二 ( 兩 ) 人 為 公 」 的 原 則 , 由 副 總 裁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簽 了 字 。

有 關 人 士 表 示 , 朱 赤 本 是 具 體 負 責 業 務 的 , 丁 燕 生 則 是 香 港 中 銀 「 ( 中 共 ) 黨 的 書 記 」 , 專 門 管 人 事 工 作 , 與 「 高 ( 犯 罪 ) 風 險 的 資 金 調 撥 」 本 來 很 難 ? 上 關 係 , 他 們 只 是 根 據 集 體 的 決 定 「 簽 字 」 , 但 卻 惹 下 了 大 禍 , 承 擔 了 「 集 體 決 定 個 人 負 責 」 的 罪 責 。 而 將 這 種 「 集 體 行 為 」 算 到 個 人 頭 上 , ? 明 了 這 個 案 子 並 不 單 純 , 「 顯 然 與 高 層 政 治 有 很 大 的 關 係 」 。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都 是 在 中 銀 香 港 前 年 上 市 時 , 同 時 被 任 命 為 副 總 裁 的 。 現 年 五 十 ? 的 朱 負 責 業 務 規 劃 及 財 務 策 略 業 務 單 位 的 業 務 , 有 超 過 二 十 年 銀 行 業 經 驗 。 五 十 一 ? 的 丁 則 為 中 銀 香 港 人 力 資 源 部 總 經 理 , 有 十 年 銀 行 業 經 驗 。 一 九 九 五 年 即 擔 任 中 國 銀 行 行 長 ? 公 室 總 經 理 的 朱 赤 , 到 香 港 任 職 中 銀 集 團 副 總 裁 之 前 , 是 中 國 銀 行 澳 門 分 行 的 第 一 把 手 總 經 理 , 因 此 有 分 析 人 士 表 示 , 「 如 果 朱 赤 要 貪 , 在 澳 門 時 早 就 可 以 『 大 展 鴻 圖 』 了 , 犯 不 著 為 此 栽 跟 頭 」 。

丁 燕 生 是 丁 關 根 ? 兒

有 關 丁 燕 生 的 背 景 , 在 他 被 留 置 調 ? 之 後 , 也 引 起 中 銀 員 工 的 議 論 紛 紛 。 出 生 於 北 京 中 共 高 幹 家 庭 的 丁 燕 生 , 據 稱 是 北 京 中 共 前 政 治 局 委 員 、 中 宣 部 長 丁 關 根 的 ? 兒 。 丁 畢 業 於 北 京 中 央 財 政 金 融 學 院 之 後 , 曾 長 時 間 從 事 中 共 的 組 織 人 事 工 作 , 到 中 銀 擔 任 人 力 資 源 部 副 經 理 及 總 經 理 之 前 , 在 北 京 中 央 組 織 部 工 作 。 到 香 港 之 後 , 即 一 直 負 責 香 港 中 銀 系 統 的 人 力 資 源 管 理 , 主 控 中 銀 香 港 的 人 事 大 權 。

北 京 消 息 人 士 表 示 , 香 港 中 銀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被 扣 押 審 ? , 實 際 上 是 北 京 高 層 對 金 融 控 制 權 之 爭 的 具 體 反 應 。 香 港 中 銀 知 情 人 士 表 示 , 丁 燕 生 熟 悉 人 事 制 度 及 金 融 紀 律 , 其 管 理 範 圍 又 不 ? 及 銀 行 業 務 , 因 此 犯 如 此 錯 誤 讓 人 意 外 。 而 且 , 如 果 僅 僅 只 是 因 為 參 與 簽 字 「 ? 用 」 資 金 的 問 題 , 當 局 大 可 不 必 如 此 「 小 題 大 作 」 , 「 背 後 當 然 有 政 治 的 原 因 」 。

