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8月22日号 カバーストーリー(翻訳=深川耕治)

アテネから北京へ喚起させる中国のソフト権力
 中国のアテネ五輪代表団は出発前、もっと多くの金メダルを獲得できるのではないかとの思いをはせて旅行用の袋を広げるだけでなく、柔軟な権力の新観念にも思いが広がっている。それは天下の民心を掌握し、心霊的な境界さえも融和させるような新観念となるからだ。北京でも2008年の北京オリンピック戦略を改変させ、五輪用の建築物の修改正を行い、スポーツの競争力だけでなく、社会競争力も追求して多くの人々の意見を吸収融和させている。

 アテネ五輪は北京五輪の前哨戦だ。中国のアテネ五輪代表団は先週、出発用の旅行の袋の中身に夢をはせた。彼らはより多くの金メダルを獲得するだけでなく、国際社会のホットな話題になることを掌握するためにはどんなソフト権力を抱く必要があるかを考えていた。船積みする大砲のようなハードな権力と相対するソフト権力は一種の文化的感染力がある。それは天下の民心を掌握するだけでなく心霊的境界すら融和させるからだ。

 中国の国際イメージはオリンピックなどのスポーツ活動で効果を発揮するが、「プラスがマイナスになってしまう」事例になってしまった。先週、北京で行われたサッカーアジア杯決勝戦(日本対中国=3対1で日本が優勝)で中国のサッカーファンが歴史的な国の仇討ちの思いをヒートアップさせ、動乱状態を醸成させた。北京では数万人の警察力を動員し、さらに警備に強い圧力がかかり、中国サッカーは重苦しくなり、中国の北京オリンピックの是非すらも問われる重苦しさにまで変化した。

 だが、この重苦しい心理の中で08年北京五輪戦略への視野が微妙に変化し、一時的な五輪歓喜に酔いしれることなく、問題をはらむ北京五輪用の建築物の建築計画を修正する決定を下した。スポーツの競争力を追求するには社会的経済的な競争力だけでなく多くの人々の意見を取り入れる必要性があるからだ。(04年8月22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從 雅 典 到 北 京 呼 喚 中 國 軟 權 力   . 江 迅
中 國 代 表 團 前 往 雅 典 奧 運 會 , 行 ? 中 不 僅 裝 載 爭 取 更 多 金 牌 的 嚮 往 , 也 裝 載 擁 有 更 多 軟 權 力 的 新 觀 念 ? 贏 取 天 下 的 民 心 , 融 化 更 多 心 靈 的 疆 界 。 北 京 也 改 變 零 八 年 奧 運 戰 略 , 修 改 華 而 不 實 的 場 館 及 建 築 , 追 尋 體 育 競 爭 力 , 也 追 尋 社 會 競 爭 力 , 作 更 多 人 性 化 的 考 慮 。

雅 典 奧 運 是 北 京 奧 運 的 前 哨 戰 。 當 中 國 代 表 團 週 前 前 往 雅 典 的 時 候 , 他 們 的 行 ? 中 裝 載 著 新 的 夢 想 。 他 們 不 僅 要 爭 取 更 多 的 金 牌 , 還 要 掌 握 當 前 國 際 社 會 中 最 熱 門 的 觀 念 ? 怎 樣 擁 有 更 多 的 軟 權 力 。

相 對 於 船 堅 砲 利 的 硬 權 力 , 軟 權 力 是 指 一 種 文 化 的 感 染 力 量 。 它 可 以 贏 得 天 下 民 心 , 融 化 更 多 的 心 靈 疆 界 。

中 國 的 國 際 形 象 , 在 奧 運 會 等 體 育 活 動 中 是 否 有 更 多 加 分 效 果 , 還 是 「 欲 加 還 減 」 ? 週 前 在 北 京 舉 行 亞 洲 盃 足 球 決 賽 , 由 於 中 國 球 迷 將 一 場 球 賽 上 升 為 ? 史 的 家 仇 國 恨 , 險 些 釀 成 暴 亂 ? 北 京 動 用 幾 萬 警 力 , 硬 生 生 壓 下 去 ( 見 本 期 第 十 二 頁 專 文 ) , 中 國 的 足 球 太 ? 重 , 中 國 的 奧 運 是 否 也 變 得 更 ? 重 ?

