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10月31日号 カバーストーリー(翻訳=深川耕治)

「1.5世代現象」の米国移民華僑、新たな伝説を創り出す
 第一移民世代と第二移民世代のちょうど中間にある「1.5移民世代」の米国移民華僑は中国系米国人の新たな伝説を創り出している。彼らは米国の芸術世界の主流にまで登り詰めることに成功し、中華文化の伝承者として融合された東西文化のクリエイティブさを存分に発揮。彼らはチャイナタウンの壁を越え、ただ、美の世界のみを追究。グローバル化された年代の中で彼らは、郷愁や離別を乗り越え、中華文化を通して米国の文化体質すら改変しようとしている。

 「1.5世代移民」とは、新たな概念であり、最新の形容される現実だ。だんだんと米国移民華僑が増えるに従って、第一移民世代と第二移民世代の伝統を介して一種独特の新たな光明がさし、過去の自我心と外部環境の極限状況を脱ぎ捨てた。

 彼らは、中国本土や台湾、香港から米国に移民した後、第一移民世代と同様な生き方をせず、米国の上流社会階層に飛び込み、米国社会を抱擁するだけでなく、中華文化をも忘れず、第一移民世代の心理的限界であるチャイナタウンだけに固執する考え方を超えた。彼らは純粋に「美」の世界を追求し、白人の主流的価値観に評価を委ねる。それは、第二移民世代のような徹底したアメリカナイズされた価値観に同化するのではなく、中華文化との一定の関係を保ちながら、たまには中華料理の味も懐かしむような世代ということになる。(亜洲週刊04年10月31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1.5 代 現 象   美 華 裔 新 傳 奇   . ? 翊 菁
他 們 介 乎 第 一 代 和 第 二 代 之 間 , 被 稱 為 「 第 一 點 五 代 」 移 民 , 創 造 美 國 華 裔 的 最 新 傳 奇 。 他 們 成 功 打 進 美 國 藝 壇 主 流 , 又 展 現 中 華 文 化 的 傳 承 , 凝 聚 東 西 方 文 化 的 創 意 。 他 們 不 會 在 唐 人 街 劃 地 為 牢 , 也 不 會 唯 「 美 」 是 從 。 在 全 球 化 的 年 代 , 他 們 超 越 ? 愁 與 疏 離 , 以 中 華 文 化 為 傲 , 改 變 了 美 國 的 文 化 體 質 。

第 一 點 五 代 移 民 , 這 是 一 個 全 新 的 概 念 , 用 來 形 容 最 新 的 現 實 。 越 來 越 多 美 國 華 裔 移 民 , 介 乎 傳 統 第 一 代 移 民 和 第 二 代 移 民 之 間 , 創 造 了 一 種 新 的 光 芒 , 穿 越 過 去 的 自 我 心 理 和 外 部 環 境 的 局 限 。
他 們 從 中 國 大 陸 、 台 灣 、 香 港 移 居 美 國 之 後 , 在 不 到 一 代 人 的 時 間 裡 , 卻 飛 躍 至 美 國 主 流 社 會 之 ? , 既 擁 抱 美 國 社 會 , 也 難 忘 中 華 文 化 , 他 們 不 再 局 限 於 過 去 第 一 代 移 民 的 心 態 ? 要 麼 固 守 在 唐 人 街 ? 劃 地 為 牢 , 要 麼 一 切 唯 「 美 」 是 從 , 向 白 人 主 流 價 ? 靠 ? ? 他 們 也 沒 有 第 二 代 移 民 那 種 徹 底 美 國 化 , 與 中 華 文 化 的 關 係 只 剩 下 偶 爾 吃 中 國 菜 的 疏 離 感 。
這 些 「 第 一 點 五 代 」 移 民 , 在 全 球 化 的 年 代 , 也 擺 ? 了 過 去 傳 統 意 義 上 的 第 一 代 移 民 揮 之 不 去 的 ? 愁 , 不 會 日 夜 思 念 重 返 唐 山 「 落 葉 歸 根 」 , 也 沒 有 過 去 第 二 代 移 民 只 著 重 「 落 地 生 根 」 , 要 致 力 割 斷 與 華 夏 故 園 的 臍 帶 。 第 一 點 五 代 移 民 可 以 遊 刃 於 兩 者 之 間 , 進 可 攻 退 可 守 。 他 們 以 中 華 文 化 的 背 景 為 傲 , 但 也 融 入 到 美 國 主 流 文 化 中 , 兼 具 兩 者 之 長 , 而 無 兩 者 之 短 。