黨 掌 握 人 事 任 命 大 權

丁 燕 生 在 中 共 官 僚 體 系 裡 , 職 位 並 不 是 很 高 , 但 卻 被 認 為 是 中 國 金 融 系 統 中 , 來 自 中 共 組 織 系 統 的 人 馬 。 而 中 共 組 織 系 統 , 根 據 「 以 黨 領 政 、 黨 管 幹 部 」 的 原 則 , 被 認 為 是 中 共 政 治 權 力 中 最 重 要 的 部 分 , 尤 其 是 在 現 任 中 共 中 央 政 治 局 常 委 、 國 家 副 主 席 曾 慶 紅 多 年 前 任 中 央 組 織 部 長 時 期 , 更 大 大 強 化 了 該 系 統 的 權 力 結 構 , 中 央 組 織 部 長 進 入 中 央 政 治 局 , 省 一 級 的 組 織 部 長 , 則 進 入 省 委 常 委 。

多 年 來 , 經 過 權 力 強 化 之 後 的 中 共 組 織 部 門 , 在 黨 政 部 門 重 要 的 人 事 任 命 上 , 擁 有 了 前 所 未 有 的 決 定 權 , 黨 真 正 領 導 了 一 切 , 八 十 年 代 後 期 曾 推 行 的 「 黨 政 分 家 」 、 「 政 企 分 家 」 , 實 際 上 已 經 不 復 存 在 。 在 這 樣 的 架 構 下 , 國 務 院 系 統 的 人 事 權 被 大 大 削 弱 , 尤 其 是 在 前 總 理 朱 鎔 基 的 後 一 半 任 期 , 總 書 記 江 澤 民 擔 心 中 共 黨 權 力 的 「 流 失 」 , 在 「 加 強 黨 的 領 導 」 和 鞏 固 「 黨 的 一 元 化 領 導 」 口 號 下 , 分 散 和 縮 小 了 國 務 院 在 人 事 上 的 不 少 決 定 權 , 比 如 設 立 了 「 中 央 金 融 工 作 委 員 會 ( 中 央 金 融 工 委 ) 」 、 「 中 央 企 業 工 作 委 員 會 ( 中 央 企 業 工 委 ) 」 等 機 構 , 把 有 關 金 融 機 構 或 大 型 國 營 企 業 的 管 理 , 尤 其 是 負 責 人 的 人 事 任 命 權 , 統 統 收 歸 這 些 機 構 和 中 央 組 織 部 。

根 據 這 樣 的 架 構 , 多 年 來 , 國 家 有 關 金 融 機 構 負 責 人 的 「 考 察 任 命 」 , 國 務 院 總 理 充 其 量 只 有 「 建 議 權 」 , 最 終 的 「 決 定 權 」 掌 握 在 黨 系 統 的 手 裡 。 而 金 融 系 統 , 被 認 為 是 國 家 的 命 脈 , 尤 其 在 計 劃 經 濟 和 市 場 經 濟 混 雜 的 中 國 大 陸 , 這 是 最 重 要 、 也 是 最 實 際 的 政 治 權 力 。 總 理 ? 家 寶 今 年 初 以 來 推 行 宏 觀 調 控 政 策 時 , 就 深 感 這 一 政 治 權 力 的 重 要 性 。 他 的 宏 觀 調 控 政 策 , 最 核 心 的 部 分 是 要 收 緊 銀 根 , 對 被 部 分 經 濟 學 者 認 為 「 過 熱 」 的 經 濟 發 展 釜 底 抽 薪 , 但 他 遇 到 了 阻 力 , 尤 其 在 金 融 系 統 遇 到 了 巨 大 的 阻 力 。

因 此 , 目 前 中 國 金 融 系 統 的 「 人 事 地 震 」 , 被 認 為 是 ? 家 寶 總 理 要 收 回 金 融 權 力 「 話 事 權 」 的 重 要 舉 措 , 體 現 了 北 京 國 務 院 系 統 和 中 共 黨 務 系 統 之 間 的 「 權 力 纏 鬥 」 。 官 方 《 人 民 日 報 》 對 此 公 開 承 認 , 有 些 地 方 和 機 構 對 中 央 宏 觀 調 控 「 置 若 罔 聞 , 我 行 我 素 , 有 法 不 依 , 有 章 不 循 」 , 出 現 了 「 政 令 不 暢 」 的 問 題 。

