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7月11日号 カバーストーリー(翻訳=深川耕治)

香港の民主化は国家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を呼び覚ます
(亜洲週刊04年7月11日号)
 中国本土の改革派は大多数が、香港の民主化プロセスについて、一般的な民主、自由、人権ではなく、中国の主体性を内包しない「国家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を重視している、と見ている。ただし、中国の改革派は、香港問題の根本的な解決には中国本土の政治改革問題の解決によるところが大きく、一国二制度は一国「良」制に移行する必要があると認識している。

 香港の中国返還七周年に当たる今年七月一日、香港人は昨年同日に引き続き、五十万人以上の人々がデモに繰り出し、政治的訴えを起こして大規模な行進を行った。香港民主化の路程には大きな波が過ぎて、もう一波が来た。しかし、香港の民主派勢力と中国の改革派はある方面で共通の言葉が欠乏している。香港では「国家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という言葉をあえて公開することを願わず、「返還を祝う」ということを認めたがらない。(以下、原文で)

香 港 民 主 需 要 國 家 認 同   ? 江 迅
中 國 大 陸 改 革 派 看 香 港 的 民 主 化 進 程 , 大 多 認 為 須 重 視 「 國 家 認 同 」 , 不 能 只 有 普 世 価 値 的 民 主 、 自 由 、 人 權 , 而 忽 視 了 中 國 的 主 體 性 ? 但 他 們 也 認 為 香 港 問 題 的 根 本 ? 結 , 是 靠 中 國 大 陸 政 治 改 革 問 題 的 解 決 , 要 從 一 國 兩 制 過 渡 至 一 國 「 良 」 制 , 要 為 中 國 的 命 運 作 出 承 擔 。

香 港 回 歸 祖 國 七 年 , 今 年 七 月 一 日 , 香 港 人 繼 去 年 五 十 萬 人 上 街 遊 行 表 達 政 治 訴 求 , 再 度 大 規 模 遊 行 。 香 港 民 主 化 進 程 一 浪 高 過 一 浪 , 但 香 港 民 主 派 與 中 國 改 革 派 在 某 種 方 面 缺 乏 共 同 語 言 。 香 港 一 些 民 主 派 不 願 響 亮 而 公 開 打 出 「 國 家 認 同 」 旗 號 , 不 想 認 同 「 慶 回 歸 」 的 口 號 , 最 近 香 港 三 百 專 業 人 士 重 喚 「 香 港 核 心 價 値 」 , 就 沒 有 將 「 國 家 認 同 」 視 作 核 心 價 値 之 一 。 近 年 來 香 港 一 些 民 主 派 人 士 往 往 有 一 種 所 謂 「 不 要 沾 上 中 國 」 的 排 斥 心 態 , 覺 得 中 國 大 陸 太 大 、 太 「 ? 」 、 太 落 後 ? 香 港 太 小 、 太 整 潔 、 很 先 進 , 甚 至 有 意 或 無 意 地 出 現 ? 一 種 「 去 中 國 化 」 的 傾 向 。 事 實 上 , 香 港 社 會 、 經 濟 、 文 化 乃 至 政 治 的 發 展 都 離 不 開 中 國 大 陸 。 香 港 泛 民 主 派 中 , 有 少 部 分 人 確 實 不 了 解 中 國 政 情 , 不 了 解 中 國 社 會 。 如 何 在 香 港 民 主 化 進 程 中 , 與 中 國 大 陸 尋 找 到 銜 接 點 , 這 是 目 前 擺 在 香 港 人 面 前 不 可 迴 避 的 問 題 。

中 國 大 陸 改 革 派 和 知 識 分 子 對 國 家 的 感 情 十 分 強 烈 , 他 們 認 為 香 港 問 題 的 解 決 , 要 靠 中 國 大 陸 政 治 改 革 問 題 的 解 決 , 香 港 的 民 主 不 能 忽 視 中 國 的 主 體 性 , 「 一 國 兩 制 」 只 是 某 個 ? 史 時 期 的 安 排 。 不 少 北 京 的 改 革 派 知 識 分 子 認 為 , 國 家 ?{ 同 不 等 同 於 認 同 一 個 政 黨 和 政 權 , 而 是 要 認 同 人 民 及 中 華 民 族 , 也 要 認 同 整 個 國 家 的 利 益 。 只 有 一 國 「 良 」 制 , 香 港 人 的 國 家 認 同 才 能 根 扎 心 裡 。 否 則 , 人 們 會 問 ? 香 港 人 能 做 的 事 , 為 什 麼 中 國 大 陸 人 不 能 做 ? 香 港 人 能 看 的 書 , 為 什 麼 中 國 大 陸 人 不 能 看 ? 香 港 人 能 ? 的 話 , 為 什 麼 中 國 大 陸 人 不 能 ? ?

