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9月12日号 カバーストーリー(翻訳=深川耕治)

中台のスポーツ健児らオリンピックで金メダルラッシュ
 中華台北の代表選手(テコンドー選手)がアテネ五輪で初めて金メダルを奪取し、中華民国史上の課題だった「金メダルゼロの突破」を見事に果たし、中国大陸では劉翔選手が百十メートルハードルで金メダルと取って中国史上初の男子陸上の悲願の金メダル獲得となり、金メダル総数は三十二個の史上最多だった。中華健児たちは「東アジアの弱者」の歴史的な汚名を払しょくし、ドーピング疑惑のモラル汚名をも払しょくした。2008年の北京五輪では中華健児らが多くの政治的障害を乗り越えて両岸三地(中国本土、香港、台湾)の自由融合の終着点になろうとしている。

 歴史的な長い夜の拍手歓声、うれし涙がキラキラ光る国旗掲揚の一時は中華民族の民族的な感情を引き出し、2004年のアテネ五輪では「金メダルゼロの突破」が全く新しい味わいを醸し出し、中国人は自身を昇華させた。中華台北のテコンドー選手である陳詩欣選手と朱木炎選手が台湾史上初の金メダル二個を奪取したことや中華人民共和国が84年参加以来最多となる金メダル三十二個を奪取したこと、劉翔選手が男子百十メートルハードルで金メダルを取り、孫甜甜選手と李●(女ヘンに亭)選手が女子テニスダブルスで金メダルを取り、王旭選手がレスリングで金、孟関良選手と楊文軍選手が男子五百メートルレガッタで金、これらは欧米選手しか金メダルを獲得できなかった領域であり、それを中国選手が見事に射止めた。香港の卓球代表、李静選手と高礼沢選手は1997年7月の香港返還以降、初めて銀メダルを獲得。輝かしいスポーツ成績は全世界の華人に誇りと喜びを与えてくれた。

 両岸三地のスポーツ選手らはアテネ五輪で容易ならざる突破を果たした。アジアを見渡してみると、日本、韓国に両国が五輪であか抜けした演技力を見せたが、メダルの数では(中国に)遠く及ばず、さらにはアジア最大の人口を誇るインドの成績は言うに及ばず、むしろ人口わずか七百万人の香港の成績が良かった。アテネ五輪に出場した両岸三地の若いスポーツ選手らは汗を流して実力を発揮して世界にスポーツ界で見事な活躍を見せ、「東アジアの弱者」と揶揄(やゆ)される影を完全払しょくした。同時に、両岸三地の選手らはアテネ五輪のもう一つの課題だったドーピング問題に一人も引っかからず、高い道徳性を保持したことは中華民族のメダル一つ一つが清廉潔白であることを証明している。(亜洲週刊9月12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兩 岸 健 兒 奧 運 金 牌 突 破   . 江 迅 、 童 清 峰 、 慕 容 飛
中 華 台 北 首 次 奪 金 , 成 為 中 華 民 國 「 零 的 突 破 」 , 中 國 大 陸 首 次 摘 取 三 十 二 金 牌 , 劉 翔 贏 得 百 十 米 跨 欄 冠 軍 , 奪 得 中 國 ? 史 上 首 面 男 子 田 徑 金 牌 。 中 華 健 兒 衝 出 「 東 亞 病 夫 」 的 ? 史 陰 影 , 也 衝 出 禁 藥 疑 雲 的 道 コ 陰 影 。 二 零 零 八 年 北 京 奧 運 , 中 華 兒 女 要 跨 越 更 多 的 政 治 障 礙 , 衝 向 兩 岸 三 地 自 由 融 合 的 終 點 。

一 陣 陣 衝 破 ? 史 長 夜 的 激 越 掌 聲 , 一 個 個 ? 光 瑩 瑩 的 升 旗 時 刻 , 在 中 華 民 族 的 感 情 味 蕾 上 , 二 零 零 四 年 雅 典 奧 運 「 零 的 突 破 」 是 一 種 全 新 的 滋 味 , 炎 ? 子 孫 昇 華 了 自 己 。 中 華 台 北 的 ? 拳 道 選 手 陳 詩 欣 、 朱 木 炎 ? 史 上 首 次 贏 得 兩 塊 金 牌 , 中 華 人 民 共 和 國 贏 得 三 十 二 塊 金 牌 , 為 八 四 年 參 加 奧 運 以 來 數 量 之 最 , 尤 其 可 賀 的 是 , 劉 翔 奪 得 男 子 一 百 一 十 米 跨 欄 金 牌 、 孫 甜 甜 和 李 ? 摘 取 網 球 女 子 雙 打 金 牌 , 王 旭 贏 得 ? ? 金 牌 , 孟 關 良 和 楊 文 軍 獲 得 男 子 五 百 米 ? 艇 金 牌 , 首 次 代 表 中 國 隊 長 驅 直 入 這 些 一 向 由 歐 美 選 手 所 據 守 的 冠 軍 領 地 。 香 港 ? ? 選 手 李 靜 、 高 禮 澤 也 在 九 七 回 歸 後 首 次 獲 得 銀 牌 。 面 對 亮 麗 的 體 育 成 績 , 全 球 華 人 展 現 了 難 以 掩 飾 的 自 豪 感 和 喜 ス 。

