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8月1日号 カバーストーリー(翻訳=深川耕治)

中国紙の名物記者吠える
「中国のメディア改革こそ政治改革を促進できる」
 中国紙「中国青年報」の名物記者、盧躍剛氏の書いた「万言書」は中国共産党内部の驕(おご)りと横暴に満ちた権力の実情を痛烈に批判している。そこには中国共産党一党独裁体制下での知識分子の道徳と勇気、時代的な緊張感に反して、中国共産党がメディアを政治統治の道具として使っていることに異議を唱え、政治改革の議題にも触れるプロ精神としてのメディア改革を語ることを要求しており、中国共産党内部から日々、失われつつある理想主義の精神を取り戻すことを求めている。
 長編調査報道で有名な「中国青年報」記者、盧躍剛氏は、最近、一編の「万言書」を趙勇・共産主義青年団中央常務書記に送りつけ、官僚の腐敗した横暴な権力実態を痛烈に批判、新聞メディアが政治統治の道具と化していることに反対し、「この問題は中国共産党の命運を決するだけでなく、中華民族の福祉にも関わる重大問題」として、メディアのプロ精神が中国の政治改革を促進する真実の主張が必要であることを強調している。(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中 國 新 聞 改 革 推 動 政 治 改 革   . 章 海 陵 、 ? 同 青
《 中 國 青 年 報 》 著 名 記 者 盧 躍 剛 的 萬 言 書 , 痛 斥 中 共 ? 部 的 驕 權 力 , 展 示 中 共 體 制 ? 知 識 分 子 的 道 コ 勇 氣 與 對 時 代 的 緊 迫 感 , 反 對 媒 體 成 為 泛 政 治 化 的 統 治 工 具 , 要 求 講 真 話 , 不 ? ? 話 , 以 專 業 的 精 神 推 動 新 聞 改 革 , 因 而 觸 動 政 治 改 革 議 題 , 呼 喚 制 度 創 新 , 也 喚 回 中 共 ? 部 日 漸 流 失 的 理 想 主 義 精 神 。

以 長 篇 調 ? 報 道 名 震 新 聞 界 的 《 中 國 青 年 報 》 資 深 記 者 盧 躍 剛 , 最 近 以 一 篇 「 萬 言 書 」 炮 轟 共 青 團 中 央 常 務 書 記 趙 勇 , 痛 斥 官 僚 的 驕 權 力 , 反 對 將 新 聞 媒 體 作 為 統 治 的 工 具 , 強 調 必 須 講 真 話 , 體 現 新 聞 的 專 業 精 神 , 進 而 推 動 中 國 的 政 治 改 革 , 因 為 這 「 不 僅 關 乎 中 共 的 命 運 , 也 關 乎 中 華 民 族 的 福 祉 」 。

這 位 四 十 六 ? 的 新 聞 工 作 者 指 出 , 中 共 「 必 須 完 成 從 革 命 黨 向 執 政 黨 的 轉 型 , 並 且 在 服 膺 《 憲 法 》 的 前 提 下 , 通 過 民 主 渠 道 , 解 決 自 己 執 政 的 合 法 性 問 題 」 。

這 是 中 共 體 制 ? 的 知 識 分 子 今 年 ? 又 一 次 向 高 層 犯 顏 直 諫 。 從 北 京 大 學 教 授 焦 國 標 的 《 討 伐 中 宣 部 》 到 解 放 軍 老 軍 醫 ? ? 永 的 「 要 求 平 反 六 四 」 , 都 反 映 體 制 ? 知 識 分 子 的 道 コ 勇 氣 和 對 時 代 的 緊 迫 感 。 他 們 不 懼 被 鎮 壓 的 危 險 , 大 義 凜 然 , 寧 鳴 而 死 , 不 默 而 生 , 要 為 中 國 ? 史 留 下 重 要 的 紀 ? 。

到 目 前 為 止 , 焦 國 標 和 盧 躍 剛 都 沒 受 到 鎮 壓 , 職 位 也 沒 被 撤 。 黨 組 織 都 有 找 ?L 們 談 話 , 但 僅 在 了 解 情 況 , 並 沒 有 出 言 恐 嚇 , 與 當 年 「 反 右 」 及 文 革 時 的 情 況 相 比 , 出 現 很 大 的 差 別 。

而 廣 受 國 際 關 注 的 ? ? 永 醫 生 , 在 被 中 央 軍 委 主 席 江 澤 民 批 准 的 軟 禁 令 中 , 曾 秘 密 「 失 蹤 」 數 週 , 終 在 日 前 被 釋 放 。 但 他 拒 ? 「 認 錯 」 。 這 位 七 十 多 ? 的 老 軍 醫 , 身 心 依 然 硬 朗 , 為 他 的 專 業 精 神 和 「 ? 真 話 」 的 信 念 , 堅 持 到 底 。