與 金 融 機 構 負 責 人 的 任 命 權 一 樣 , 對 國 有 大 型 企 業 負 責 人 的 任 命 , 國 務 院 總 理 實 際 上 也 是 大 權 旁 落 。 北 京 一 位 官 員 告 訴 本 刊 , 目 前 由 國 務 院 國 有 資 ? 管 理 委 員 會 ( 國 資 委 ) 直 接 管 理 的 國 有 大 中 型 企 業 , 共 有 約 一 百 二 十 個 。 這 些 國 企 負 責 人 的 任 命 , 當 然 是 中 央 企 業 工 委 的 權 限 , 而 其 中 五 十 三 個 副 部 級 企 業 的 負 責 人 , 更 由 中 共 中 央 組 織 部 直 接 任 命 , 在 曾 慶 紅 擔 任 中 央 組 織 部 長 時 代 , 更 由 曾 親 自 找 候 任 人 選 談 話 考 察 。

這 樣 的 人 事 布 局 , 事 實 上 延 續 到 現 在 , 孰 優 孰 劣 ? 北 京 中 央 黨 政 雙 方 「 公 ? 公 有 理 , 婆 ? 婆 有 理 」 , 雙 方 對 權 力 的 爭 持 也 都 非 常 執 著 。 顯 然 , 總 理 ? 家 寶 對 此 相 當 不 滿 , 他 希 望 奪 回 這 部 分 「 失 去 的 權 力 」 。 北 京 官 方 消 息 人 士 透 露 , 日 前 當 國 資 委 召 集 這 些 副 部 級 的 大 型 國 企 負 責 人 開 會 , ? 求 對 中 共 十 六 屆 四 中 全 會 決 議 草 案 的 意 見 , 討 論 如 何 提 高 中 共 的 執 政 能 力 問 題 時 , 不 少 負 責 人 的 發 言 都 提 出 了 這 個 體 制 上 存 在 的 「 缺 陷 」 , 也 檢 討 本 系 統 「 政 令 不 暢 」 的 問 題 。

? 家 寶 抱 怨 政 令 不 暢

目 前 , 不 論 是 「 政 令 不 暢 」 的 問 題 , 或 是 「 宏 觀 調 控 」 的 阻 力 , 事 實 上 都 成 了 中 共 高 層 權 力 纏 鬥 的 藉 口 。 其 實 , 對 於 有 關 權 力 的 歸 屬 , 不 但 只 是 「 政 令 不 暢 」 的 爭 拗 , 而 且 關 係 到 中 共 各 派 系 之 間 未 來 的 權 力 布 局 。 當 「 強 人 政 治 」 已 經 不 在 , 沒 人 可 以 有 足 ? 的 權 威 為 中 共 指 定 未 來 的 接 班 人 時 , 北 京 高 層 事 實 上 正 為 未 來 的 權 力 鬥 爭 制 定 有 關 的 「 政 治 遊 戲 規 則 」 , 而 在 這 個 過 程 中 , 各 派 系 都 在 顯 示 智 慧 和 力 量 , 因 此 , 目 前 國 務 院 和 中 共 黨 務 系 統 之 間 的 權 力 爭 奪 , 就 是 這 種 較 量 的 具 體 體 現 , 它 不 單 關 係 現 在 , 更 關 係 到 未 來 對 中 國 權 力 的 掌 控 。