兩 岸 三 地 體 育 健 兒 雅 典 奧 運 上 的 突 破 來 之 不 易 。 環 顧 亞 洲 , 大 和 、 大 韓 兩 族 在 賽 事 中 雖 也 有 不 俗 表 現 , 但 獎 牌 數 遠 遠 落 在 後 面 ? 更 不 要 ? ? 一 個 亞 洲 人 口 大 國 印 度 的 成 績 , 和 有 七 百 萬 人 口 的 香 港 一 樣 了 。 出 征 雅 典 奧 運 的 兩 岸 三 地 年 輕 一 代 運 動 員 , 憑 藉 汗 水 、 毅 力 和 實 力 , 揚 威 世 界 體 壇 , 掃 盡 「 東 亞 病 夫 」 的 ? 史 陰 影 。 同 時 , 他 們 還 在 ? 一 個 賽 場 ? ? 操 守 的 賽 場 上 , 攻 上 了 道 コ 的 制 高 點 , 令 全 球 觀 ? 為 之 肅 然 起 敬 ? 在 全 程 賽 事 中 , 沒 有 一 人 ? 及 禁 藥 醜 聞 , 保 證 了 中 華 民 族 ? 一 塊 獎 牌 的 潔 ? 無 瑕 。

兩 岸 三 地 的 奧 運 成 績 來 自 走 出 國 門 、 迎 接 國 際 競 爭 的 開 放 精 神 , 來 自 人 才 的 自 由 流 動 , 中 華 體 育 健 兒 的 爆 發 力 才 如 此 耀 眼 、 強 烈 。 可 以 相 信 , 在 零 八 年 的 北 京 奧 運 上 , 將 會 有 更 多 兩 岸 三 地 的 劉 翔 、 陳 詩 欣 、 朱 木 炎 們 跨 越 更 多 的 政 治 障 礙 , 更 快 、 更 準 、 更 美 地 衝 向 兩 岸 三 地 自 由 融 合 的 終 點 , 這 是 全 球 華 人 屏 息 ? 望 的 勝 利 , 也 將 贏 得 所 有 炎 ? 子 孫 喜 極 而 泣 的 歡 呼 。

中 華 民 國 的 金 牌 ?

中 華 民 國 自 一 九 三 六 年 柏 林 奧 運 首 度 參 賽 , 先 後 十 四 度 叩 關 , 五 度 與 金 牌 擦 身 而 過 , 從 一 九 六 零 年 羅 馬 奧 運 「 鐵 人 」 楊 傳 廣 的 十 項 運 動 、 一 九 九 二 年 巴 塞 隆 納 奧 運 的 中 華 棒 球 隊 、 一 九 九 六 年 亞 特 蘭 大 奧 運 陳 靜 的 ? ? 球 女 子 單 打 、 二 零 零 零 年 悉 尼 奧 運 黎 鋒 英 的 女 子 舉 重 , 到 雅 典 奧 運 日 前 的 中 華 男 子 射 箭 團 體 賽 等 , 跟 金 牌 看 似 近 在 咫 尺 , 卻 又 遙 不 可 及 , 讓 人 倍 感 挫 折 。

台 灣 ? 望 的 奧 運 摘 金 夢 , 終 於 靠 著 ? 拳 道 選 手 的 奮 戰 一 償 夙 願 。 八 月 二 十 七 日 奧 運 會 場 , 中 華 民 國 國 旗 歌 連 續 奏 起 兩 次 , 在 「 山 川 壯 麗 、 物 ? 豐 隆 」 的 旗 歌 曲 調 中 , 胸 前 掛 著 象 ? 榮 耀 之 金 牌 的 陳 詩 欣 、 朱 木 炎 , 看 著 中 華 台 北 奧 運 會 旗 首 度 在 奧 運 賽 場 升 起 , 聽 到 國 旗 歌 首 次 在 奧 運 會 高 奏 , 心 情 激 動 , 不 禁 落 ? , 感 情 升 到 極 致 。 而 在 中 國 大 陸 的 網 站 上 , 不 少 網 民 也 為 海 峽 對 岸 的 體 育 成 績 而 歡 呼 。