這 些 第 一 點 五 代 移 民 在 美 國 藝 壇 的 表 現 最 為 耀 眼 , 展 現 了 美 國 社 會 最 新 一 波 的 中 華 文 化 驚 艷 。 他 們 包 括 了 香 港 時 裝 設 計 師 譚 燕 玉 ( Vivenne Tam ) 、 名 震 好 ? 塢 的 香 港 導 演 ? 宇 森 和 台 灣 導 演 李 安 。 在 樂 壇 方 面 , 中 國 大 陸 的 精 英 人 才 輩 出 , 除 了 近 年 紅 透 半 邊 天 的 中 國 鋼 琴 家 郎 朗 , 還 有 大 提 琴 家 王 健 、 紐 約 愛 樂 樂 團 百 年 來 首 位 女 助 理 指 揮 張 弦 。 在 作 曲 方 面 , 兩 岸 三 地 所 熟 悉 的 譚 盾 , 創 意 不 斷 , 而 近 年 美 國 歌 劇 《 毛 夫 人 》 、 《 銀 河 》 的 作 者 盛 宗 亮 , 也 ? 穎 而 出 。
畫 壇 及 現 代 藝 術 方 面 , 畫 家 陳 逸 飛 已 廣 為 人 知 , 而 視 覺 藝 術 家 徐 冰 開 創 跨 文 化 的 視 野 , 以 爆 破 藝 術 而 「 一 鳴 驚 人 」 的 蔡 國 強 , 以 及 ? 具 風 格 的 舞 蹈 家 沈 偉 , 都 開 創 全 新 的 國 際 語 言 , 為 東 西 方 藝 術 都 注 入 全 新 的 活 力 。
身 處 為 他 們 提 供 舞 台 展 示 藝 術 碩 果 的 美 國 , 他 們 是 如 何 看 待 自 己 的 雙 重 文 化 , 在 異 域 中 如 何 ? 扎 求 存 和 開 創 新 的 現 代 中 國 藝 術 ? 在 面 對 「 全 球 一 體 化 」 、 「 美 國 流 行 文 化 霸 權 」 席 捲 全 球 ? 一 個 角 落 時 , 他 們 又 如 何 去 開 拓 中 華 文 化 的 未 來 ?
三 位 來 自 不 同 藝 術 範 疇 的 藝 術 家 ? ? 作 曲 家 盛 宗 亮 、 舞 蹈 家 沈 偉 、 曾 留 學 英 國 的 香 港 建 築 師 和 設 計 師 楊 志 超 , 在 紐 約 亞 洲 協 會 舉 行 以 香 港 著 名 國 際 珠 寶 設 計 師 羅 ? 妍 命 名 的 「 羅 ? 妍 亞 洲 藝 術 文 化 新 視 野 講 座 」 中 進 行 對 談 , 從 他 們 的 藝 術 生 涯 中 分 享 他 們 對 以 上 問 題 的 見 解 。 「 融 匯 貫 通 」 、 「 西 學 中 用 」 或 「 中 學 西 用 」 等 , 他 們 各 自 有 不 同 的 解 讀 。

跨 文 化 背 景 各 有 優 勢
當 一 批 批 華 人 的 ? ? 學 子 紛 紛 出 國 留 學 或 在 海 外 落 地 生 根 、 一 批 批 的 「 海 歸 」 回 流 到 中 國 時 , 這 個 探 討 個 人 與 社 群 、 傳 統 與 文 化 全 球 化 的 關 係 , 將 會 繼 續 是 許 多 海 ? 外 的 中 國 游 子 所 關 心 的 議 題 。
? 括 美 國 多 個 藝 術 大 獎 的 作 曲 家 盛 宗 亮 是 現 今 美 國 古 典 樂 壇 的 跨 文 化 音 樂 的 佼 佼 者 , 他 以 中 國 素 材 、 揉 合 西 方 音 樂 形 式 的 作 品 , 如 悼 念 南 京 大 屠 殺 的 琵 琶 管 弦 樂 曲 《 南 京 ? ? 南 京 ? 》 、 描 繪 毛 澤 東 夫 人 江 青 的 複 雜 人 性 並 加 插 中 國 傳 統 戲 曲 武 打 場 面 的 《 毛 夫 人 》 英 文 歌 劇 、 運 用 京 劇 元 素 的 音 樂 劇 《 銀 河 》 等 , 為 西 方 藝 術 界 帶 來 對 中 國 文 化 全 新 的 認 知 , 開 闢 新 的 現 代 中 國 音 樂 語 言 。
現 年 四 十 九 ? 的 盛 宗 亮 直 言 小 時 候 並 不 喜 歡 乖 乖 的 練 琴 。 在 八 ? 時 , 被 視 為 西 洋 音 樂 之 首 的 鋼 琴 在 文 革 期 間 被 貶 斥 為 腐 敗 、 資 本 主 義 的 , 家 裡 的 一 台 鋼 琴 便 被 紅 衛 兵 抄 走 了 。 因 為 失 去 了 才 頓 悟 , 他 才 ? 得 珍 惜 音 樂 。 他 ? ? 「 剛 開 始 我 還 為 不 用 練 琴 而 暗 自 高 興 。 但 時 間 一 久 , 我 就 開 始 懷 念 起 鋼 琴 來 了 。 有 一 天 , 聽 到 從 大 喇 叭 傳 來 《 ? 河 協 奏 曲 》 激 盪 人 心 的 旋 律 , 從 那 時 起 我 發 覺 自 己 與 音 樂 是 不 可 分 割 的 。 苦 於 無 琴 可 練 , 唯 有 自 己 在 木 板 上 畫 上 琴 鍵 , 手 舞 足 蹈 的 彈 無 聲 的 『 鋼 琴 』 , 尋 求 那 麼 一 點 點 的 心 靈 慰 藉 。 我 對 自 己 許 下 一 個 承 諾 ? 我 要 把 餘 生 奉 獻 給 音 樂 。 只 要 ? 對 一 件 事 情 保 持 熱 情 並 努 力 , 將 來 一 定 會 有 所 成 績 。 」