北 京 一 位 政 治 學 者 表 示 , 為 制 定 這 樣 的 遊 戲 規 則 , 為 了 在 未 來 的 權 力 鬥 爭 中 ? 據 上 風 , 或 在 制 定 的 遊 戲 規 則 中 對 己 方 有 利 , 目 前 中 共 各 派 系 都 在 適 時 展 示 自 己 的 「 政 治 肌 肉 」 , 顯 示 實 力 , 或 借 力 使 力 。 比 如 宏 觀 調 控 問 題 , 已 經 不 單 單 是 政 策 上 的 分 ? , 而 是 成 了 政 治 上 的 較 量 。 據 稱 中 央 政 治 局 委 員 兼 上 海 市 委 書 記 陳 良 宇 , 就 在 中 共 政 治 局 會 議 上 , 公 開 對 在 上 海 ? 宏 觀 調 控 表 示 不 同 意 見 , 要 求 ? 家 寶 總 理 對 由 此 ? 生 的 後 果 負 政 治 責 任 。 政 治 局 委 員 兼 國 務 院 副 總 理 曾 培 炎 和 ? 儀 , 也 在 不 久 之 後 於 青 島 召 開 的 有 關 會 議 上 , 對 宏 觀 調 控 提 出 了 不 同 看 法 , 認 為 宏 觀 調 控 要 根 據 各 地 不 同 的 情 況 , 不 要 一 刀 切 。

面 對 中 央 高 層 對 宏 觀 調 控 的 嚴 重 分 ? , 據 稱 中 共 總 書 記 胡 錦 濤 認 為 曾 培 炎 和 ? 儀 兩 位 副 總 理 言 之 有 理 , 因 而 接 受 了 反 對 意 見 的 某 些 看 法 , 並 在 曾 慶 紅 的 安 排 下 , 於 七 月 二 十 六 日 至 二 十 九 日 , 第 一 次 踏 上 上 海 的 土 地 , 「 深 入 科 研 院 所 , 碼 頭 船 塢 , 企 業 車 間 , 田 間 地 頭 , 就 落 實 科 學 發 展 觀 , 做 好 經 濟 工 作 」 等 問 題 「 深 入 調 研 」 。 胡 錦 濤 此 行 , 被 認 為 是 對 宏 觀 調 控 有 巨 大 反 彈 情 緒 的 上 海 和 江 、 浙 兩 省 的 安 撫 , 他 向 上 海 官 民 表 示 「 在 加 強 和 改 善 宏 觀 調 控 中 , 要 貫 徹 區 別 對 待 , 有 保 有 壓 的 原 則 」 。

胡 錦 濤 還 表 示 , 「 要 牢 固 樹 立 和 認 真 落 實 科 學 發 展 觀 , 深 刻 認 識 我 國 經 濟 發 展 的 特 點 和 規 律 」 , 更 被 認 為 是 對 「 宏 觀 調 控 」 政 策 的 修 正 。 目 前 , 北 京 當 局 已 經 不 再 宣 傳 宏 觀 調 控 , 官 方 宣 傳 部 門 的 一 ? 通 知 , 已 經 要 求 各 地 媒 體 「 不 要 再 報 道 宏 觀 調 控 」 , ? 明 了 總 理 ? 家 寶 主 導 的 這 一 輪 宏 觀 調 控 , 在 喊 了 幾 聲 「 繼 續 堅 持 」 的 口 號 之 後 , 實 際 上 已 經 草 草 收 場 , 也 顯 示 了 雙 方 這 次 政 治 較 量 , 正 轉 化 為 權 力 的 爭 鬥 , 轉 化 為 對 實 際 權 力 的 爭 奪 和 控 制 。 ■


中 銀 ( 香 港 ) 在 港 舉 足 輕 重

中 國 銀 行 ( 香 港 ) 有 限 公 司 於 2001 年 10 月 1 日 正 式 成 立 , 是 一 家 在 香 港 註 冊 的 持 牌 銀 行 。 中 國 銀 行 ( 香 港 ) 合 併 了 原 中 銀 集 團 的 香 港 十 二 行 中 十 家 銀 行 * 的 業 務 , 並 同 時 持 有 香 港 註 冊 的 南 洋 商 業 銀 行 、 集 友 銀 行 和 中 銀 信 用 ? ( 國 際 ) 有 限 公 司 的 股 權 , 使 之 成 為 中 銀 香 港 的 附 屬 機 構 。