在 北 京 時 間 八 月 二 十 八 日 凌 晨 的 奧 運 主 賽 場 田 徑 賽 場 上 , 橘 紅 色 的 ? 道 上 , 一 個 ? 皮 膚 的 追 風 年 輕 人 , 以 荷 馬 史 詩 般 流 暢 的 節 奏 , 飛 翔 騰 躍 在 ? 道 與 欄 架 之 間 , 將 所 有 的 對 手 ? 在 身 後 。 這 位 年 輕 人 就 是 中 國 大 陸 選 手 劉 翔 , 他 以 令 世 人 震 驚 的 「 中 國 速 度 」 , 摧 毀 了 歐 美 人 一 直 稱 霸 的 奧 運 男 子 一 百 一 十 米 欄 的 「 K 色 堡 壘 」 , 用 十 二 秒 九 一 平 世 界 記 ? 的 成 績 , 書 寫 了 一 個 奧 運 史 上 的 中 國 傳 奇 。 這 是 中 國 田 徑 項 目 上 的 一 座 里 程 碑 ? 是 ? 皮 膚 的 亞 洲 人 在 奧 運 大 賽 上 取 得 的 最 ? 得 慶 賀 的 勝 利 。

? 不 住 的 中 國 ? 伐

計 時 牌 上 的 「 CHINA , LIUXIANG , 十 二 秒 九 一 」 的 幾 個 閃 光 大 字 , 向 世 界 顯 示 著 中 國 人 阻 ? 不 住 的 矯 健 身 影 和 ? 伐 。 一 個 世 紀 以 來 , 中 國 人 還 從 來 沒 有 在 最 基 礎 的 田 徑 項 目 上 如 此 揚 眉 吐 氣 過 。 中 國 奧 運 軍 團 團 長 袁 偉 民 , 稱 讚 劉 翔 的 金 牌 「 是 中 國 代 表 團 分 量 最 重 的 一 枚 金 牌 」 。

在 登 上 領 獎 台 的 那 一 瞬 間 , 劉 翔 做 了 一 個 很 酷 的 動 作 ? 一 ? ? 上 領 獎 台 , 雙 ? 叉 開 , 雙 手 將 五 星 紅 旗 高 高 舉 在 頭 頂 , 讓 其 飄 揚 。 許 多 上 海 女 孩 從 電 視 上 目 睹 此 景 , 表 達 的 是 相 同 的 意 思 ? 劉 翔 頂 天 立 地 的 樣 子 , 簡 直 帥 極 了 。

? 到 自 己 ? 上 領 獎 台 , 劉 翔 ? ? 「 奪 冠 之 前 , 我 甚 至 都 不 知 道 奧 林 匹 克 主 體 育 場 裡 , 觀 ? 究 竟 多 到 什 麼 程 度 。 直 到 領 獎 那 一 刻 , 我 才 發 現 , 哇 , 這 麼 多 人 在 看 我 ? 。 」 更 讓 他 感 覺 有 些 受 寵 若 驚 的 是 , 為 他 頒 獎 的 中 國 奧 運 主 席 何 振 梁 哭 了 , 劉 翔 ? ? 「 他 當 時 是 含 著 ? 給 我 頒 獎 的 。 他 還 對 我 ? , 謝 謝 ? , 真 的 很 感 謝 ? 。 」

在 賽 後 的 新 聞 發 布 會 上 , 劉 翔 留 給 外 國 記 者 一 句 擲 地 有 聲 的 話 ? 「 奪 得 一 百 一 十 米 欄 冠 軍 , 為 中 國 人 和 亞 洲 人 創 造 了 一 個 不 大 不 小 的 奇 蹟 。 請 大 家 不 要 以 為 亞 洲 或 中 國 運 動 員 短 跨 項 目 不 如 歐 美 , 我 以 我 的 努 力 和 勝 利 告 訴 人 們 ? ? 種 人 能 ? 進 十 三 秒 ? 亞 洲 有 我 ? 中 國 有 我 ? 我 會 繼 續 贏 得 勝 利 , 繼 續 創 造 奇 蹟 。 對 於 男 子 短 跨 項 目 , 我 不 僅 僅 在 想 ? 今 後 的 運 動 生 涯 中 , 有 更 多 的 奇 蹟 等 著 我 去 創 造 , 相 信 我 ? 。 今 天 平 了 世 界 紀 ? , 零 八 年 , 我 還 不 到 二 十 六 ? , 那 是 運 動 員 的 ? 金 年 齡 段 , 我 不 會 放 棄 機 會 , 機 會 從 來 要 靠 自 己 把 握 。 我 一 定 把 這 個 紀 ? 敲 下 來 。 」

不 讓 歐 美 小 看 我 們

賽 後 , 劉 翔 在 ? 一 場 合 還 表 示 ? 「 ? 實 話 , 我 沒 想 到 會 拿 金 牌 。 我 只 是 想 放 開 ? , ? 出 去 。 跨 過 最 後 一 個 欄 , 我 向 兩 邊 ? 了 一 下 , 哇 塞 , 看 到 旁 邊 沒 有 人 , 都 ? 到 身 後 。 我 超 越 了 所 有 對 手 , 代 表 中 國 , 也 代 表 整 個 亞 洲 的 男 子 短 跨 , 我 覺 得 我 的 使 命 還 是 很 大 的 。 我 會 做 得 更 好 , 不 讓 歐 美 選 手 小 ? 我 們 」 。