曾 在 「 六 四 」 後 以 筆 名 保 密 寫 下 政 治 預 言 小 ? 《 ? 禍 》 而 名 噪 文 壇 的 王 力 雄 , 正 在 北 京 十 三 陵 水 庫 一 帶 讀 書 寫 作 , 日 前 剛 將 最 新 力 作 《 遞 進 民 主 ? ? 中 國 的 第 三 條 政 治 道 路 》 殺 青 。 他 認 為 國 家 認 同 是 十 分 重 要 的 。 王 對 亞 洲 週 刊 ? ? 「 我 們 追 求 的 民 主 是 中 國 的 民 主 , 國 家 認 同 首 先 是 前 提 , 香 港 與 中 國 原 本 就 是 分 不 開 的 關 係 , 香 港 人 追 求 民 主 和 自 由 , 若 能 得 到 大 陸 人 民 的 理 解 和 支 持 , 就 能 得 到 更 大 程 度 的 張 揚 。 當 然 , 國 家 認 同 與 一 個 國 家 的 良 好 制 度 是 不 可 分 的 。 這 個 國 家 政 治 制 度 落 後 , 人 們 往 往 會 ? , 我 為 什 麼 還 要 認 同 它 ? ? 」

王 力 雄 認 為 , 國 家 認 同 不 僅 是 對 土 地 、 文 化 的 認 同 , 國 家 更 是 權 力 的 象 ? 。 一 個 國 家 專 制 和 暴 政 , 人 們 不 認 同 , 也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 他 ? ? 「 台 獨 勢 力 日 漸 長 , 恰 恰 是 中 國 大 陸 社 會 制 度 沒 有 體 現 民 主 , 追 求 和 熱 愛 自 由 、 民 主 的 人 民 本 能 地 對 制 度 ? 生 厭 惡 。 大 陸 不 應 該 僅 僅 視 台 獨 是 政 治 操 弄 , 應 該 深 刻 自 省 。 」

王 力 雄 認 為 「 一 國 兩 制 應 該 是 一 國 『 良 』 制 」 , 好 的 制 度 能 對 人 民 ? 生 凝 聚 力 。 為 什 麼 這 麼 多 人 喜 歡 美 國 ? 中 國 大 陸 單 方 面 強 調 國 家 認 同 觀 , 反 而 導 致 香 港 人 更 強 調 追 求 自 由 民 主 , 「 我 看 , 責 任 主 要 在 大 陸 方 面 , 大 陸 應 主 動 反 省 。 香 港 回 歸 七 年 , 不 少 香 港 人 並 沒 有 把 回 歸 視 作 歡 欣 鼓 舞 , 可 見 香 港 人 有 失 望 之 心 , 主 要 是 對 大 陸 的 失 望 」 。

今 年 五 十 ? 的 王 力 雄 , 一 九 八 零 年 後 ? 離 「 國 家 體 制 」 , 成 為 自 由 職 業 者 , 著 書 披 言 深 刻 , 被 國 際 媒 體 譽 為 「 中 國 最 敢 言 的 作 家 」 , 九 十 年 代 開 始 成 為 京 城 色 環 保 組 織 的 中 堅 分 子 。 一 九 九 九 年 二 月 在 新 疆 旅 遊 時 , 當 局 以 「 洩 漏 國 家 機 密 」 罪 名 將 他 逮 捕 , 一 個 多 月 後 在 國 際 輿 論 壓 力 等 因 素 下 被 釋 放 。 他 的 政 治 預 言 小 ? 《 ? 禍 》 、 《 天 葬 ? ? 西 藏 的 命 運 》 、 《 重 返 西 藏 》 、 《 溶 解 權 力 ? ? 逐 層 遞 選 制 》 等 在 境 外 出 版 後 , 都 引 起 巨 大 反 響 , 《 ? 禍 》 問 世 十 五 年 , 至 今 依 然 年 年 暢 銷 。