但 在 ? 重 的 心 理 負 擔 中 , 中 國 對 ?G 零 零 八 年 奧 運 戰 略 視 野 已 經 出 現 微 妙 改 變 , 不 再 好 大 喜 功 , 決 定 將 一 些 華 而 不 實 的 場 館 及 建 築 計 劃 修 改 。 在 追 尋 體 育 競 爭 力 之 際 , 也 要 追 尋 社 會 和 經 濟 的 競 爭 力 , 有 更 多 人 性 化 的 考 慮 。

八 月 十 三 日 雅 典 奧 運 會 戰 幕 全 面 拉 開 , 直 至 二 十 九 日 降 下 。 中 國 運 動 員 共 獲 得 二 十 八 個 大 項 目 中 的 二 十 六 個 大 項 目 、 三 百 零 一 個 小 項 目 中 的 二 百 零 三 個 小 項 目 的 參 賽 資 格 。 中 國 體 育 代 表 團 派 出 六 百 三 十 三 人 前 往 雅 典 , 四 百 零 七 名 健 兒 角 逐 賽 場 。 代 表 團 的 目 標 是 ? 確 保 金 牌 排 名 第 二 集 團 前 列 , 即 獎 牌 數 身 居 美 國 和 俄 羅 斯 之 後 的 第 三 位 , 並 鍛 煉 隊 伍 , 為 二 零 零 八 年 北 京 奧 運 會 打 下 基 礎 。 中 國 代 表 團 官 員 降 低 了 重 ? 悉 尼 金 牌 夢 的 調 子 , 一 再 強 調 雅 典 奧 運 的 重 要 目 標 是 為 二 零 零 八 年 北 京 奧 運 練 兵 和 獲 取 經 驗 。

只 能 成 功 不 能 失 敗

不 過 , 中 國 著 名 奧 運 事 務 專 家 魏 紀 中 在 接 受 亞 洲 週 刊 採 訪 時 , 對 這 一 ? 不 表 認 同 。 他 認 為 , 這 一 次 中 國 奧 運 代 表 團 是 背 水 一 戰 , 只 能 成 功 而 不 能 失 敗 , 退 路 和 留 給 自 己 的 空 間 已 經 沒 有 了 。

他 ? , 第 一 , 中 國 改 革 開 放 這 麼 多 年 來 , 運 動 員 的 訓 練 依 然 保 持 了 計 劃 經 濟 下 的 那 種 體 制 , 用 好 話 ? , 是 舉 國 體 制 , 國 家 化 , 運 動 員 由 國 家 養 , 國 家 投 入 , 目 的 就 是 到 奧 運 會 拿 金 牌 , 為 什 麼 全 國 老 百 姓 都 那 麼 關 心 , 都 要 求 ? 拿 好 成 績 , 老 百 姓 覺 得 我 們 是 養 了 ? 們 這 些 運 動 員 的 。

他 ? ? 「 香 港 就 不 一 樣 , 政 府 沒 有 給 霍 震 霆 多 少 錢 , 他 壓 力 就 不 大 。 體 制 上 的 原 因 , ? 只 能 進 而 不 能 退 , 一 九 八 四 年 , 中 國 重 新 參 加 奧 運 , 拿 了 十 五 塊 金 牌 , 一 九 八 八 年 奧 運 只 拿 了 五 塊 , 兵 敗 漢 城 , 當 時 舉 國 譴 責 , 體 委 主 任 下 台 , 百 姓 天 天 在 罵 , 這 個 教 訓 要 記 取 。 一 九 九 二 年 , 好 了 ? 一 九 九 六 年 , 好 了 ? 二 零 零 零 年 , 也 好 了 。 成 績 好 是 當 然 的 , 成 績 不 好 的 話 , ? 就 覺 得 對 不 起 誰 了 。 悉 尼 奧 運 上 , 中 國 取 得 的 成 績 太 好 了 , 二 十 八 枚 金 牌 , 誰 也 沒 有 預 計 到 , 做 夢 也 沒 想 到 , 當 時 全 民 振 奮 。 現 在 變 成 壓 力 了 。 老 百 姓 不 知 道 , ? 該 拿 多 少 獎 牌 , 只 是 多 多 益 善 。 現 在 國 力 也 強 多 了 , 人 們 的 期 望 ? 提 高 了 。 」