劉 翔 ? ? 「 相 信 我 們 的 田 徑 可 以 在 世 界 範 圍 ? , ? 起 一 股 ? 色 旋 風 , 在 世 界 短 距 離 項 目 中 , 創 造 更 大 更 多 的 奇 蹟 。 衝 線 的 那 種 感 覺 , 真 是 太 美 妙 了 。 我 一 直 就 認 為 , 自 己 在 一 百 一 十 米 欄 是 最 棒 的 , 因 為 一 開 始 我 就 要 求 自 己 做 到 這 一 點 。 雖 然 今 後 我 也 不 會 認 可 有 些 評 論 所 ? 的 『 劉 翔 王 朝 』 、 『 劉 翔 時 代 』 的 提 法 , 但 所 有 的 冠 軍 , 能 拿 到 的 , 我 都 要 拿 到 , 尤 其 是 二 零 零 八 奧 運 會 的 那 一 塊 。 」

劉 翔 並 不 認 為 , 因 為 自 己 這 次 的 驚 人 奪 冠 , 就 真 的 標 誌 了 上 一 個 時 代 的 結 束 , 屬 於 自 己 的 時 代 的 到 來 。 他 ? ? 「 之 前 我 的 最 好 成 績 只 有 十 三 秒 零 六 。 這 回 ? 了 十 二 秒 九 一 , ? 明 我 有 這 個 實 力 , 但 還 要 鞏 固 一 些 ? 態 , 再 多 ? 兩 次 這 樣 的 成 績 , 才 能 證 明 我 的 實 力 足 以 站 穩 一 百 一 十 米 欄 的 世 界 老 大 的 位 置 。 」

奪 金 後 , 劉 翔 在 體 育 場 身 披 國 旗 繞 場 ? , 事 後 他 ? ? 「 身 披 國 旗 ? 的 那 圈 , 應 該 是 我 這 輩 子 ? 得 最 累 的 一 圈 。 真 的 , 我 身 上 承 載 了 太 多 的 東 西 。 」 據 悉 , 劉 翔 將 在 一 個 適 當 的 時 候 , 獻 出 他 的 白 色 金 牌 ? 鞋 , 透 過 拍 賣 的 形 式 , ? 助 需 要 ? 助 的 人 。

劉 翔 曾 ? ? 「 我 爺 爺 七 十 ? 時 都 能 學 會 騎 自 行 車 , 我 還 有 什 麼 幹 不 成 的 。 」 能 創 造 中 國 田 徑 的 ? 史 , 與 他 擁 有 一 副 天 生 的 跨 欄 運 動 員 身 材 密 不 可 分 。 身 高 一 點 八 九 米 的 劉 翔 , 穿 的 鞋 竟 然 只 有 四 十 碼 。 劉 父 如 此 解 釋 兒 子 的 「 小 ? 」 ? 「 馬 的 ? 比 熊 的 ? 小 得 多 , 所 以 比 熊 ? 得 快 。 」 而 且 , 劉 翔 的 臀 部 高 高 翹 起 。 談 起 兒 子 的 身 材 , 劉 父 顯 得 得 意 ? 「 他 的 肌 肉 形 ? 與 ? 不 同 , 不 僅 具 有 超 強 的 爆 發 力 , 而 且 肌 纖 維 粘 滯 性 低 , 不 易 拉 傷 。 」 有 了 好 身 材 , 還 得 刻 苦 努 力 和 科 學 有 效 的 訓 練 。

劉 翔 與 教 練 孫 海 平 第 一 次 見 面 是 在 一 九 九 八 年 。 那 時 劉 翔 練 過 兩 年 跳 高 , 拿 過 上 海 少 年 冠 軍 , 只 是 由 於 測 試 骨 齡 出 現 誤 差 , 判 斷 劉 翔 長 不 高 , 身 材 是 「 腿 短 腰 長 」 , 不 適 合 練 跳 高 , 於 是 被 少 年 體 育 學 校 退 回 普 通 學 校 讀 書 。 現 在 的 劉 翔 手 長 腿 長 , 是 練 田 徑 的 好 身 材 , 不 過 , 當 時 顯 得 相 當 單 薄 , 唯 獨 孫 海 平 看 好 他 的 未 來 。 孫 海 平 當 時 正 帶 隊 員 外 出 比 賽 , 回 到 上 海 , 才 發 現 劉 翔 怎 麼 不 見 了 。 素 來 脾 性 ? 和 的 孫 頭 一 次 向 同 事 發 了 火 , 接 著 直 奔 劉 翔 家 。 家 人 都 不 願 意 劉 翔 練 體 育 , 孫 苦 口 婆 心 勸 ? ? 「 這 孩 子 有 天 賦 , 不 練 , 可 惜 了 。 」 孫 海 平 ? 服 了 劉 父 , 劉 父 ? 服 了 家 裡 人 , 但 劉 父 有 個 條 件 ? 劉 翔 一 定 只 跟 孫 海 平 練 。 幾 天 後 , 劉 父 開 車 把 劉 翔 送 到 孫 海 平 手 下 。