從 盧 躍 剛 的 萬 言 書 到 焦 國 標 的 《 討 伐 中 宣 部 》 , 也 因 為 互 聯 網 而 傳 遍 整 個 中 國 。 儘 管 無 所 不 在 的 網 絡 警 察 紛 紛 刪 掉 , 但 刪 得 快 , 掛 得 也 快 。 由 於 信 息 往 往 以 私 人 電 郵 的 方 式 寄 發 , 可 以 穿 越 ? 截 , 並 且 以 「 細 胞 分 裂 」 的 方 式 傳 播 , 在 全 國 引 起 極 大 的 震 動 。

程 益 中 與 ? 華 峰 主 持 的 《 南 方 都 市 報 》 報 道 孫 志 剛 之 死 , 終 於 令 國 務 院 廢 除 了 踐 踏 人 權 的 「 收 容 制 」 ? 焦 國 標 《 討 伐 中 宣 部 》 撕 粹 了 中 共 控 制 媒 體 、 ? 奪 人 民 知 情 權 的 合 法 外 衣 ? ? ? 永 公 開 非 典 「 災 情 」 挽 救 中 國 及 國 際 社 會 , 今 年 春 天 更 呼 ? 平 反 「 六 四 」 。 炮 轟 團 中 央 常 務 書 記 的 盧 躍 剛 , 與 這 些 知 識 分 子 有 一 個 共 同 點 , 即 都 不 是 跟 當 局 作 對 的 民 運 人 士 , 而 全 部 是 中 共 體 制 ? 的 「 自 己 人 」 , 有 些 黨 齡 還 頗 長 。 他 們 「 犯 上 」 , 但 ? 不 「 作 亂 」 。 黨 ? 不 少 開 明 官 員 承 認 , 他 們 的 批 評 充 滿 正 氣 , 所 提 的 各 種 建 議 也 中 肯 , 具 很 強 的 可 操 作 性 。

盧 躍 剛 在 公 開 信 中 認 為 , 普 通 黨 員 與 黨 的 最 高 領 導 是 共 同 事 業 的 平 等 夥 伴 ? 正 如 信 中 轉 述 原 中 共 政 治 局 常 委 胡 ? 立 的 話 , 「 官 位 再 高 , 並 不 能 ? 明 他 的 智 慧 和 能 力 有 多 高 , 官 位 再 低 也 同 樣 不 能 ? 明 他 的 智 慧 和 能 力 有 多 低 」 。

盧 在 信 中 堅 決 反 對 「 馴 服 工 具 論 」 , 稱 體 制 ? 不 可 以 出 現 對 媒 體 、 對 企 業 、 尤 其 對 個 人 擁 有 生 殺 予 奪 大 權 的 「 主 子 」 , 也 不 應 有 諂 媚 權 力 的 卑 微 「 奴 才 」 。 盧 充 滿 激 情 , 呼 喚 中 共 理 想 主 義 精 神 的 回 歸 , ? 共 青 團 旗 幟 再 大 放 光 明 。

盧 躍 剛 公 開 信 其 實 不 是 針 對 趙 勇 個 人 , 而 是 對 ? 生 形 形 色 色 「 趙 勇 們 」 的 中 共 ? 部 體 制 提 出 嚴 重 質 疑 ? 這 些 本 質 可 能 不 壞 的 人 , 為 何 一 進 入 體 制 、 爬 上 高 位 , 就 變 得 不 可 一 世 、 氣 ? 天 、 面 目 可 憎 ? 這 究 竟 是 個 人 的 悲 劇 , 還 是 體 制 的 悲 哀 ? 長 年 被 貪 腐 醜 聞 糾 纏 的 中 共 黨 ? 乃 至 整 個 國 家 , 何 時 才 可 以 真 正 告 別 裙 帶 風 , 通 過 制 度 創 新 而 誕 生 一 個 既 競 爭 學 識 水 平 也 競 爭 性 格 魅 力 的 人 才 機 制 ? 難 道 胡 錦 濤 之 後 , 中 共 接 班 人 仍 是 K 箱 作 業 、 私 相 授 受 ? 盧 躍 剛 們 不 信 喚 不 回 中 國 政 治 改 革 的 東 風 。