按 資 ? 及 客 ? 存 款 計 算 , 中 國 銀 行 ( 香 港 ) 是 香 港 主 要 商 業 銀 行 集 團 之 一 , 在 香 港 有 300 家 分 行 。 中 銀 香 港 是 香 港 三 家 發 鈔 銀 行 之 一 ( 重 組 前 的 中 國 銀 行 香 港 分 行 於 1994 年 5 月 1 日 開 始 發 行 港 幣 鈔 票 ) , 也 是 香 港 銀 行 公 會 輪 任 主 席 銀 行 之 一 。

中 銀 香 港 ( 控 股 ) 有 限 公 司 於 2001 年 9 月 12 日 在 香 港 註 冊 成 立 , 持 有 中 國 銀 行 ( 香 港 ) 的 全 部 股 權 。 中 銀 香 港 ( 控 股 ) 之 股 票 於 2002 年 7 月 25 日 開 始 在 香 港 聯 合 交 易 所 上 市 。

* 十 家 銀 行 包 括 中 國 銀 行 香 港 分 行 , 七 家 ? 地 成 立 銀 行 ( 廣 東 省 銀 行 、 新 華 銀 行 、 中 南 銀 行 、 金 城 銀 行 、 國 華 商 業 銀 行 、 浙 江 興 業 銀 行 和 鹽 業 銀 行 ) 的 香 港 分 行 , 以 及 香 港 註 冊 的 華 僑 商 業 銀 行 和 寶 生 銀 行 。 ■


香 港 中 銀 高 層 的 薪 酬 之 謎

中 銀 報 稱 副 總 裁 月 薪 十 萬 港 元 , 個 人 實 得 三 萬 , ? 配 有 豪 華 宿 舍 和 專 車 接 送 , 待 遇 不 低 。
香 港 中 銀 前 副 總 裁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 八 月 二 日 被 誘 回 深 ? 「 開 會 」 遭 拘 捕 後 , 他 在 香 港 陽 明 山 莊 的 宿 舍 以 及 在 中 銀 大 廈 的 ? 公 室 , 八 月 五 日 即 遭 來 自 北 京 的 調 ? 人 員 搜 ? 。 這 兩 位 香 港 中 銀 前 高 層 , 被 指 是 因 薪 金 太 低 , 才 會 「 出 問 題 」 。 香 港 金 融 管 理 局 有 關 官 員 在 事 件 發 生 當 天 也 認 為 , 中 銀 前 高 層 接 二 連 三 出 事 的 原 因 , 是 「 薪 低 權 重 」 。

其 實 , 比 起 香 港 大 部 分 人 , 以 及 ? 地 金 融 界 高 層 , 出 事 的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的 薪 金 不 算 低 。 據 稱 香 港 中 銀 向 外 呈 報 他 們 ? 人 的 月 薪 為 十 萬 港 元 , 但 實 際 發 給 本 人 的 , 只 有 三 萬 多 元 , 雖 然 比 起 香 港 銀 行 界 同 級 別 的 高 層 管 理 人 員 , 顯 然 屬 於 「 低 薪 」 , 不 過 丁 燕 生 曾 告 訴 朋 友 , 他 對 此 已 經 很 滿 意 了 , 因 為 這 是 「 含 金 量 很 高 」 的 三 萬 元 , 不 需 要 再 ? ? , 而 且 也 不 需 要 交 房 租 , 中 銀 已 經 配 給 他 們 位 於 高 級 住 宅 區 的 高 級 公 寓 , 而 且 配 有 汽 車 和 司 機 接 送 他 上 下 班 及 其 他 公 務 活 動 。

? 後 月 薪 含 金 量 高

香 港 中 銀 員 工 對 朱 赤 和 丁 燕 生 , 據 稱 評 價 都 不 錯 。 他 們 表 示 , 朱 和 丁 「 生 活 簡 單 , 作 風 低 調 , 平 時 不 拘 言 笑 」 , 一 位 官 員 則 對 事 件 表 示 了 自 己 的 看 法 , 認 為 有 關 當 局 這 次 的 處 理 手 法 「 有 些 異 常 」 , 如 果 只 是 因 為 未 經 授 權 「 集 體 ? 用 資 金 」 , 那 麼 應 該 集 體 或 總 裁 負 責 , 或 可 以 用 其 他 的 方 式 處 理 , 「 如 此 大 張 旗 鼓 , 異 乎 尋 常 , 有 損 香 港 中 銀 的 聲 譽 」 , 他 對 香 港 金 管 局 官 員 「 薪 低 權 重 」 的 ? 法 不 以 為 然 , 認 為 「 對 香 港 中 銀 外 派 來 的 幹 部 很 不 公 平 」 。