教 練 孫 海 平 的 訓 練 , 秘 訣 在 於 因 才 施 教 。 他 曾 ? ? 「 中 國 人 ? 短 ?] , 確 有 很 多 方 面 不 如 歐 美 人 , 但 中 國 人 的 神 經 系 統 特 別 靈 敏 , 劉 翔 比 一 般 人 更 靈 , 尤 其 是 他 的 節 奏 感 特 強 。 」 孫 海 平 針 對 這 一 特 點 , 制 訂 一 整 套 訓 練 計 劃 , 包 括 技 術 上 精 益 求 精 , ? 年 都 有 提 高 成 績 的 精 確 指 標 。 孫 海 平 的 訓 練 安 排 時 間 短 、 訓 練 量 大 , 這 樣 劉 翔 的 身 體 不 至 於 過 度 疲 勞 , 情 緒 也 不 至 於 厭 煩 。 在 中 國 田 徑 運 動 員 中 , 劉 翔 的 訓 練 不 是 最 苦 的 , 成 績 上 升 卻 是 最 快 的 。 劉 翔 父 親 ? , 平 時 , 劉 翔 ? 天 訓 練 時 間 為 兩 小 時 , 就 連 備 戰 奧 運 期 間 也 從 不 「 超 時 」 。 訓 練 後 , 劉 翔 就 像 其 他 學 校 學 生 一 樣 , 看 書 、 上 網 、 唱 歌 。

真 想 獎 給 他 一 億 元

中 國 田 徑 協 會 副 主 任 、 本 屆 奧 運 中 國 軍 團 田 徑 隊 副 領 隊 馮 樹 勇 ? , 早 些 時 候 田 徑 中 心 曾 許 諾 , 對 獲 得 田 徑 金 牌 的 運 動 員 給 予 一 百 萬 元 人 民 幣 的 重 獎 , 在 劉 翔 和 ? 慧 娜 先 後 奪 金 後 , 馮 ? ? 「 我 真 想 獎 他 一 億 元 , 可 惜 我 沒 有 , 但 我 們 肯 定 會 重 獎 他 , 冠 軍 的 一 百 萬 獎 金 , 我 們 肯 定 兌 現 。 」 心 情 略 為 平 靜 後 , 馮 續 ? ? 「 雖 然 劉 翔 和 ? 慧 娜 這 兩 枚 金 牌 十 分 可 喜 , 不 過 , 我 們 還 是 應 該 看 到 中 國 田 徑 的 底 子 非 常 薄 弱 , 很 多 項 目 連 邊 都 沾 不 上 , 連 參 加 奧 運 會 的 資 格 都 沒 有 , 但 不 能 灰 心 喪 氣 , 不 應 該 認 為 田 徑 ? 不 出 名 堂 , 這 次 田 徑 場 上 , 最 短 和 最 長 的 距 離 , 我 們 都 拿 了 金 牌 , ? 明 中 國 田 徑 不 是 沒 有 出 路 。 二 零 零 八 年 北 京 奧 運 , 我 們 ? 對 不 能 ? 人 , 而 且 還 要 超 過 雅 典 奧 運 , 因 為 那 是 在 自 己 家 門 口 比 賽 , 全 國 人 民 都 ? 著 ? 。 」

劉 翔 之 前 , 中 國 男 子 田 徑 選 手 在 奧 運 會 上 的 最 好 成 績 屬 於 朱 建 華 , 一 九 八 四 年 洛 杉 磯 奧 運 會 , 他 奪 得 跳 高 銅 牌 。 劉 翔 與 朱 建 華 同 是 上 海 人 , 參 加 奧 運 會 時 都 是 二 十 一 ? , 但 他 們 之 間 相 隔 了 二 十 年 , 這 是 中 國 走 向 世 界 的 二 十 年 。 朱 建 華 曾 在 一 年 ? 三 次 打 破 跳 高 世 界 紀 ? , 但 在 洛 杉 磯 奧 運 會 上 沒 有 拿 到 金 牌 , 主 要 原 因 是 缺 乏 參 加 世 界 級 比 賽 的 經 驗 和 正 常 心 態 , 心 理 壓 力 太 大 , 導 致 發 揮 失 常 。 二 十 年 前 , 中 國 剛 剛 向 世 界 打 開 門 縫 。 此 前 , 中 國 經 ? 了 十 年 文 化 革 命 、 三 十 年 閉 國 困 境 。 當 時 , 即 使 曾 經 是 「 十 里 洋 場 」 的 上 海 , 一 個 金 髮 碧 眼 的 外 國 人 , 也 會 遇 到 圍 觀 。 在 朱 建 華 當 運 動 員 的 年 代 , 最 讓 人 羨 慕 的 是 出 國 了 。 在 一 種 封 閉 的 環 境 中 , 朱 建 華 即 使 天 賦 過 人 , 訓 練 水 平 也 達 到 世 界 一 流 高 度 , 但 頻 繁 的 國 際 大 賽 經 驗 , 是 不 可 能 在 封 閉 環 境 下 獲 得 的 。