在 一 九 八 九 年 「 六 四 」 事 件 後 曾 被 捕 坐 牢 、 現 居 北 京 的 自 由 撰 稿 人 、 環 保 志 願 者 戴 晴 對 亞 洲 週 刊 ? , 「 中 國 」 這 一 概 念 , 確 曾 在 ? 漢 語 、 讀 《 詩 經 》 的 華 裔 族 群 中 引 動 過 血 脈 賁 張 的 熱 情 。 民 間 有 一 句 將 對 方 貶 到 無 地 自 容 的 罵 人 話 ? 「 ? 還 是 中 國 人 ? ? 」 就 是 這 類 ? 史 遺 留 情 懷 的 延 續 。 當 年 K 龍 江 或 者 海 南 島 的 青 年 , 聽 ? 上 海 的 公 園 裡 豎 了 一 塊 「 華 人 與 狗 不 得 入 ? 」 的 牌 子 , 就 氣 憤 得 棄 學 從 軍 ? 七 十 年 代 香 港 學 生 一 邊 唱 「 我 的 家 在 松 花 江 上 」 一 邊 流 ? , 不 怕 被 港 英 警 察 拘 捕 而 參 加 「 保 釣 」 , 都 是 博 大 的 愛 國 之 情 在 胸 中 湧 動 的 表 現 。

戴 晴 ? , 漸 漸 地 , 當 作 為 一 個 政 權 得 以 制 定 並 行 使 《 憲 法 》 ( 這 憲 法 裡 可 能 有 「 四 個 堅 持 」 或 者 「 三 個 代 表 」 ) 、 有 權 調 動 軍 隊 和 警 察 、 有 權 出 台 種 種 規 定 並 且 無 限 地 收 費 , 「 中 國 」 已 經 越 來 越 失 去 那 種 遍 及 到 億 萬 心 靈 的 召 喚 效 應 。 當 中 國 人 , 對 相 當 多 的 國 民 ( 就 像 對 相 當 多 的 農 民 一 樣 ) 已 成 不 得 已 而 的 現 ? ? ? 不 必 ? ? 在 悶 罐 子 裡 ? 渡 的 ? 民 , 連 國 家 公 派 到 美 國 的 學 生 , 一 聽 到 他 們 有 可 能 獲 得 「 ? 」 並 熬 成 美 國 公 民 , 即 不 再 當 中 國 人 , 不 都 興 奮 得 熱 ? 飛 濺 麼 ?

談 到 國 家 認 同 問 題 , 戴 晴 ? ? 「 『 國 家 認 同 』 , 或 者 ? 得 白 一 點 , 『 愛 國 』 , 在 中 國 人 遭 受 凌 虐 和 互 虐 的 二 十 世 紀 , 更 多 地 已 經 成 為 一 種 政 治 手 段 ? 抗 議 者 以 『 愛 國 』 彰 顯 自 己 的 合 法 性 , 當 局 以 『 愛 國 』 限 制 民 間 騷 動 。 當 局 用 民 間 膏 血 , 或 者 國 庫 積 累 , 為 自 己 歡 心 或 面 子 而 揮 霍 的 時 候 , 住 在 那 塊 國 土 上 和 那 塊 國 土 之 外 的 華 裔 族 群 也 有 不 同 的 感 受 ( 比 如 對 神 舟 五 號 、 三 峽 工 程 和 國 家 大 劇 院 ) , ? 一 個 更 顯 得 『 國 家 認 同 』 ? 」

戴 晴 ? , 回 歸 ( 也 就 是 ? 當 中 國 人 ) 本 不 是 香 港 人 自 己 的 選 擇 , 要 讓 香 港 人 愛 國 家 , 只 有 讓 他 們 明 瞭 自 己 的 衣 食 住 行 與 珠 江 三 角 洲 , 或 者 長 江 乃 至 ? 河 流 域 的 政 治 、 經 濟 、 生 態 環 境 ? 況 有 多 麼 密 切 的 關 聯 。 維 護 自 己 的 基 本 權 利 是 香 港 人 的 正 常 、 正 當 舉 措 , 「 國 家 認 同 」 不 能 靠 建 議 , 更 不 能 靠 壓 。 當 港 人 感 到 香 港 駐 軍 真 是 在 保 護 自 己 , 他 們 自 會 認 同 。 若 他 們 沒 有 感 受 而 非 要 讓 他 們 頂 上 這 帽 子 , 只 顯 得 滑 稽 淺 薄 。