為 顯 示 公 平 、 公 開 和 透 明 化 , 香 港 中 銀 已 經 決 定 要 向 全 球 招 聘 兩 名 副 總 裁 , 以 填 補 目 前 的 空 缺 , 並 在 三 個 月 之 ? 完 成 。 中 銀 強 調 目 前 公 司 運 作 正 常 及 管 理 制 度 化 , 並 稱 再 出 同 類 事 件 的 可 能 性 極 小 。

但 香 港 金 融 界 人 士 于 剛 卻 認 為 事 件 對 香 港 中 銀 也 是 一 次 機 會 , 可 以 藉 此 提 高 其 專 業 化 程 度 、 完 善 其 監 管 機 制 、 使 有 關 操 作 更 加 透 明 化 和 國 際 化 。 于 剛 認 為 , 既 然 作 為 上 市 公 司 , 香 港 中 銀 各 方 面 的 操 作 要 對 全 球 股 東 負 責 , 其 工 資 標 準 也 應 該 向 其 他 國 際 大 銀 行 看 齊 , 不 應 把 自 己 定 位 是 一 家 「 中 國 」 銀 行 。 ( 王 健 民 ) ■


中 宣 部 下 令 不 報 道 宏 觀 調 控

中 國 大 陸 新 一 輪 的 宏 觀 調 控 , 進 行 了 幾 個 月 , 已 經 從 一 個 經 濟 發 展 問 題 , 演 化 成 北 京 中 央 高 層 政 治 較 量 的 一 個 話 題 。 在 中 共 總 書 記 胡 錦 濤 於 七 月 底 親 赴 「 抵 觸 情 緒 」 最 大 的 上 海 進 行 實 地 考 察 後 , 胡 意 有 所 指 地 表 示 「 要 深 刻 認 識 我 國 經 濟 發 展 的 特 點 和 規 律 」 。 從 此 , 「 調 控 」 的 車 輪 事 實 上 已 經 停 止 了 運 轉 , 北 京 中 共 中 央 宣 傳 部 隨 即 於 八 月 上 旬 發 出 的 「 二 十 一 條 通 知 」 的 第 二 條 , 就 命 令 各 地 媒 體 ? 「 宏 觀 調 控 不 要 再 報 道 了 。 」

這 是 中 宣 部 根 據 中 國 政 治 最 新 發 展 發 出 的 宣 傳 指 令 , ? 明 「 宏 觀 調 控 」 不 應 該 再 「 宣 傳 了 」 , 潛 台 詞 是 ? 調 控 的 政 策 不 符 合 某 些 地 方 的 實 際 情 況 , 「 我 國 經 濟 發 展 的 特 點 和 規 律 」 還 未 被 深 刻 認 識 之 時 , 匆 匆 開 始 的 宏 觀 調 控 應 該 緩 行 。 實 際 上 , 不 單 是 上 海 , 長 三 角 的 浙 江 和 江 蘇 對 宏 觀 調 控 政 策 也 都 抱 抵 觸 情 緒 。 中 國 社 會 科 學 院 工 業 經 濟 研 究 所 一 位 室 主 任 , 月 前 到 浙 江 進 行 調 研 之 後 發 現 , 幾 乎 所 有 的 民 營 企 業 , 都 對 宏 觀 調 控 政 策 怨 聲 載 道 , 擔 心 發 展 的 良 好 勢 頭 經 此 一 壓 , 將 前 功 ?? 棄 。 他 ? , 不 單 是 發 達 地 區 , 經 濟 較 落 後 的 省 ? 也 不 喜 歡 宏 觀 調 控 , 「 ? 頭 斬 尾 沒 有 一 個 喜 歡 」 。 ( 王 健 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