這 次 在 雅 典 , 中 國 田 徑 隊 為 確 保 劉 翔 奪 金 費 盡 心 機 。 中 國 軍 團 一 進 駐 奧 運 村 , 田 徑 隊 刻 意 將 劉 翔 安 排 和 領 導 住 一 個 房 間 , 其 目 的 是 保 證 劉 翔 不 受 打 擾 。 田 徑 隊 領 導 開 會 就 轉 移 到 其 他 房 間 , 就 連 上 廁 所 都 輕 手 輕 ? , 能 在 外 面 解 決 的 問 題 , 全 在 外 面 解 決 。 田 徑 隊 領 導 回 房 間 ? 了 , 怕 打 攪 劉 翔 休 息 , 連 洗 澡 都 不 敢 洗 。 中 心 主 任 羅 超 毅 總 是 在 劉 翔 出 去 吃 飯 和 訓 練 時 匆 匆 沖 個 澡 。 劉 翔 決 賽 前 , 羅 超 毅 和 田 徑 副 領 隊 馮 樹 勇 、 教 練 孫 海 平 , 對 劉 翔 奪 冠 的 把 握 已 接 近 百 分 之 百 。 不 過 , 他 們 三 人 仍 不 敢 聲 張 , 這 一 秘 密 包 括 團 部 官 員 在 ? 都 不 知 道 。 因 為 劉 翔 ? 輪 比 賽 後 , 國 ? 的 相 關 科 研 人 員 都 會 詳 細 分 析 出 他 主 要 對 手 的 數 據 , 包 括 ? 個 欄 與 欄 之 間 的 用 時 , 包 括 過 欄 時 間 , 以 及 在 整 個 比 賽 過 程 中 的 速 度 高 峰 出 現 在 ? 個 階 段 等 。 ? 輪 比 賽 結 束 後 , 這 些 數 據 會 透 過 郵 件 發 送 到 馮 樹 勇 的 電 子 郵 箱 裡 , 他 再 與 同 房 的 劉 翔 教 練 孫 海 平 一 起 分 析 。 決 賽 前 , 根 據 國 ? 科 研 人 員 傳 來 的 技 術 分 析 , 法 國 選 手 杜 庫 雷 已 過 了 ? 態 ? 峰 期 , 衛 冕 冠 軍 加 西 亞 數 據 也 不 ? 優 勢 , 整 體 ? 態 並 不 好 。 」

二 十 ? 的 羅 雪 娟 被 稱 為 「 羅 浪 潮 」 , ? 獲 得 女 子 百 米 蛙 泳 金 牌 , 自 亞 特 蘭 大 奧 運 會 以 來 , 中 國 游 泳 已 八 年 與 奧 運 會 游 泳 金 牌 無 ? ? 被 譽 為 「 神 鹿 」 的 二 十 ? ? 慧 娜 , 重 新 書 寫 中 國 女 子 中 長 ? 的 輝 煌 , 開 闢 了 女 子 一 萬 米 的 奧 運 奪 金 項 目 ? 皮 ? 勇 士 孟 關 良 、 楊 文 軍 獲 得 男 子 雙 人 ? 艇 五 百 米 決 賽 的 冠 軍 , 改 寫 了 中 國 軍 團 在 水 上 項 目 從 來 沒 有 獲 得 奧 運 會 金 牌 、 在 皮 ? 艇 比 賽 沒 有 獲 得 過 獎 牌 的 ? 史 … …

中 國 軍 團 這 次 共 摘 取 三 十 二 枚 金 牌 、 十 七 枚 銀 牌 、 十 四 枚 銅 牌 , 獎 牌 總 數 , 全 面 超 越 悉 尼 奧 運 會 。 二 十 年 來 , 中 國 奧 運 金 牌 以 令 人 驚 訝 的 速 度 迅 速 跨 越 了 一 百 金 的 高 度 。

馮 樹 勇 總 教 練 在 劉 翔 賽 前 , 始 終 緊 咬 「 目 標 只 是 獲 得 獎 牌 」 這 句 話 不 鬆 口 。 他 ? , 當 劉 翔 撞 線 的 ? 那 , 「 熱 ? 已 衝 出 我 的 眼 ? 」 。 談 到 劉 翔 奪 冠 , 馮 樹 勇 對 亞 洲 週 刊 ? ? 「 中 國 田 徑 太 需 要 劉 翔 這 塊 金 牌 了 。 」 他 認 為 , 長 期 以 來 , 中 國 田 徑 就 是 嚴 重 的 陰 盛 陽 衰 , 在 依 靠 長 ? 和 競 走 這 些 耐 力 項 目 的 同 時 , 短 距 離 競 賽 項 目 始 終 沒 有 突 破 , 劉 翔 的 空 出 世 , 必 令 中 國 田 徑 男 選 手 大 受 鼓 舞 , 讓 更 多 的 人 在 技 術 環 節 上 精 益 求 精 。