? 彈 鋼 琴 被 派 到 青 海
雖 然 文 革 的 破 壞 力 席 捲 全 中 國 , 但 對 盛 宗 亮 而 言 , 這 段 日 子 還 是 為 他 的 音 樂 創 作 提 供 了 豐 富 的 土 壤 。 「 因 為 我 ? 得 彈 鋼 琴 , 所 以 被 編 入 文 工 團 , 逃 過 了 下 ? 當 農 民 的 命 運 。 但 文 革 時 期 是 不 允 許 在 公 ? 場 合 彈 奏 西 方 音 樂 的 。 因 為 我 在 偏 遠 的 青 海 , 那 邊 沒 有 管 得 那 麼 嚴 , 我 才 可 以 對 著 高 原 自 由 暢 快 地 彈 奏 蕭 邦 、 貝 多 芬 的 樂 章 。 」 他 收 集 了 大 量 的 民 歌 音 樂 , 這 對 他 日 後 的 融 匯 中 西 的 音 樂 創 作 有 莫 大 稗 益 。
當 文 革 結 束 後 全 國 恢 復 高 考 , 他 成 為 第 一 批 考 入 上 海 音 樂 學 院 的 學 生 。 一 九 八 二 年 畢 業 於 上 海 音 樂 學 院 作 曲 系 並 同 年 到 美 國 學 習 音 樂 , 先 後 在 紐 約 市 立 大 學 皇 后 學 院 及 哥 倫 比 亞 大 學 音 樂 系 取 得 碩 士 和 博 士 學 位 。 初 到 美 國 的 體 驗 , 對 盛 宗 亮 來 ? 是 對 自 己 音 樂 理 解 上 的 一 次 衝 ? , 一 次 「 文 化 震 蕩 」 (cultural shock) 。

「 雖 然 在 大 陸 彈 奏 西 方 古 典 音 樂 , 但 那 時 候 在 我 身 邊 的 所 有 東 西 都 是 中 國 的 。 到 了 美 國 後 , 才 猛 然 發 覺 , 以 前 在 中 國 大 陸 所 學 的 西 方 音 樂 是 不 真 實 (unauthentic) 的 。 我 得 重 新 學 習 西 方 音 樂 , 把 自 己 「 分 解 」 (decompose) , 從 頭 開 始 探 索 音 樂 的 旅 程 。 」

