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11月21日号 カバーストーリー(翻訳=深川耕治)

雲南省の水力発電ダム建設乱開発
インテリ層と農民、李鵬氏の長男に猛反発


 世界自然遺産地区に指定されている中国雲南省にある虎跳峡は、李鵬元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務委員長の長男、李小鵬氏が率いる華能集団が計画する水力発電所用のダム建設工事のために景観を大きく損ねようとしている。すでにダム計画は着実に進められ、華能集団は虎跳峡の景観破壊を極秘裏にコントロールしながら開発を進めている。

 中国のインテリ層や地元農民らは、このダム開発を景観破壊の乱開発として強い疑念を抱き、生態環境の破壊や十万人に上る地元農民の移民問題に発展するとして反対している。反対理由はそれだけではなく、同地域が地震が発生しやすいベルト地帯であり、大木が伐採され、計画自体が「とりあえず、まず、列車に乗ってから切符を買う」式の無謀すぎるブラックボックスのような作業で非公開状態で進められていることに強い憂慮の念が高まっている。(亜洲週刊04年11月21日号=翻訳=深川耕治、以下、原文で)

知識界和農民力抗李鵬之子 .劉松石

世界自然遺?地區雲南虎跳峽面臨滅頂之災,原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之子李小鵬的華能集團計劃在此興建水電站大?,一些工程已在悄悄進行,華能更已神秘控制虎跳峽景區。中國知識界及當地農民強烈質疑,憂慮生態環境受損和十萬民?的遷移問題,反對在地震帶大興土木,並指整項工程的規劃過程K箱作業,「先上車,後補票」,?開權貴幕後操控真貌。

寧謐的自然景觀正在?釀著一股躁動?滾滾的江水也彷彿為即將逝去的美景而怒吼悲鳴。雲南省世界級的景點虎跳峽面臨滅頂之災,屬於「世界自然遺?」的這個地區可能將面目全非。原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之子李小鵬的中國華能集團計劃在此興建水電站,一些工程已在悄悄進行。中國知識界、環保人士及當地農民群起而攻之,認為這項計劃將損害世界自然遺?的生態系統,而且虎跳峽位處地震帶,建設工程可能造成危險。?外,工程將淹沒大面積的?鎮土地,受影響而被迫遷移的居民更達十萬之?,影響重大。尤其使反對者質疑的是,有關建設規劃過程K箱作業,「先上車,後補票」,出現「??」和權貴操控的情況。

北京著名學者汪暉、環保人士汪永晨、薛野、林谷、蕭亮中等向社會及上層發出呼?,要求停止在虎跳峽地區修建電站?「我們強烈要求有關部門向社會公布修建長江第一灣??虎跳峽大?的環境影響評價報告、專案設計和可行性研究報告,並科學、公開地對專案的社會經濟影響進行評價。我們謹呼?相關部門切實貫徹科學發展觀,正確處理眼前利益和長遠利益的關係,為了避免環境惡化和生態災難,統籌人與自然的和諧發展,將虎跳峽、長江第一灣這樣寶貴的自然文化遺?留給世界,留給人類的子孫後代。」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鄭易生也提出八個理由,呼?當局「慎建大?」。

金沙江原住民很清楚,他們沒有什麼地方可去,要想保住家園,只有抗爭,堅決不移民。一位蕭姓村民??「水電公司和當地政府只想賺錢,根本不想我們十萬老百姓的死活,他們不把我們當作平等的人,把我們當成白癡?我們現在是背水一戰了,國際歌?得好,『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我們只有自己靠自己,組織起來,把水電開發商?走。」

三峽地區早已因修建三峽大?而失去一些千古傳誦的美景,現在,中國可能又要失去虎跳峽這個世界級的壯麗景觀了,而且同樣是因為修建大?。虎跳峽位於雲南西北部金沙江、瀾滄江和怒江的「三江並流」世界自然遺?地區,全長約十六公里,峽谷深險,谷底江水怒濤激盪,壯美的風光吸引了大批中外遊客到此徒?旅行。但是,二零零八年以後,他們看到的也許不再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而是一座高達二百七十六米的混凝土大?。