動 用 奧 運 資 金 的 心 病

近 期 , 國 家 體 育 總 局 確 實 面 臨 風 聲 鶴 唳 。 國 家 審 計 署 向 全 國 人 大 提 交 二 零 零 三 年 度 審 計 工 作 報 告 中 , 披 露 了 國 家 體 育 總 局 動 用 中 國 奧 委 會 資 金 , 建 設 職 工 住 宅 等 問 題 。 監 察 部 已 於 今 年 五 月 會 同 審 計 署 組 成 聯 合 調 ? 組 調 ? 。 儘 管 國 家 體 育 總 局 作 了 一 番 解 釋 , 但 老 百 姓 還 等 著 看 , 這 事 還 沒 完 沒 了 。 魏 紀 中 認 為 , 如 果 這 次 奧 運 成 績 不 好 , 就 自 然 會 把 這 兩 件 事 聯 ? 起 來 , 國 家 體 育 總 局 就 會 更 麻 煩 。 中 國 人 是 最 善 於 將 不 相 關 的 事 串 在 一 起 。 如 果 取 得 好 成 績 , 這 些 問 題 就 淡 化 了 , 因 為 政 府 高 興 了 , 百 姓 高 興 了 。 因 此 雅 典 奧 運 只 能 ? 好 , 不 能 失 敗 , 失 敗 的 話 , 一 九 八 八 年 的 事 就 會 重 演 。

建 築 界 院 士 上 書

北 京 已 下 令 媒 體 , 不 再 提 「 北 京 要 ? 最 好 的 奧 運 」 口 號 , 而 是 「 節 約 ? 奧 運 」 。 前 不 久 , 近 十 名 建 築 界 院 士 就 部 分 奧 運 工 程 「 崇 洋 奢 華 」 傾 向 , 上 書 國 務 院 總 理 ? 家 寶 ? 一 些 院 士 也 在 有 關 會 議 上 發 表 看 法 , ? ? 奧 運 工 程 中 的 不 良 風 氣 。 北 京 奧 運 主 場 館 北 京 國 家 體 育 場 ( 被 北 京 人 稱 為 「 鳥 ? 」 ) 終 於 停 工 。

八 月 六 日 , 中 國 建 築 設 計 研 究 院 總 工 程 師 、 「 鳥 ? 」 設 計 者 之 一 ? 學 敏 承 認 , 暫 時 停 工 是 由 於 造 價 太 高 , 現 在 已 對 設 計 方 案 作 「 修 改 和 優 化 」 , 「 主 要 是 出 於 工 程 預 算 的 考 慮 」 , 根 據 中 央 「 節 儉 ? 奧 運 」 的 要 求 , 「 鳥 ? 」 的 預 算 要 控 制 在 三 十 一 億 元 人 民 幣 以 ? 。 ? ? , 「 鳥 ? 」 開 工 至 今 , 只 限 於 打 ? 等 基 礎 建 設 , 沒 有 ? 及 工 程 主 體 部 分 。 獲 報 批 的 去 掉 開 ? 式 屋 頂 的 調 整 方 案 , 能 保 證 項 目 的 安 全 、 實 用 和 工 期 , 不 會 影 響 北 京 奧 運 如 期 舉 行 。

「 鳥 ? 」 事 件 , 對 北 京 建 築 界 高 燒 不 退 的 奧 運 工 程 「 崇 洋 奢 華 」 熱 來 ? , 無 疑 是 一 貼 清 醒 劑 , 據 悉 , 其 他 奧 運 場 館 也 將 調 整 建 設 計 劃 。 國 家 體 育 場 是 北 京 二 零 零 八 年 第 二 十 九 屆 奧 林 匹 克 運 動 會 主 會 場 , 田 徑 和 足 球 賽 在 這 裡 舉 行 。 該 項 目 由 瑞 士 赫 爾 佐 格 和 コ 梅 隆 、 英 國 Arup 與 中 國 建 築 設 計 研 究 院 聯 合 設 計 。