盧 躍 剛 公 開 信 起 因 是 今 年 五 月 二 十 四 日 共 青 團 中 央 派 書 記 處 常 務 書 記 趙 勇 到 《 中 國 青 年 報 》 召 開 中 層 幹 部 會 議 。 《 中 國 青 年 報 》 是 一 九 五 一 年 由 共 青 團 創 ? 的 一 ? 面 向 青 年 的 全 國 性 大 報 , 在 五 十 多 年 的 ? 史 濤 聲 中 極 具 指 標 意 義 。 趙 勇 在 這 次 會 議 上 的 表 現 給 《 中 國 青 年 報 》 同 仁 留 下 了 極 為 惡 劣 的 印 象 , 正 如 盧 躍 剛 在 公 開 信 中 所 ? 的 ? 「 剔 除 大 話 、 套 話 和 言 不 由 衷 的 話 , 擇 其 要 點 有 三 」 ? 一 、 誰 要 是 不 聽 話 , 隨 時 隨 地 可 以 滾 蛋 , 雖 然 閣 下 的 原 話 是 「 誰 要 是 不 想 幹 , 今 天 打 報 告 今 天 就 批 准 」 ? 二 、 中 國 青 年 報 是 「 團 報 」 , 不 是 「 抽 象 的 大 報 」 ? 三 、 不 能 用 「 理 想 主 義 」 ? 報 。 」

《 中 國 青 年 報 》 面 向 中 國 青 年 , 八 十 年 代 末 發 行 量 一 度 逼 近 二 百 萬 ? , 九 十 年 代 曾 經 率 先 掀 起 了 多 次 媒 體 改 革 的 先 聲 , 早 前 享 有 盛 譽 的 調 ? 新 聞 就 出 自 《 中 國 青 年 報 》 的 「 冰 點 」 欄 目 。 近 日 「 冰 點 」 欄 目 再 度 改 革 , 成 立 了 深 度 報 道 部 , 盧 躍 剛 出 任 該 部 門 副 主 任 。 但 是 近 年 來 , 《 中 國 青 年 報 》 的 銷 路 一 度 下 降 到 四 十 萬 ? , 其 中 多 數 還 是 ? 訂 。 圍 繞 《 中 國 青 年 報 》 這 樣 具 備 ? 意 改 革 思 路 的 中 央 媒 體 的 爭 議 也 在 不 斷 衍 生 , 並 且 一 度 在 兩 年 前 達 到 高 潮 。 但 《 中 國 青 年 報 》 旗 下 《 青 年 參 考 》 一 篇 報 道 湖 北 武 漢 女 大 學 生 賣 淫 的 稿 件 受 到 當 地 政 府 的 強 烈 批 評 , 認 為 此 稿 「 ? 容 失 實 , 嚴 重 損 害 了 湖 北 的 形 象 」 , 並 導 致 該 文 記 者 被 開 除 , 主 編 撤 職 , 主 管 該 報 的 《 中 國 青 年 報 》 副 總 編 輯 樊 永 生 「 辭 職 」 , 《 中 國 青 年 報 》 高 層 因 此 受 到 大 調 整 , 引 發 當 年 中 國 媒 體 的 最 大 新 聞 。 前 不 久 《 中 國 青 年 報 》 七 十 多 名 編 輯 記 者 致 信 團 中 央 書 記 處 和 周 強 書 記 , 要 求 恢 復 樊 永 生 的 工 作 , 但 遭 到 拒 ? 。 這 些 編 輯 記 者 表 示 , 中 青 報 追 求 真 實 , 記 ? ? 史 的 理 想 已 經 根 植 於 記 者 和 編 輯 隊 伍 中 。

盧 躍 剛 是 四 川 人 , 但 是 從 長 相 上 來 看 高 大 威 武 , 眼 神 凌 , 下 巴 上 的 ? 子 七 豎 八 地 生 長 著 , 活 ? ? 一 副 北 方 人 的 形 象 。 盧 躍 剛 曾 經 下 過 ? , 當 過 兵 , 八 十 年 代 從 事 報 告 文 學 的 創 作 。 他 曾 經 以 厚 厚 的 一 本 《 大 國 寡 民 》 來 講 述 山 西 農 民 武 芳 被 毀 容 的 悲 慘 故 事 , 並 ? 露 地 方 惡 勢 力 。 他 這 些 年 來 的 採 訪 筆 記 已 有 數 百 萬 字 , 「 無 疑 是 中 國 現 代 社 會 的 最 好 寫 照 , 其 中 的 許 多 故 事 由 於 各 種 原 因 還 無 法 為 人 所 知 , 而 這 些 恰 恰 保 留 了 中 國 弱 勢 群 體 最 真 實 的 境 遇 」 。