戴 晴 特 別 想 對 民 主 派 人 士 ? 的 是 , 「 理 念 與 策 略 畢 竟 是 兩 回 事 。 對 強 權 表 現 出 的 開 明 應 珍 惜 , 並 在 此 基 礎 上 穩 ? 前 行 。 切 記 十 五 年 前 北 京 天 安 門 廣 場 的 教 訓 」 。

戴 晴 是 前 《 光 明 日 報 》 記 者 、 專 欄 主 持 人 , 一 九 八 九 年 曾 介 入 廣 場 斡 旋 。 北 京 當 局 鎮 壓 民 主 運 動 後 , 戴 宣 布 退 出 中 共 , 隨 即 被 列 入 作 品 ? 禁 名 單 並 「 收 容 審 ? 」 十 個 月 , 至 今 作 品 依 舊 不 能 在 大 陸 公 開 發 表 。

北 京 政 治 學 者 陳 小 雅 對 亞 洲 週 刊 ? , 從 政 治 社 會 學 的 視 角 出 發 , 香 港 目 前 的 局 面 可 以 稱 作 「 國 家 認 同 的 危 機 」 。 ? 認 為 , 造 成 這 一 危 機 的 原 因 有 三 ? 第 一 , 大 陸 的 「 鞋 子 」 不 合 香 港 的 「 ? 」 。 ケ 小 平 許 諾 的 「 一 國 兩 制 」 只 是 模 糊 地 承 諾 可 以 把 「 鞋 子 」 的 小 拇 指 部 位 開 一 個 窗 口 , 但 有 關 的 約 法 並 未 一 ? 到 位 , 這 個 窗 口 能 開 多 大 ? 雙 方 仍 需 要 互 相 試 探 。 第 二 , 香 港 社 會 經 ? 一 百 年 的 自 由 發 展 , 與 以 美 英 為 代 表 的 西 方 社 會 制 度 、 文 化 形 態 已 形 成 相 當 的 認 同 。 回 歸 以 後 的 香 港 民 ? 與 政 治 力 量 , 仍 希 望 按 照 自 己 的 「 多 元 ? 平 等 ? 自 由 」 模 式 改 造 國 家 。 第 三 , 經 過 二 十 年 的 改 革 開 放 , 中 國 政 府 雖 已 在 經 濟 自 由 化 的 道 路 上 邁 出 了 堅 實 的 ? ? , 但 在 政 治 制 度 上 , 仍 沒 有 施 行 相 應 的 變 革 。 尤 其 在 處 理 國 家 周 邊 的 「 族 群 」 關 係 、 政 黨 關 係 、 國 家 ? 部 不 同 利 益 群 體 關 係 問 題 上 , 仍 沒 有 改 變 「 老 子 為 主 」 、 「 一 黨 專 政 」 、 「 集 權 體 制 」 的 基 本 立 場 。 在 這 樣 的 情 況 下 , 要 實 現 香 港 社 會 與 國 家 的 高 度 和 諧 一 致 , 是 不 實 際 的 。

在 今 年 紐 約 舉 行 的 紀 念 「 六 四 」 十 五 週 年 國 際 學 術 研 討 會 上 , 陳 小 雅 提 出 , 從 宏 觀 ? 史 的 層 面 上 看 , 八 九 年 發 生 的 事 件 是 中 國 社 會 政 治 轉 型 過 程 中 , 由 於 社 會 政 治 文 化 與 政 治 法 律 制 度 不 相 適 應 而 發 生 的 一 次 ? 撞 。 在 世 界 ? 史 上 , 類 似 的 例 子 有 許 多 。 比 如 殖 民 時 代 , 世 界 各 殖 民 地 原 住 民 的 傳 統 文 化 , 與 殖 民 者 輸 入 的 政 治 法 律 制 度 的 衝 突 ? 二 戰 後 , 蘇 聯 帝 國 強 加 在 原 東 歐 各 國 身 上 的 政 權 形 式 , 與 它 本 身 政 治 文 化 的 衝 突 ? 巴 列 維 政 權 下 的 伊 朗 政 治 制 度 , 與 本 民 族 的 宗 教 文 化 精 神 衝 突 ? 二 十 世 紀 下 半 葉 的 蘇 聯 , 西 方 文 化 與 傳 統 宗 教 相 結 合 的 社 會 文 化 , 與 蘇 共 統 治 的 衝 突 … … 陳 認 為 , 「 凡 是 存 在 政 治 文 化 與 法 律 制 度 衝 突 的 地 方 , 必 定 會 發 生 尋 求 『 和 諧 』 與 『 適 應 』 的 運 動 」 。