艾 利 颱 風 重 創 北 台 灣 , 造 成 上 百 人 傷 亡 的 慘 劇 , 就 在 全 台 灣 陷 入 悲 ? 的 低 氣 壓 時 , 台 北 時 間 八 月 二 十 七 日 凌 晨 , 遠 自 半 個 地 球 外 的 雅 典 奧 運 現 場 ? 來 喜 訊 ? 兩 位 台 灣 ? 拳 道 選 手 陳 詩 欣 、 朱 木 炎 雙 雙 連 闖 四 關 , 奪 下 兩 面 金 牌 , 創 下 中 華 民 國 參 加 奧 運 以 來 , 首 次 獲 得 世 界 性 運 動 最 高 榮 譽 的 奧 運 金 牌 的 紀 ? , 打 破 零 金 障 礙 , 全 台 為 之 瘋 狂 , 也 讓 全 球 華 人 感 到 驕 傲 。 為 了 在 奧 運 奪 金 , 台 灣 祭 出 全 世 界 最 高 的 得 牌 獎 金 , 分 別 是 金 牌 一 千 二 百 萬 台 幣 ( 或 按 月 領 取 終 身 俸 , ? 月 大 約 七 萬 八 千 元 ) 、 銀 牌 六 百 萬 、 銅 牌 四 百 萬 。 重 賞 策 略 雖 然 誘 人 , 但 多 年 來 金 牌 獎 金 發 不 出 去 , 始 終 是 一 大 憾 事 。

? 拳 道 靠 科 學 訓 練

科 學 的 訓 練 對 中 華 ? 拳 道 隊 能 在 奧 運 創 下 佳 績 起 了 很 大 效 用 。 運 動 生 理 博 士 徐 台 閣 加 上 總 教 練 劉 慶 文 成 為 中 華 隊 的 勝 利 方 程 式 , 劉 慶 文 職 司 專 業 訓 練 、 徐 台 閣 主 管 運 動 生 理 , ? 拳 道 選 手 最 重 要 的 體 重 控 制 , 透 過 徐 台 閣 的 協 助 , 劉 慶 文 可 以 隨 時 掌 握 選 手 的 體 重 升 降 , 並 隨 時 依 照 選 手 的 生 理 ? 況 , 調 整 訓 練 ? 容 , 因 此 這 次 ? 拳 道 國 手 並 未 發 生 賽 前 再 急 降 體 重 的 情 況 。

台 灣 奧 運 金 牌 由 ? 拳 道 先 開 張 , 並 非 倖 致 , 因 為 台 灣 在 ? 拳 道 方 面 已 耕 耘 近 三 十 年 , 擁 有 世 界 上 第 二 多 ? 拳 道 運 動 人 口 ( 超 過 二 百 萬 ) , 從 一 九 七 六 年 海 軍 陸 戰 隊 下 士 ? 明 コ 摘 下 世 界 冠 軍 榮 銜 後 , 世 界 ? 拳 道 錦 標 賽 例 必 參 賽 , 在 國 際 大 賽 摘 得 的 金 牌 已 超 過 一 百 面 , 現 在 全 台 共 有 五 百 家 ? 拳 道 館 及 ? 樂 部 , 當 一 九 八 八 年 陳 怡 安 在 奧 運 摘 下 第 一 面 ? 拳 示 範 賽 金 牌 時 , 台 灣 各 大 小 學 校 興 起 一 陣 ? 拳 風 潮 , ? 久 不 衰 。 事 實 上 , 雅 典 奧 運 中 華 ? 拳 隊 四 位 國 手 都 是 在 小 學 時 ? 蒙 , 其 中 陳 詩 欣 , 更 是 從 搖 籃 期 就 在 其 父 的 拳 館 學 ? 。

中 華 代 表 團 靠 著 ? 拳 兩 面 金 牌 的 進 帳 , 在 本 屆 奧 運 的 獎 牌 統 計 表 上 , 共 拿 到 兩 金 、 兩 銀 、 一 銅 , 一 口 氣 晉 升 三 十 名 , 從 第 五 十 八 名 挺 進 到 第 三 十 一 名 , 寫 下 有 史 以 來 最 佳 成 績 。 九 位 在 雅 典 奧 運 得 牌 的 選 手 , 已 經 成 為 台 灣 英 雄 , 九 月 一 日 下 午 還 為 他 們 舉 行 凱 旋 大 遊 行 。

過 去 台 灣 運 動 員 雖 不 曾 在 奧 運 奪 金 , 但 早 年 那 種 貧 苦 的 年 代 , 台 灣 所 培 養 的 世 界 級 運 動 員 仍 令 人 刮 目 相 看 。 台 灣 最 早 在 六 零 年 第 十 七 屆 的 羅 馬 奧 運 開 始 嶄 露 頭 角 , 當 時 楊 傳 廣 不 但 在 田 徑 男 子 十 項 全 能 奪 得 銀 牌 , 更 是 第 一 位 贏 得 奧 運 獎 牌 的 台 灣 選 手 。 楊 傳 廣 贏 得 亞 洲 鐵 人 的 封 號 。