藝 術 創 作 須 要 混 血
他 解 釋 ? , 來 美 後 的 創 作 主 要 是 以 西 方 音 樂 的 知 識 作 為 框 架 , 加 上 對 中 國 音 樂 的 熱 忱 , 來 創 作 創 新 的 中 西 元 素 兼 備 的 新 式 音 樂 , 令 西 方 古 典 樂 壇 趨 之 若 鶩 。 而 二 零 零 零 年 隨 大 提 琴 家 馬 友 友 沿 著 絲 綢 之 路 對 少 數 民 族 音 樂 進 行 考 察 和 採 風 , 則 為 他 日 後 創 作 新 現 代 中 國 音 樂 提 供 了 豐 富 的 素 材 。
到 了 美 國 , 身 在 異 地 , 盛 宗 亮 表 示 會 自 覺 地 突 顯 了 自 己 的 文 化 不 同 之 處 。 但 他 ? 不 要 因 為 感 到 與 主 流 不 同 而 不 安 。 他 強 調 藝 術 創 作 要 「 混 血 」 , 當 兩 種 文 化 互 融 得 分 不 清 的 時 候 , 就 ? 生 化 學 作 用 。 「 ? 先 要 對 東 西 文 化 有 深 刻 的 了 解 , 然 後 經 過 自 己 的 消 化 , 融 為 一 體 , 才 能 ? 生 新 的 東 西 , 變 成 自 己 的 作 品 。 」
生 於 湖 南 的 沈 偉 , 從 小 受 的 是 傳 統 中 國 藝 術 的 陶 , 對 西 方 藝 術 文 化 的 ? 蒙 雖 然 只 有 幾 年 的 光 景 , 但 九 ? 便 隨 父 親 學 習 戲 曲 的 他 , 有 扎 實 的 傳 統 國 畫 、 舞 蹈 、 戲 劇 的 功 底 , 在 一 九 九 五 年 赴 美 後 , 大 膽 創 新 從 事 跨 媒 體 或 混 合 媒 體 的 藝 術 創 作 , 游 移 在 各 種 藝 術 媒 體 之 間 , 創 造 全 新 的 藝 術 語 言 , 成 績 斐 然 , 成 為 美 國 現 代 舞 壇 上 一 顆 耀 眼 的 新 星 。
沈 偉 去 年 首 次 在 紐 約 林 肯 中 心 藝 術 節 的 演 出 一 鳴 驚 人 , 以 簡 潔 的 肢 體 語 言 、 抽 象 的 空 間 意 象 來 詮 譯 Stravinsky 的 芭 蕾 舞 鋼 琴 音 樂 《 春 之 祭 》 (Rite of Spring) , 該 演 出 被 《 紐 約 時 報 》 評 為 全 年 最 佳 的 舞 蹈 表 演 和 最 佳 舞 者 。
隨 著 中 國 改 革 開 放 , 他 才 在 大 陸 看 到 西 方 的 繪 畫 , 受 到 ? 蒙 。 「 我 那 時 便 下 了 決 心 去 學 西 方 油 畫 , 並 從 首 次 接 觸 到 西 方 文 化 , 如 文 藝 復 興 時 期 和 現 代 藝 術 的 作 品 。 」 後 來 他 觀 賞 了 一 隊 訪 華 的 加 拿 大 舞 蹈 團 的 表 演 , 這 樣 便 第 一 次 與 西 方 現 代 舞 蹈 「 觸 電 」 , 迷 上 了 這 種 對 身 體 語 言 、 肌 體 關 係 的 嶄 新 詮 譯 , 遂 於 一 九 九 一 年 以 畫 畫 所 賺 得 的 收 入 南 下 廣 州 , 成 為 中 國 首 個 現 代 舞 蹈 團 「 廣 東 現 代 舞 蹈 團 」 的 創 ? 人 之 一 。 二 零 零 零 年 他 於 紐 約 成 立 「 沈 偉 舞 蹈 團 」 , 把 舞 蹈 、 中 國 戲 劇 、 繪 畫 和 雕 塑 等 不 同 的 藝 術 元 素 融 合 在 舞 蹈 之 中 。