陳 小 雅 指 出 , 二 百 年 來 的 世 界 ? 史 表 明 , 要 麼 是 先 進 的 社 會 制 度 改 造 了 不 順 服 的 文 化 精 神 , 要 麼 是 頑 強 的 文 化 精 神 瓦 解 了 政 治 制 度 。 就 像 「 鞋 子 」 與 「 ? 趾 」 的 關 係 ? ? 要 麼 是 生 長 的 ? 趾 戳 破 鞋 子 的 禁 錮 , 要 麼 是 頑 強 的 鞋 子 ? 曲 了 ? 趾 的 骨 骼 。 自 毛 澤 東 時 代 結 束 、 蘇 聯 解 體 , 在 中 國 , 後 一 種 選 擇 已 不 可 能 。 因 此 , 如 要 避 免 最 壞 的 結 果 , 中 國 政 府 與 香 港 社 會 需 要 進 一 ? 調 適 , 並 用 憲 法 形 式 將 雙 方 認 同 的 界 限 與 規 則 固 定 下 來 。 ? 強 調 , 「 『 多 元 ? 平 等 ? 自 由 』 不 僅 是 香 港 社 會 的 目 標 和 利 益 所 在 , 也 是 中 國 大 陸 發 育 中 的 『 民 間 社 會 』 和 各 族 群 、 各 未 來 政 黨 的 追 求 目 標 。 但 這 是 在 中 國 ? 史 與 社 會 政 治 大 文 化 背 景 下 的 追 求 , 而 且 『 長 計 劃 』 要 有 『 短 安 排 』 , 否 則 都 是 廉 價 的 空 話 」 。

陳 小 雅 今 年 四 十 九 ? , 原 任 中 國 社 會 科 學 院 政 治 學 所 政 治 制 度 研 究 室 副 研 究 員 、 首 都 青 年 編 輯 、 記 者 協 會 理 事 。 因 出 版 中 國 第 一 部 《 八 九 民 運 史 》 和 聯 署 聯 合 國 「 ェ 容 年 」 呼 ? 書 而 被 當 局 解 聘 。 以 後 , ? 一 直 從 事 「 八 九 ? 六 四 」 研 究 , 相 關 文 章 已 結 集 為 《 佛 之 血 ? ? 陳 小 雅 八 九 ? 六 四 研 究 文 集 》 在 紐 約 出 版 。 近 來 , ? 在 互 聯 網 上 發 表 了 《 毛 澤 東 與 「 水 滸 」 》 、 《 毛 澤 東 給 江 青 信 的 真 偽 辨 析 》 、 《 毛 周 交 易 及 其 政 治 背 景 》 、 《 毛 澤 東 的 「 第 一 桶 金 」 》 , 被 媒 體 廣 泛 轉 載 。 陳 小 雅 生 於 湖 南 長 沙 , 一 九 六 零 年 隨 「 廬 山 會 議 」 後 遭 貶 的 父 母 遷 居 農 村 。 一 九 八 二 年 畢 業 於 湖 南 師 範 大 型 ? 史 系 , 曾 當 過 工 人 、 幹 部 、 記 者 。

去 年 香 港 「 七 一 」 五 十 萬 人 大 遊 行 引 起 全 球 矚 目 , 今 年 的 遊 行 也 備 受 各 界 高 度 關 注 。 中 國 的 反 對 派 、 曾 因 創 建 中 國 民 主 黨 而 被 捕 的 任 ? 町 接 受 亞 洲 週 刊 訪 問 時 ? ? 「 今 年 七 月 一 日 , 香 港 民 主 派 再 次 舉 行 遊 行 , 這 之 前 部 分 民 主 派 提 出 與 北 京 中 央 『 和 解 』 , 雙 方 各 退 一 ? , 目 標 是 『 雙 贏 』 , 這 是 健 康 的 , 也 是 現 實 的 。 身 在 中 國 大 陸 的 民 主 派 支 持 香 港 民 主 派 的 這 一 姿 態 。 當 然 , 要 做 到 『 雙 贏 』 是 有 條 件 的 , 即 雙 方 是 在 平 等 的 條 件 下 溝 通 才 能 『 雙 贏 』 。 」