盧 躍 剛 在 公 開 信 中 對 比 了 近 十 五 年 來 三 任 共 青 團 中 央 書 記 處 書 記 在 《 中 國 青 年 報 》 的 談 話 , 八 九 年 五 月 十 一 日 也 就 是 六 四 前 夕 , 《 人 民 日 報 》 「 四 二 六 社 論 」 發 表 之 後 , 胡 ? 立 曾 赴 《 中 國 青 年 報 》 就 中 國 新 聞 體 制 改 革 問 題 與 青 年 報 人 對 話 。 盧 躍 剛 回 憶 ? ? 「 那 時 的 團 中 央 領 導 如 果 想 投 機 或 者 自 保 , 可 以 找 到 一 萬 個 理 由 對 《 中 國 青 年 報 》 高 層 和 中 層 幹 部 「 落 井 下 石 」 , 而 且 ? 對 不 會 像 今 天 這 樣 反 彈 。 團 中 央 沒 那 麼 做 。 」 而 六 四 事 件 之 後 , 團 中 央 一 位 分 管 書 記 再 次 赴 《 中 國 青 年 報 》 與 青 年 報 人 對 話 。 當 時 在 媒 體 中 廣 泛 存 在 對 於 六 四 事 件 開 槍 的 抵 觸 情 緒 , 但 公 開 信 ? ? 「 那 次 講 話 後 , 奇 跡 般 地 消 除 了 青 年 報 人 對 團 中 央 的 某 些 疑 慮 和 抵 觸 情 緒 , 將 心 比 心 , 互 相 理 解 , 使 得 青 年 報 人 能 在 國 難 當 頭 又 前 途 難 卜 的 情 況 下 , 與 團 中 央 風 雨 同 舟 , 和 衷 共 濟 。 」 看 完 這 封 信 的 一 位 資 深 報 人 告 訴 記 者 , 其 實 盧 躍 剛 在 信 中 傳 遞 了 一 個 明 確 的 意 思 , 他 們 的 意 識 形 態 之 間 並 沒 有 矛 盾 , 究 其 根 本 , 是 執 政 者 究 竟 有 沒 有 政 治 操 守 和 道 コ 良 知 。

中 國 的 媒 體 改 革 和 政 治 民 主 化 進 程 究 竟 向 何 處 去 , 盧 躍 剛 的 這 封 公 開 信 再 次 提 出 了 這 樣 的 尖 ? 問 題 。 讀 過 公 開 信 的 人 士 都 認 為 , 這 封 公 開 信 措 辭 激 烈 , 但 是 直 指 問 題 的 要 害 。 盧 躍 剛 在 文 中 告 訴 人 們 , 中 國 新 聞 業 的 「 人 治 」 是 導 致 今 天 媒 體 諸 多 怪 像 的 一 大 原 因 。 而 在 這 種 局 面 下 , 中 國 的 政 治 體 制 改 革 已 是 迫 在 眉 睫 。

中 共 總 書 記 胡 錦 濤 的 「 權 為 民 所 用 、 情 為 民 所 ? 、 利 為 民 所 謀 」 , 前 任 總 書 記 江 澤 民 保 護 最 大 多 數 人 民 利 益 的 「 三 個 代 表 」 理 論 , 目 前 正 受 實 踐 的 嚴 格 檢 驗 。 中 共 官 員 有 多 少 人 堅 持 自 己 的 信 念 而 不 被 體 制 官 位 、 特 權 利 益 所 迷 惑 ? 什 麼 人 ? 盡 冠 冕 堂 皇 的 漂 亮 話 , 不 擇 手 段 , 寡 廉 鮮 恥 , 將 國 家 與 人 民 的 福 祉 ? 在 ? 下 , 老 百 姓 都 看 得 一 清 二 楚 。 至 於 團 中 央 常 務 書 記 趙 勇 在 《 中 國 青 年 報 》 ? 的 那 些 大 話 、 套 話 和 言 不 由 衷 的 話 , 那 些 全 然 不 顧 中 共 正 經 ? 由 革 命 黨 到 執 政 黨 的 ? 胎 換 骨 , 卻 重 拾 文 革 浩 劫 年 代 林 彪 「 鞏 固 、 推 翻 政 權 靠 槍 桿 子 、 筆 桿 子 」 等 法 西 斯 論 調 , 究 竟 算 不 算 中 共 媒 體 一 再 ? ? 的 「 社 會 上 還 存 在 一 些 帶 有 迷 信 、 愚 昧 、 ? 廢 、 庸 俗 等 色 彩 的 落 後 文 化 , 甚 至 還 存 在 一 些 腐 蝕 人 們 精 神 世 界 、 危 害 社 會 主 義 事 業 的 腐 朽 文 化 」 ?