舞 姿 動 感 變 作 書 法
沈 偉 喜 歡 把 ? 底 ? 滿 墨 水 , 舞 出 如 行 雲 流 水 、 草 書 般 的 「 舞 蹈 書 法 」 , 探 索 肢 體 語 言 , 把 充 滿 動 感 的 視 覺 線 條 化 為 畫 卷 上 的 ? 墨 。 光 影 雖 然 會 流 逝 , 但 在 空 中 舞 動 過 的 肢 體 的 餘 韻 卻 在 白 布 上 留 下 斑 爛 的 痕 跡 。 「 我 本 來 是 想 為 自 己 編 舞 時 作 一 個 記 ? , 研 究 舞 蹈 動 作 設 計 的 細 節 , 細 看 卻 成 了 一 幅 畫 。 」 沈 偉 笑 ? 道 。
「 我 從 小 不 是 分 開 的 去 學 一 門 門 不 同 的 藝 術 , 所 以 我 在 創 作 中 把 它 們 融 為 一 體 。 我 是 畫 家 , 我 想 看 看 舞 蹈 的 動 作 、 線 條 如 何 與 音 樂 構 成 一 種 關 係 , 音 樂 與 舞 蹈 又 如 何 與 視 覺 藝 術 ? 生 聯 ? , 看 看 三 個 不 同 的 元 素 如 何 結 合 。 我 的 作 品 不 是 真 實 生 活 的 , 亦 不 是 東 方 或 西 方 的 。 我 在 探 索 未 知 , 尋 找 一 種 新 的 溝 通 語 言 。 」
而 在 今 年 七 月 舉 行 的 林 肯 中 心 藝 術 節 中 , 他 亦 載 譽 歸 來 , 以 新 作 《 連 接 . 轉 化 》 (Connect Transfer) 來 探 索 身 體 肌 理 的 連 接 、 動 作 的 構 成 和 不 同 舞 者 環 環 相 扣 的 肢 體 互 動 關 係 。 沈 偉 以 三 點 支 ? 的 力 學 出 發 , 把 動 力 從 身 體 的 一 側 透 過 與 其 他 舞 者 連 成 三 個 接 觸 點 向 舞 台 流 瀉 開 去 , 而 舞 者 同 時 亦 不 停 的 旋 轉 , 在 空 中 劃 出 不 同 的 圓 和 製 造 出 一 陣 陣 的 旋 渦 , 展 現 空 間 的 張 力 。 幕 終 時 , ? ? 彩 色 顏 料 的 舞 蹈 員 把 空 間 、 時 間 、 音 樂 、 身 體 的 微 妙 溝 通 幻 化 為 最 後 在 舞 台 地 板 上 看 得 見 的 「 畫 」 。
文 化 尋 根 重 拾 自 我
在 香 港 出 生 , 留 學 英 國 十 五 年 、 一 直 學 習 西 方 建 築 學 理 論 的 楊 志 超 , 一 九 九 六 年 在 英 國 大 學 畢 業 後 回 到 香 港 , 發 覺 自 己 「 失 根 」 , 過 去 青 少 年 時 期 所 熟 悉 的 香 港 生 活 已 經 不 復 存 在 , 頓 感 自 己 與 ? 伐 急 速 的 香 港 生 活 ? 節 , 有 好 一 陣 子 ? 失 在 尋 找 自 我 的 身 ? 和 文 化 認 同 的 重 重 迷 宮 之 中 。 這 種 失 落 感 , 有 如 久 客 異 ? 的 游 子 回 家 後 「 相 見 不 相 識 」 的 感 嘆 。
對 比 起 盛 宗 亮 、 沈 偉 二 人 早 期 在 大 陸 受 到 扎 實 的 中 國 藝 術 的 培 養 和 訓 練 , 在 英 國 殖 民 地 的 香 港 長 大 的 楊 志 超 ? 自 己 在 中 、 英 雙 重 文 化 的 探 索 過 程 中 , 因 為 自 己 的 中 國 文 化 的 本 位 已 經 是 模 糊 , 所 以 格 外 迷 惘 。 「 作 為 一 個 殖 民 地 , 香 港 的 學 生 一 直 沒 有 全 面 了 解 自 己 本 土 香 港 和 中 國 的 ? 史 。 我 到 了 ? 史 悠 久 的 英 國 後 , 覺 得 自 己 好 像 是 沒 有 文 化 ? 史 涵 養 的 , 一 片 空 白 」 。 「 我 在 英 國 不 停 的 思 考 、 懷 疑 、 重 新 為 自 己 的 文 化 定 位 。 我 作 了 很 多 關 於 應 用 藝 術 的 研 究 , 希 望 尋 找 一 些 答 案 。 我 發 覺 傳 統 的 中 國 工 匠 的 手 藝 是 世 界 上 最 好 的 , 但 這 點 卻 沒 有 被 廣 泛 承 認 。 所 以 我 希 望 利 用 他 們 精 巧 的 工 藝 加 上 香 港 本 土 文 化 意 念 打 造 新 的 華 人 生 活 品 味 和 藝 術 。 」
在 英 國 讀 建 築 的 他 , 希 望 回 香 港 發 揮 所 長 , 但 並 不 順 利 。 所 以 他 ? , 在 「 購 物 已 經 變 成 是 一 種 信 仰 」 的 香 港 , 把 目 光 轉 投 在 香 港 人 「 虔 誠 」 地 「 ? 商 場 」 的 衣 食 住 行 的 商 業 文 化 中 , 希 望 從 中 ? 闢 新 的 中 國 生 活 文 化 和 生 活 哲 學 。
「 家 居 用 品 的 設 計 其 實 也 算 得 上 是 『 小 規 模 的 建 築 設 計 』 , 也 是 要 沿 用 美 學 概 念 設 計 兼 具 多 種 功 能 的 ? 品 , 讓 人 類 生 活 樂 在 其 中 。 我 希 望 透 過 我 的 ? 品 讓 全 世 界 的 人 看 到 、 用 到 , 在 生 活 的 環 節 中 領 略 到 香 港 的 獨 特 文 化 。 」
所 以 他 於 一 九 九 六 年 創 立 「 住 好 ?? 家 居 用 品 設 計 公 司 」 , 該 公 司 的 英 文 名 稱 是 Goods of Desire ( 慾 望 ? 品 ) , 簡 稱 為 G.O.D. , 亦 即 ? 語 「 住 好 ?? 」 ( 住 得 好 一 點 ) 的 諧 音 。
楊 志 超 ? 他 平 日 喜 歡 在 香 港 的 舊 區 和 舊 的 屋 村 ? , 以 香 港 的 街 頭 文 化 和 市 井 生 活 的 元 素 作 為 創 作 的 靈 感 。 不 起 眼 的 報 紙 分 類 小 廣 告 、 香 港 的 建 築 物 都 成 為 了 他 設 計 時 髦 手 袋 的 ? 圖 圖 案 。