任 ? 町 認 為 , 追 求 民 主 自 由 , 本 身 就 是 愛 國 行 為 , 追 求 民 主 的 前 提 , 就 是 認 同 這 個 國 家 。 但 是 , 因 為 香 港 長 期 在 英 國 殖 民 統 治 下 , 一 些 人 對 國 家 認 同 的 觀 念 比 較 淡 薄 , 這 是 可 以 理 解 的 , 要 改 變 這 一 現 實 , 需 要 一 個 過 程 , 急 不 得 。 他 ? , 國 家 認 同 與 民 主 自 由 , 目 前 在 香 港 是 問 題 的 兩 個 方 面 , 會 在 矛 盾 中 逐 漸 融 合 。

回 顧 中 國 ? 史 , 任 ? 町 ? , 其 實 , 一 九 四 九 年 之 前 的 國 民 黨 執 政 時 期 , 人 們 發 起 的 民 主 運 動 就 是 民 主 愛 國 運 動 , 或 者 稱 愛 國 民 主 運 動 。 民 主 與 愛 國 , 應 該 是 香 港 人 的 口 號 , 也 應 該 是 共 ? 黨 的 口 號 , 兩 者 緊 密 相 連 。 當 然 , 講 民 主 講 自 由 , 也 不 必 要 處 處 標 上 「 愛 國 」 的 前 置 詞 。 任 ? 町 ? ? 「 香 港 民 主 派 要 求 普 選 , 其 實 , 大 陸 的 民 心 民 情 也 要 求 普 選 , 至 少 大 陸 的 民 主 派 早 就 打 正 旗 號 要 求 普 選 。 早 在 一 九 七 九 年 , 民 主 人 士 在 北 京 『 民 主 牆 』 就 要 求 全 民 普 選 。 香 港 人 可 以 反 對 二 十 三 條 立 法 , 但 ? 大 部 分 人 士 對 國 家 是 有 認 同 感 的 。 」

任 ? 町 表 示 , 在 西 方 , 民 主 自 由 制 度 與 國 家 認 同 是 融 合 一 起 的 , 是 完 全 一 致 的 。 為 什 麼 在 中 國 , 這 兩 者 常 常 會 出 現 所 謂 問 題 ? ? 中 國 人 有 句 話 ? 「 兒 不 嫌 母 醜 , 狗 不 嫌 家 貧 。 」 一 九 七 九 年 開 始 , 中 國 出 現 重 大 轉 機 , 開 始 落 實 一 系 列 政 策 , 給 冤 假 錯 案 平 反 , 平 反 後 出 現 「 如 何 對 待 祖 國 」 的 問 題 , 於 是 「 兒 不 嫌 母 醜 , 狗 不 嫌 家 貧 」 這 句 話 流 行 一 時 , 有 相 當 的 市 場 和 根 基 。 ? 一 方 面 , 西 方 一 些 地 方 的 「 國 家 認 同 」 與 「 民 主 制 度 」 是 同 一 的 , 但 中 共 領 導 的 是 一 個 專 制 國 家 , 兩 者 是 分 離 的 , 執 政 黨 強 調 的 卻 是 愛 國 , 理 想 與 現 實 常 常 對 抗 。

任 ? 町 是 身 在 北 京 的 著 名 人 權 活 動 家 , 共 坐 政 治 牢 十 一 年 。 任 是 一 九 七 八 年 北 京 民 運 開 拓 奠 基 者 之 一 , 七 九 年 他 撰 寫 發 表 的 《 中 國 人 權 宣 言 》 轟 動 境 ? 外 , 他 是 當 時 「 中 國 人 權 同 盟 」 的 組 織 者 。 一 九 八 八 年 底 , 任 ? 町 發 起 「 紀 念 民 主 牆 十 週 年 」 , 被 視 為 「 八 九 . 六 四 」 的 前 奏 。 一 九 八 九 年 , 他 發 起 「 政 治 體 制 改 造 」 大 討 論 , 其 「 八 四 綱 領 」 演 講 在 當 時 社 會 形 成 重 大 衝 ? 波 。 一 九 九 四 年 , 任 獲 羅 伯 特 . 肯 尼 迪 人 權 獎 。 一 九 九 七 年 《 任 ? 町 文 集 》 出 版 , 翌 年 任 倡 議 組 建 民 主 黨 全 國 籌 備 委 員 會 , 從 事 組 黨 後 期 戰 略 研 究 。 二 零 零 一 年 發 起 「 建 設 民 運 文 化 」 和 「 建 設 民 運 政 治 學 」 , 目 前 正 為 人 權 抗 爭 網 絡 時 評 後 繼 深 化 忙 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