修 改 「 鳥 ? 」 的 反 思

「 鳥 ? 」 事 件 的 餘 波 沒 有 止 息 。 人 們 , 特 別 是 網 民 紛 紛 提 出 質 詢 ? 第 一 , 奧 運 工 程 存 在 如 此 多 的 問 題 , 為 什 麼 相 關 職 能 部 門 卻 沒 有 意 識 到 ? ? 與 「 局 外 」 的 院 士 相 比 , 他 們 本 來 更 應 該 具 有 質 疑 精 神 , 更 善 於 精 打 細 算 ? 第 二 , 為 什 麼 工 程 的 設 計 者 會 片 面 追 求 視 覺 效 果 而 不 計 成 本 , 這 本 是 建 築 設 計 的 大 忌 , 如 此 設 計 能 通 過 審 定 , 有 關 部 門 難 辭 其 咎 ? 第 三 , 為 什 麼 院 士 的 報 告 要 直 接 呈 送 總 理 , 而 不 是 按 正 常 程 序 向 職 能 部 門 反 映 , 莫 非 是 找 職 能 部 門 不 能 解 決 問 題 ? 「 奢 華 奧 運 」 暴 露 出 的 問 題 主 要 是 制 度 上 面 的 。

據 中 共 中 央 宣 傳 部 一 位 官 員 透 露 , 要 舉 ? 一 個 成 功 的 奧 運 , 很 重 要 的 一 點 是 如 何 保 證 那 時 有 一 個 好 的 國 ? 和 國 外 的 環 境 。 中 南 海 已 將 這 一 課 題 交 多 位 智 ? 學 者 研 究 。 目 前 , 主 管 部 門 對 媒 體 輿 論 和 出 版 領 域 的 控 制 十 分 嚴 。

這 位 官 員 承 認 , 舉 ? 奧 運 時 , 政 治 上 要 表 現 出 開 放 的 態 勢 , 國 ? 的 環 境 要 很 ェ 鬆 , 要 做 到 適 度 不 容 易 。 不 要 讓 國 ? 一 些 社 會 矛 盾 激 化 , 矛 盾 一 激 化 , 一 些 人 就 會 利 用 奧 運 會 做 些 不 利 穩 定 、 不 利 奧 運 氛 圍 的 事 。 這 次 雅 典 人 常 常 鬧 罷 工 , 利 用 舉 ? 奧 運 的 機 會 要 求 加 工 資 , 政 府 擔 心 什 麼 , 他 們 就 針 對 著 幹 什 麼 。 這 給 中 南 海 高 層 帶 來 警 覺 和 ? 示 。

北 京 國 家 體 育 總 局 的 一 位 官 員 ? , 不 希 望 政 治 因 素 滲 入 體 育 , 大 ? 的 體 育 精 神 應 當 回 歸 。 體 育 就 是 體 育 , 任 何 誇 大 體 育 運 動 的 作 用 , 在 體 育 思 維 日 漸 成 熟 的 今 天 , 已 不 合 時 宜 。 體 育 歸 根 到 底 不 過 是 強 身 健 體 的 手 段 而 已 , 只 不 過 崇 高 的 奧 運 精 神 才 賦 予 它 特 別 的 涵 義 。 運 動 員 代 表 一 個 國 家 參 與 奧 運 會 , 和 一 個 普 通 人 參 加 健 身 活 動 挑 戰 自 我 , 在 本 質 上 沒 有 什 麼 兩 樣 。

他 又 ? , 一 個 國 家 在 奧 運 會 上 取 得 多 少 金 牌 , 和 該 國 的 體 育 運 動 的 普 及 程 度 未 必 成 正 比 , 只 有 全 民 族 體 格 的 健 全 , 思 想 的 健 全 , 才 會 真 正 帶 動 整 個 國 家 的 全 面 振 興 和 發 展 。 奧 運 精 神 的 光 輝 之 處 , 就 在 於 ? 所 倡 導 的 是 一 種 平 等 參 與 和 突 破 極 限 的 理 念 。