精 細 工 藝 結 合 現 代 感
與 廣 受 「 小 資 」 們 歡 迎 的 標 榜 簡 約 主 義 、 以 注 塑 大 量 生 ? 塑 膠 ? 品 的 日 本 家 居 用 品 品 牌 「 無 印 良 品 」 不 同 , 「 住 好 ?? 」 的 ? 品 著 重 的 是 文 化 ? 涵 , 楊 志 超 ? 他 盡 量 在 ? 品 中 ? 入 中 國 工 藝 如 針 織 、 細 木 工 等 工 藝 , 用 以 製 作 充 滿 現 代 感 的 家 居 ? 品 。「 我 不 想 我 的 ? 品 只 是 淪 為 有 香 港 特 色 的 旅 遊 紀 念 品 。 所 以 我 把 ? 品 定 價 為 大 ? 能 負 擔 得 起 的 中 等 ? 次 , 希 望 讓 ? 品 能 真 正 的 融 入 本 地 人 的 起 居 生 活 , ? 助 他 們 尋 找 自 己 的 香 港 文 化 和 身 ? 定 位 。 」 而 他 所 指 的 這 種 香 港 文 化 是 與 傳 統 中 國 文 化 有 別 的 , 所 以 他 並 不 是 獨 沽 一 味 的 製 作 懷 舊 和 傳 統 的 中 國 器 具 , 而 是 要 突 顯 香 港 文 化 , 即 揉 合 西 化 、 摩 登 的 現 代 中 國 文 化 。 所 以 他 設 計 了 一 系 列 與 華 人 生 活 文 化 息 息 相 關 的 ? 品 如 摩 登 的 麻 雀 、 飯 碗 , 透 明 ? 子 等 等 。
到 了 異 ? 、 受 雙 重 文 化 熏 陶 的 三 位 藝 術 家 往 往 會 被 問 到 身 ? 認 同 的 問 題 ? 到 底 視 自 己 為 百 分 之 百 的 中 國 人 或 是 美 國 人 、 英 國 人 ? ?

兼 容 並 包 不 要 標 籤
沈 偉 ? 他 不 希 望 被 定 位 。 「 我 不 希 望 看 到 加 諸 於 我 身 上 的 框 框 , 我 想 探 索 未 知 的 事 物 和 無 窮 的 可 能 性 。 」 「 很 多 人 問 我 身 ? 認 同 的 問 題 的 時 候 , 喜 歡 要 我 從 「 中 國 人 」 或 「 藝 術 家 」 兩 項 標 籤 中 挑 其 一 。 我 並 不 喜 歡 這 種 二 分 法 。 我 雖 然 是 中 國 人 , 但 同 時 兼 具 多 重 身 ? 。 世 界 上 很 多 事 情 決 不 是 非 K 即 白 的 , 在 文 化 上 是 可 以 兼 容 、 互 通 的 。 」
而 楊 志 超 則 ? 不 喜 歡 被 以 國 籍 劃 分 。 「 我 留 意 到 很 多 人 堅 持 以 國 家 地 域 區 分 人 。 在 香 港 回 歸 後 , 很 多 英 國 、 西 方 被 媒 體 把 我 改 稱 成 『 中 國 建 築 師 』 。 若 果 換 上 是 形 容 歐 美 的 建 築 師 , 通 常 是 不 需 要 這 樣 刻 意 強 調 國 籍 的 。 這 有 點 突 兀 的 。 」
盛 宗 亮 則 以 平 日 的 飲 食 習 慣 來 詮 釋 。 「 我 在 美 國 吃 中 餐 或 西 餐 都 可 以 。 我 是 混 在 一 塊 的 。 這 對 於 藝 術 家 來 講 是 一 種 好 處 , 可 以 去 取 各 家 之 長 處 補 其 他 不 足 的 地 方 」 。 「 正 如 被 美 國 音 樂 界 視 為 音 樂 學 學 者 的 匈 牙 利 作 曲 家 巴 托 (Bela Bartok) 對 匈 牙 利 地 方 的 民 間 音 樂 進 行 考 察 和 收 集 , 研 究 結 果 顯 示 , 在 不 同 地 區 和 與 邊 界 接 壤 的 地 方 會 ? 生 特 別 豐 富 的 創 作 , 這 些 作 品 的 風 格 會 出 現 明 顯 的 變 異 或 雙 互 融 合 。 這 跟 以 不 同 移 民 匯 集 一 起 而 ? 生 豐 富 藝 術 創 作 的 美 國 很 像 」 。