在 公 開 信 中 , 盧 躍 剛 表 示 , 今 天 媒 體 與 管 理 部 門 的 衝 突 , 實 際 上 是 「 兵 痞 邏 輯 與 秀 才 邏 輯 的 衝 突 , 是 官 僚 文 化 與 報 人 文 化 的 衝 突 」 。 他 呼 ? 青 年 報 人 有 一 種 ? 史 自 覺 , 或 者 叫 「 ? 史 警 タ 」 , 政 客 不 必 為 ? 史 負 責 , 我 們 必 須 為 ? 史 負 責 , 要 防 止 政 客 為 了 保 護 既 得 利 益 , 用 「 假 大 空 」 毀 報 紙 。 「 新 聞 是 ? 史 的 草 稿 。 」 如 果 新 聞 成 了 ? 史 的 ? ? , 或 是 假 、 醜 、 惡 的 ? 兇 , 假 、 大 、 空 的 ? , 將 是 何 等 恐 怖 的 情 景 。 他 在 公 開 信 中 ? , 目 前 團 中 央 的 錯 誤 是 「 把 中 國 青 年 報 當 作 了 一 個 官 僚 機 構 的 下 屬 機 構 , 相 當 程 度 地 惡 化 ( 或 者 ? 「 毒 化 」 ) 了 中 青 報 的 ? 部 政 治 生 態 , 想 把 中 國 青 年 報 ? 成 一 張 聽 喝 聽 令 的 K 板 報 」 。

目 前 中 國 的 政 治 小 氣 候 極 不 正 常 , 時 而 艷 陽 高 照 , 時 而 六 月 飄 雪 , 時 而 春 風 楊 柳 , 時 而 乍 暖 還 寒 。 但 也 不 能 否 認 , 經 濟 的 大 氣 候 頗 為 隱 定 , 那 就 是 整 個 中 國 社 會 已 隨 市 場 經 濟 而 發 生 深 刻 變 化 , 社 會 主 義 計 劃 經 濟 的 緊 箝 咒 遭 到 市 場 經 濟 的 無 情 嘲 弄 和 ? 棄 , 而 僵 化 政 治 的 緊 箝 咒 , 也 必 將 遭 到 無 情 嘲 弄 和 ? 棄 。

盧 躍 剛 的 探 索 、 反 思 、 追 問 和 拍 案 而 起 , 不 僅 是 耀 眼 的 個 人 爆 發 力 , 其 實 也 是 社 會 力 量 、 時 代 力 量 的 反 射 , 是 無 數 普 通 中 國 人 匯 聚 起 來 的 健 康 力 量 。 他 對 媒 體 自 我 期 許 、 專 業 的 要 求 , 不 講 假 話 、 不 主 動 講 、 不 捏 造 假 話 , 尤 其 是 「 報 紙 不 是 ? ? 桶 , 不 是 永 遠 的 ? ? 站 」 的 自 我 警 タ , 更 是 閃 光 的 力 量 與 思 想 , 顯 示 中 國 知 識 分 子 無 論 在 政 治 動 盪 ? 月 , 還 是 商 潮 奔 騰 的 年 代 , 都 以 可 貴 的 負 責 行 為 , 對 自 己 的 國 家 、 民 族 、 時 代 作 出 自 己 應 有 的 承 擔 。 《 讀 書 》 雜 誌 的 老 主 編 沈 昌 文 曾 ? 中 國 的 知 識 分 子 是 「 跪 著 造 反 」 的 一 群 人 , 盧 躍 剛 卻 ? 自 己 「 不 願 意 跪 著 , 而 是 彎 著 腰 造 反 」 。

這 封 公 開 信 不 會 是 中 國 媒 體 的 最 後 一 封 公 開 信 , 因 為 盧 躍 剛 ? , 中 國 媒 體 人 「 就 是 不 願 意 在 ? 史 的 進 程 中 同 流 合 ? , 留 下 惡 劣 的 記 ? , ? 怕 我 們 可 以 在 『 工 具 』 和 『 喉 舌 』 的 ? 箭 牌 下 不 承 擔 任 何 個 人 的 責 任 。 其 實 , 這 不 僅 是 個 人 的 職 業 準 則 , 也 是 社 會 道 義 的 要 求 , 更 是 對 ? 史 後 果 的 警 タ 」 。 中 國 政 治 改 革 的 希 望 曙 光 終 於 出 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