告 別 金 牌 至 上 主 義

八 月 八 日 夜 , 北 京 工 人 體 育 館 舉 ? 「 劍 指 雅 典 ? ? 為 中 國 奧 運 健 兒 壯 行 」 大 型 「 派 對 」 , 整 個 體 育 場 是 激 情 海 洋 。 活 動 由 百 位 明 星 、 百 家 飯 店 、 百 位 企 業 家 、 百 位 大 學 生 、 百 位 市 民 代 表 、 以 及 百 名 記 者 組 成 ? 大 的 豪 華 陣 容 。 本 應 在 前 一 天 飛 往 煙 台 的 大 陸 影 視 明 星 朱 時 茂 為 了 參 加 這 一 壯 行 活 動 , 特 地 退 了 機 票 , 還 帶 來 剛 從 美 國 回 來 度 假 的 十 三 ? 兒 子 。 朱 對 亞 洲 週 刊 ? ? 「 能 拿 多 少 獎 牌 其 實 不 重 要 , 奧 運 健 兒 努 力 了 , 就 是 好 樣 的 。 這 樣 的 壯 行 活 動 拉 近 了 奧 運 健 兒 與 老 百 姓 的 距 離 , 激 發 了 人 們 的 ? 奧 熱 情 。 」

奧 運 是 中 國 人 的 一 個 難 以 磨 滅 的 情 結 。 中 國 人 主 要 是 從 電 視 獲 得 奧 運 賽 場 的 戰 況 。 亞 洲 週 刊 從 中 央 電 視 台 獲 悉 , 中 共 中 央 宣 傳 部 要 求 中 央 電 視 台 在 雅 典 奧 運 期 間 , 擴 大 奧 運 節 目 的 播 出 時 間 。

據 悉 , 電 視 觀 ? 這 一 次 可 收 看 到 時 長 一 千 四 百 小 時 的 雅 典 奧 運 節 目 , 是 二 零 零 零 年 悉 尼 奧 運 的 兩 倍 。 中 央 電 視 台 體 育 中 心 新 聞 部 副 主 任 方 鋼 介 紹 ? , 中 央 電 視 台 一 套 、 二 套 播 出 專 題 節 目 和 現 場 直 播 , 中 央 電 視 台 五 套 全 天 二 十 四 小 時 播 出 雅 典 奧 運 節 目 。

此 外 , 中 央 電 視 台 兩 個 付 費 頻 道 《 風 雲 奧 運 1 》 和 《 風 雲 奧 運 2 》 也 是 二 十 四 小 時 播 出 。 央 視 奧 運 報 道 組 開 往 前 方 雅 典 的 成 員 有 一 百 六 十 人 , 後 方 報 道 組 有 三 百 多 人 , 與 悉 尼 奧 運 相 比 , 報 道 組 加 了 三 分 之 一 。

北 京 淹 水 的 隱 憂

八 月 九 日 , 北 京 下 了 一 場 一 小 時 大 雨 , 瞬 間 淹 沒 街 道 , 京 西 石 景 山 地 區 嚴 重 水 患 , 通 往 石 景 山 各 主 要 路 口 的 交 通 ? ? 。 據 稱 北 京 市 ? 有 十 二 處 嚴 重 積 水 , 最 深 的 水 竟 達 兩 米 。 亞 洲 週 刊 記 者 目 睹 橋 下 積 水 , 平 房 進 水 , 數 百 人 家 被 泡 , 停 泊 在 路 邊 的 小 轎 車 被 積 水 淹 沒 車 頂 。 當 局 承 認 , 造 成 積 水 的 主 要 原 因 是 下 水 系 統 不 暢 。 北 京 城 的 老 毛 病 再 次 凸 現 。

今 年 七 月 十 日 , 一 場 突 如 其 來 的 暴 雨 , 曾 令 「 缺 水 」 的 北 京 城 到 處 積 水 , 交 通 ? ? , 古 老 都 城 頓 成 水 ? 澤 國 。 一 場 暴 雨 令 北 京 漏 洞 百 出 , 有 北 京 人 調 侃 ? ? 「 一 場 雨 , 見 識 多 。 堵 車 , 漏 雨 , 斷 電 , 又 灌 水 。 」 話 雖 尖 刻 , 卻 是 事 實 。 北 京 在 遭 遇 突 發 事 件 時 , 因 防 線 脆 弱 而 致 功 能 缺 失 可 見 一 斑 。 北 京 市 政 府 專 家 顧 問 團 顧 問 、 中 國 災 害 防 禦 協 會 副 秘 書 長 金 磊 痛 心 ? ? 「 全 世 界 都 看 了 北 京 的 笑 話 。 」