淘 汰 糟 粕 保 留 精 華
對 於 來 勢 洶 洶 的 「 全 球 化 」 、 美 式 流 行 文 化 對 全 球 國 家 的 大 規 模 輸 入 和 對 地 方 民 族 文 化 侵 略 , 幾 位 藝 術 家 各 有 不 同 的 解 讀 和 看 法 。
二 零 零 零 年 與 大 提 琴 家 馬 友 友 一 起 沿 著 絲 綢 之 路 作 少 數 民 族 音 樂 考 察 和 採 風 的 盛 宗 亮 ? , 他 當 時 在 西 域 邊 遠 地 區 已 經 領 略 到 美 國 流 行 文 化 的 無 遠 弗 屆 。 「 在 一 些 偏 僻 的 小 村 子 裡 , 盜 版 的 麥 當 娜 唱 片 隨 處 可 見 , 我 看 了 大 吃 一 驚 。 」 但 他 並 不 完 全 悲 觀 。 他 ? 絲 綢 之 路 , 這 個 文 化 大 熔 爐 式 的 文 明 盛 況 是 ? 得 我 們 現 代 人 去 借 鏡 , 而 且 堅 信 時 間 會 洗 刷 一 切 。 「 在 任 何 ? 史 時 期 , 總 會 有 源 源 不 ? 的 東 西 ? 生 , 而 當 中 會 出 現 很 多 的 文 化 「 ? ? 」 。 但 經 過 時 間 的 洗 禮 、 篩 選 , 它 們 會 被 淘 汰 、 被 遺 忘 , 只 有 最 好 的 會 被 留 下 」 。
他 接 著 ? 現 在 美 國 藝 術 發 展 蓬 勃 是 與 在 一 千 年 前 出 現 的 絲 路 文 明 的 顛 峰 如 出 一 轍 , 同 是 因 為 對 外 來 文 化 、 移 民 採 取 完 全 開 放 的 態 度 , 所 以 才 能 達 至 百 花 齊 放 的 局 面 。 而 創 作 的 自 由 和 多 元 文 化 的 互 相 ? 撞 並 擦 出 火 化 , 正 是 為 了 來 自 不 同 族 裔 的 藝 術 家 們 提 供 了 最 佳 的 土 壤 。 「 絲 綢 之 路 是 沒 有 邊 界 的 , 中 國 、 日 本 、 羅 馬 等 文 明 都 一 一 包 涵 在 ? , 它 們 互 相 融 匯 整 合 並 創 造 了 許 多 輝 煌 燦 爛 的 文 化 ? 物 」 。
而 楊 志 超 則 引 用 風 靡 全 球 的 美 國 時 裝 設 計 師 Calvin Klein 的 一 句 名 言 ? 「 ? 一 個 人 都 穿 成 美 式 的 」 (Everybody dresses American) , 來 剖 析 美 式 文 化 全 球 化 的 現 象 。 「 我 們 現 在 還 沒 有 人 工 的 方 法 去 阻 止 這 股 狂 潮 , 我 們 只 可 以 順 應 這 潮 流 。 但 隨 著 二 十 一 世 紀 的 開 展 , 中 國 在 國 際 地 位 的 提 高 , 我 們 可 不 可 以 利 用 美 式 流 行 文 化 的 影 響 力 , 並 從 中 滲 入 中 華 文 化 的 元 素 來 推 廣 中 國 文 化 ? ? 」
這 三 位 藝 術 家 當 初 並 不 是 一 ? 登 天 地 踏 上 藝 術 舞 台 的 。 在 異 ? 發 展 新 中 華 藝 術 都 經 過 一 番 的 ? 扎 和 奮 鬥 。 對 於 成 功 與 失 敗 , 他 們 各 有 不 同 的 感 受 和 百 般 的 滋 味 。

成 功 在 於 大 膽 嘗 試
沈 偉 堅 信 藝 術 的 成 功 是 要 靠 不 停 的 嘗 試 和 開 創 。 以 廣 受 美 國 藝 術 評 論 界 推 崇 的 《 春 之 祭 》 為 例 , 他 就 花 了 兩 年 去 構 思 這 支 舞 蹈 , 尋 找 能 把 繪 畫 元 素 融 入 舞 蹈 的 方 法 。 他 更 曾 試 過 邊 拿 著 掃 子 隨 著 音 樂 起 舞 , 尋 找 可 以 把 動 作 轉 化 成 視 覺 藝 術 的 ? 法 。