中 華 隊 奪 金 北 京 歡 騰

而 曾 經 九 度 刷 新 世 界 紀 ? 的 紀 政 , 享 有 「 飛 躍 的 羚 羊 」 的 美 譽 。 ? 在 一 九 六 八 年 墨 西 哥 奧 運 , 女 子 八 十 公 尺 跨 欄 為 台 灣 奪 下 銅 牌 , 是 台 灣 女 子 選 手 在 奧 運 奪 牌 的 第 一 人 。 到 了 一 九 八 四 年 洛 杉 磯 奧 運 , 蔡 ? 義 的 銅 牌 開 ? 了 台 灣 的 舉 重 運 動 時 代 。 中 華 ? 拳 道 健 兒 陳 詩 欣 、 朱 木 炎 , 聯 手 為 台 灣 拿 下 兩 面 奧 運 金 牌 , 寫 下 台 灣 奧 運 史 上 的 新 頁 , 中 華 隊 奪 金 的 消 息 也 立 刻 在 北 京 發 酵 , 大 陸 媒 體 不 但 有 大 篇 幅 的 報 道 , 電 視 台 還 特 別 開 闢 一 個 訪 談 節 目 , 討 論 中 華 台 北 隊 奪 金 的 消 息 , 不 過 大 陸 媒 體 談 起 中 華 隊 , 則 是 以 中 國 台 北 做 為 稱 呼 。

二 零 零 四 年 雅 典 奧 運 會 最 後 幾 天 的 奪 金 狂 飆 中 , 最 引 人 注 目 的 則 是 中 國 女 排 的 二 十 年 復 仇 之 戰 。 中 國 女 排 在 落 後 俄 羅 斯 兩 局 的 逆 境 中 , 竟 臨 危 不 亂 , 連 贏 三 局 , 反 敗 為 勝 , 讓 全 球 的 中 國 人 看 得 如 癡 如 醉 , 也 把 「 冬 眠 」 已 久 的 「 女 排 精 神 」 復 活 了 。

北 京 五 道 口 的 「 必 勝 客 」 意 大 利 薄 餅 店 前 面 是 一 長 溜 遮 陽 傘 , 傘 下 面 擺 著 一 台 二 十 一 英 寸 電 視 機 。 這 是 五 道 口 的 一 家 露 天 酒 ? 。 雅 典 奧 運 會 中 俄 女 排 決 戰 當 ? , 這 裡 的 酒 ? 都 開 到 凌 晨 四 點 。 酒 客 孟 強 回 憶 起 當 天 的 場 景 仍 然 很 激 動 ? 「 中 國 人 太 需 要 這 個 勝 利 了 。 」 他 回 憶 中 國 女 排 「 五 連 冠 」 時 的 場 景 , 告 訴 記 者 ? 「 當 時 我 還 是 個 孩 子 , 但 是 全 中 國 都 知 道 女 排 精 神 。 這 些 年 這 種 精 神 很 少 被 人 提 起 , 但 是 不 意 味 著 中 國 人 沒 有 重 振 的 機 會 。 」 就 在 奧 運 會 舉 行 的 那 幾 天 裡 , 後 海 的 酒 ? 裡 也 擺 放 了 不 少 臨 時 加 的 電 視 , ? 次 攻 ? 得 分 , 都 引 來 一 片 歡 呼 。

清 華 大 學 的 李 強 看 到 現 場 許 多 韓 國 和 日 本 記 者 都 過 來 與 中 國 記 者 擁 抱 , 激 動 不 已 。 「 劉 翔 能 ? 做 到 的 , 代 表 了 整 個 亞 洲 都 能 ? 做 到 。 」 他 告 訴 記 者 , 當 天 ? 上 , 周 圍 的 同 學 多 數 都 在 等 待 女 排 金 牌 的 誕 生 。 現 在 奧 運 會 結 束 了 , 也 要 把 作 息 時 間 從 雅 典 時 間 換 回 北 京 時 間 了 。

這 時 , 在 奧 運 的 故 ? , 聖 火 在 藍 色 愛 琴 海 邊 古 老 的 阿 提 ? 平 原 上 熊 熊 燃 燒 了 十 七 天 後 , 正 在 緩 緩 熄 滅 。 ? 神 樂 園 裡 人 類 的 一 次 狂 歡 結 束 了 。 來 自 萬 里 之 遙 ? 一 文 明 古 國 的 華 夏 兒 女 , 在 這 激 情 燃 燒 的 日 日 夜 夜 中 , 與 世 界 各 地 的 體 育 健 兒 攜 手 團 結 , 共 同 奏 響 了 奧 林 匹 克 又 一 曲 輝 煌 的 樂 章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