總 理 ? 家 寶 事 後 要 求 北 京 市 政 府 反 思 城 市 建 設 問 題 。 沒 過 一 週 , 一 場 未 算 暴 雨 的 中 型 降 雨 , 再 令 北 京 城 四 處 積 水 , 交 通 混 亂 , 十 多 條 巴 士 路 線 改 道 繞 行 。 北 京 人 質 疑 , 什 麼 時 候 北 京 的 雨 才 不 會 堵 塞 交 通 ? 這 樣 的 都 市 還 能 舉 ? 奧 運 ? 如 此 相 似 的 情 景 曾 出 現 在 二 零 零 一 年 冬 天 , 一 場 雪 令 全 城 交 通 ? ? 。 北 京 城 市 自 身 功 能 顯 出 了 種 種 老 態 、 疲 態 、 病 態 。 如 此 脆 弱 的 城 市 , 如 何 能 舉 ? 奧 運 ? 交 通 、 通 訊 、 供 電 、 供 水 、 供 氣 等 工 程 被 稱 為 「 城 市 生 命 線 系 統 」 , 任 何 環 節 滯 後 或 失 靈 , 都 會 導 致 整 個 城 市 ? ? 。

北 京 地 下 主 幹 線 有 上 水 、 下 水 、 煤 氣 、 天 然 氣 、 電 力 、 熱 力 、 電 訊 七 大 類 十 多 種 管 網 , 日 久 失 修 及 信 息 不 靈 。 中 國 城 市 規 劃 協 會 副 會 長 鄒 時 萌 ? , 一 些 地 方 領 導 醉 心 於 人 人 看 得 見 的 「 形 象 工 程 」 , 輕 視 真 正 能 提 高 城 市 功 能 的 建 設 項 目 , 因 為 這 類 項 目 一 般 都 在 地 下 , 投 入 大 , 運 營 費 用 高 , 一 般 人 看 不 見 。

千 八 億 元 改 善 交 通

據 悉 , 北 京 在 二 零 零 八 年 之 前 , 為 改 善 交 通 現 ? , 擬 投 入 一 千 八 百 億 元 人 民 幣 。 不 過 , 北 京 奧 組 委 的 一 位 官 員 對 北 京 交 通 問 題 並 不 擔 心 ? 「 現 在 發 生 大 雪 大 雨 大 水 令 城 市 交 通 ? ? 。 這 是 好 事 , 現 在 不 要 怕 出 事 , 早 發 生 這 樣 的 事 比 ? 發 生 要 好 。 出 了 事 , 引 起 政 府 重 視 , 連 國 務 院 也 關 注 了 。 到 了 北 京 奧 運 , 這 些 問 題 能 ? 解 決 , 因 為 政 府 重 視 了 。 」

這 位 官 員 認 為 , 奧 運 會 期 間 的 交 通 問 題 不 難 解 決 。 到 時 候 , 政 府 可 以 規 定 私 家 車 、 貨 運 車 不 准 上 街 , 交 通 就 沒 多 大 問 題 。 中 國 人 有 一 個 特 點 , 叫 「 把 方 便 讓 給 別 人 , 把 困 難 留 給 自 己 」 。 政 府 可 以 動 員 , 為 了 讓 客 人 方 便 , 北 京 人 就 忍 受 一 下 。 北 京 人 也 習 慣 了 。 當 然 交 通 問 題 也 還 是 在 改 善 。 問 題 是 ? 解 決 了 他 們 的 交 通 問 題 , 會 給 市 民 帶 來 多 大 的 不 便 。

雅 典 奧 運 的 做 法 是 先 ? 公 用 設 施 , 再 ? 體 育 專 用 設 施 , 先 把 機 場 地 鐵 建 設 、 環 境 衛 生 ? 完 了 , 體 育 場 館 放 在 最 後 , 因 為 市 民 對 建 場 館 不 太 關 心 , 只 是 體 育 界 的 人 關 注 。