沈 偉 強 調 在 勇 於 創 新 時 亦 要 有 同 樣 的 氣 魄 捨 棄 不 好 的 瑕 疵 , 對 藝 術 水 準 要 有 一 ? 固 執 的 堅 持 。 他 回 憶 道 在 尋 找 新 的 肢 體 語 言 時 曾 經 要 求 團 員 把 已 經 練 習 多 月 的 舞 ? 全 部 ? 棄 並 重 新 編 排 練 習 , 此 舉 常 常 令 舞 蹈 團 員 們 叫 苦 連 天 。

而 對 於 領 導 一 家 有 百 多 名 員 工 的 公 司 的 老 ? 楊 志 超 來 ? , 消 費 性 的 ? 品 更 是 不 容 有 失 。 他 指 出 , 營 商 要 考 慮 市 場 的 反 應 。 當 一 件 ? 品 反 應 不 佳 時 , 必 須 ? 闢 一 些 新 ? 品 , 減 低 風 險 。 楊 志 超 ? 已 經 習 慣 了 同 時 間 進 行 多 項 創 作 (multi-tasking) , 從 設 計 林 林 總 總 的 服 裝 、 手 袋 、 家 居 用 品 , 他 有 時 候 同 一 時 間 手 上 有 多 達 二 十 個 設 計 項 目 要 處 理 , 忙 得 不 可 開 交 , 但 也 不 亦 樂 乎 。

盛 宗 亮 ? 有 時 候 創 作 不 能 耽 擱 太 久 , 需 要 堅 毅 地 貫 徹 始 終 , 並 大 膽 嘗 試 , 否 則 有 可 能 作 品 會 功 虧 一 簣 、 胎 死 腹 中 。 他 對 江 青 的 一 生 和 其 多 面 的 性 格 一 直 都 很 感 興 趣 , 當 江 青 在 一 九 九 一 年 去 世 的 消 息 傳 來 時 , 他 便 有 了 創 作 英 文 歌 劇 《 毛 夫 人 》 的 構 想 , 但 這 故 事 在 腦 海 ? 蘊 壤 了 十 二 年 , 他 卻 遲 遲 未 動 筆 。 直 至 去 年 他 下 了 決 心 , 沒 想 到 不 消 兩 個 小 時 便 完 成 了 故 事 大 綱 和 樂 章 。
在 媒 體 發 達 、 評 論 「 可 畏 」 的 美 國 , 盛 宗 亮 叮 囑 在 美 國 的 華 人 藝 術 家 不 要 被 媒 體 的 評 論 擺 布 , 不 要 為 一 個 樂 評 人 的 讚 賞 而 自 鳴 得 意 , 或 為 一 篇 不 好 的 批 評 而 鬱 鬱 寡 歡 。

知 己 知 彼 充 滿 自 信
盛 宗 亮 ? ? 「 一 篇 樂 評 只 代 表 了 一 個 人 的 見 解 , 而 正 好 這 個 人 的 意 見 有 一 家 媒 體 在 背 後 支 ? 著 。 所 以 藝 術 新 秀 們 不 要 因 為 不 好 的 評 論 而 氣 餒 。 最 重 要 的 是 要 與 音 樂 廳 ? 的 聽 ? 交 流 , 這 會 更 有 滿 足 感 和 鞭 策 ? 的 創 作 。 」

這 三 位 受 中 華 傳 統 文 化 培 育 的 藝 術 家 , 在 國 外 重 新 打 造 中 華 文 化 時 都 不 約 而 同 地 表 示 在 海 外 發 展 , 不 是 要 全 盤 西 化 或 與 傳 統 中 國 文 化 抗 衡 、 切 斷 臍 帶 關 係 。 而 是 要 把 雙 重 甚 至 各 種 的 文 化 融 和 , 這 並 不 是 單 純 的 混 合 、 ? 湊 , 而 是 在 兩 個 文 化 之 間 , 創 建 一 個 獨 特 、 全 新 的 第 三 文 化 , 開 創 一 種 嶄 新 的 藝 術 語 言 。

對 於 未 來 中 華 文 化 的 發 展 , 盛 宗 亮 ? 只 有 我 們 要 抱 著 如 絲 路 文 明 、 盛 唐 文 明 的 開 放 態 度 , 吸 收 、 匯 集 各 家 所 長 , 中 華 文 明 還 是 有 蓬 勃 發 展 的 希 望 的 。

楊 志 超 指 出 香 港 的 電 影 可 能 是 最 為 美 國 主 流 熟 悉 的 香 港 文 化 , 如 王 家 衛 、 成 龍 等 的 作 品 , 他 希 望 其 他 領 域 的 華 人 藝 術 家 能 繼 續 努 力 逐 漸 為 人 所 知 , 讓 中 華 文 化 能 全 面 的 打 進 國 際 舞 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