北 京 的 做 法 正 好 相 反 , 當 然 , 目 前 一 些 公 共 設 施 也 已 經 ? 動 了 。 先 ? 動 什 麼 , 後 ? 動 什 麼 , 牽 ? 到 一 個 根 本 問 題 , ? 及 整 個 整 個 城 市 為 奧 運 服 務 , 還 是 奧 運 是 對 城 市 發 展 的 一 個 促 進 , 前 者 以 奧 運 組 委 會 為 中 心 , 後 者 是 城 市 ? 了 算 。

現 在 北 京 提 出 「 節 約 ? 奧 運 」 , 逐 漸 由 前 者 轉 為 後 者 。 一 開 始 , 奧 運 組 委 會 提 出 在 ? 兒 蓋 體 育 場 館 , 當 然 要 經 過 主 管 城 市 的 同 意 了 , 現 在 主 管 城 市 的 會 問 , 是 不 是 不 需 花 那 麼 多 錢 , 是 否 可 以 蓋 在 大 學 校 園 , 不 ? 及 居 民 拆 遷 , 奧 運 以 後 大 學 也 可 以 使 用 這 些 場 館 。 就 這 樣 , 主 導 思 維 變 化 了 。

華 僑 向 北 京 奧 運 捐 款

今 年 七 月 十 三 日 , 正 ? 北 京 成 功 申 ? 奧 運 會 三 週 年 , 北 京 市 政 府 舉 行 了 向 北 京 奧 運 場 館 建 設 業 主 單 位 國 家 游 泳 中 心 , 撥 付 來 自 港 澳 台 與 海 外 華 僑 華 人 捐 贈 資 金 的 儀 式 , 捐 款 總 額 為 一 億 三 千 萬 元 人 民 幣 , 來 自 三 十 二 個 國 家 和 地 區 一 千 四 百 人 。

中 國 香 港 體 育 協 會 ? 奧 林 匹 克 委 員 會 會 長 霍 震 霆 , 在 率 香 港 軍 團 出 征 前 夕 對 亞 洲 週 刊 ? ? 「 令 世 界 注 目 的 無 非 是 戰 爭 和 體 育 運 動 這 兩 件 事 了 , 足 球 運 動 就 是 」 。 體 育 往 往 帶 著 一 種 情 緒 的 , 常 常 帶 有 民 族 熱 潮 、 愛 國 情 懷 , 歐 洲 足 球 盃 最 頭 疼 的 或 許 是 球 迷 了 。

霍 震 霆 ? ? 「 按 照 國 家 的 體 育 水 平 、 經 濟 實 力 、 國 際 關 係 , 有 十 多 億 人 作 後 盾 , 北 京 舉 ? 奧 運 是 一 個 提 供 給 世 界 的 舞 台 , 這 是 千 載 難 逢 的 機 會 , 不 只 是 要 在 體 育 方 面 做 得 最 好 , 要 讓 這 五 千 年 古 都 、 現 代 化 城 市 展 現 在 世 人 面 前 , 就 有 許 多 事 要 做 , 加 強 市 民 素 質 , 老 城 改 建 , 交 通 問 題 , 都 是 很 大 的 工 程 。 」

奧 運 盛 會 重 返 它 的 發 源 地 希 臘 雅 典 。 雅 典 奧 運 一 結 束 , 奧 運 五 環 旗 幟 將 抵 達 北 京 。 人 們 看 著 雅 典 , 想 著 北 京 。 對 於 體 育 運 動 的 理 解 , 越 來 越 多 的 人 從 認 為 鹿 死 誰 手 、 一 決 雌 雄 , 變 成 真 正 理 解 「 重 在 參 與 」 的 深 刻 涵 義 。 正 在 和 平 崛 起 的 中 國 , 以 怎 樣 的 風 采 展 現 在 世 界 體 育 舞 台 ?

對 二 零 零 八 年 北 京 奧 運 會 而 言 , 中 國 人 需 要 的 是 體 育 精 神 的 回 歸 , 讓 體 育 少 些 政 治 和 商 業 功 利 色 彩 , 讓 依 附 在 奧 運 精 神 外 衣 上 的 奧 運 政 治 和 奧 運 商 務 閃 現 的 光 芒 不 再 刺 眼 , 代 之 而 起 的 是 更 多 「 軟 權 力 」 的 能 量 , 是 更 多 人 性 的 回 歸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