今年七月,新華社公布了《金沙江中游河段水電規劃報告》。在規劃中,這個虎跳峽流域的「一庫八級」梯級水電站,位於長江上游金沙江的中游江段,西起雲南麗江石鼓鎮,東至四川攀枝花市的雅?江口,長五百六十四公里,落差八百三十八米,將整個金沙江中游都圈進了水電開發範圍。報道?,除了發電之用,這一工程還可實現部分自流引水到?中的目標,解決雲南中部的用水問題,甚至用來沖刷?池的?染。

金沙江江水將從虎跳峽淹至其上游二百公里迪慶藏族自治州奔子欄附近,淹沒區包括麗江市、コ欽縣的十幾個?鎮,淹沒耕地二十萬畝,十萬民?將被遷移。中國媒體報道這一工程以後,立即像一枚炸彈投入了人群,輿論一片譁然。

雲南省?的學者對虎跳峽建?爭議也作出了回應。八位雲南師範大學教授發出呼?,要求應明確虎跳峽水利樞紐工程的決策責任人與工程責任人。郭和平等八位學者稱,關於虎跳峽建?的爭議,主要問題不在建與不建,而在於決策機制與決策程式是否科學合理。他們認為,虎跳峽建?事件中,公?的知情權被?奪。他們提出三點建議?虎跳峽水利樞紐工程暫緩上馬?將虎跳峽與怒江建?問題在雲南省人大會議甚至全國人大會議上立項討論,並向社會公布,聽取社會各方專家與民?的意見?虎跳峽建?工程應明確決策責任人與工程責任人。

上述呼?稱,鑑於?史教訓,萬不可在「集體負責」的名義下無具體責任人。這項工程非同尋常,可謂非功即罪,承載著極其重大的?史責任。如果是一個正確工程、偉大工程,那將來人們追懷功績,樹碑感念,就有個目標?如果是一個錯誤工程、貽害工程,那將來人們追究責任,總結教訓,就有個對象。?所周知,都江堰工程有明確的責任人?李冰父子?昆明松花?水庫有明確的責任人?瞻思丁.賽典赤。?若再犯「?池填湖造田」那類?史錯誤,?若重蹈「三門峽電站」那類?史覆轍,人們向誰問責??史向誰問責?無明確責任人的做法,乃決策機制上的大忌,潛伏著極大的危險。

「三江並流」世界遺?中的「三江」是指怒江、瀾滄江、金沙江在?西北地區平行並流的一部分區域。二零零三年七月,「三江並流」因為滿足全部四項標準而順利入選《世界自然遺?名?》,這在全世界極為罕見。北京大學世界遺?研究中心主任謝凝高教授?,三江並流地區之所以入選世界自然遺?,主要因為其獨特的地質價?、生物多樣性、高山峽谷的自然美學價?,以及多民族雜居的文化價?。

北京環保人士蕭亮中?,虎跳峽地區對「三江並流」順利入選世界自然遺?起到了關鍵性的作用,無疑應該得到高度重視和妥善保護。國家也向世界承諾,將不遺餘力保護這一地區獨特的生態環境。但不到半年,「申遺報告墨跡未乾,以『開發』為名的破壞已迫在眉睫」。

環保人士指出,虎跳峽大?一旦修建,金沙江水位上升,多種類型生態系統都將遭到嚴重破壞,垂直立體氣候將不復存在,?多的物種會因棲息地被淹沒而滅?,被稱為「世界級物種基因庫」的三江地區將名不副實。

迪慶州「三江?」一位官員私下也承認,如果虎跳峽建?蓄水,水庫的回水會到達其上游約二百公里的奔子欄,那麼,奔子欄一帶「教科書」式的地質變化、生長的地貌特?會受到影響,也會對生物多樣性?生不可彌補的傷害。隨之,「三江並流」滿足世界自然遺?全部四項標準也將被打破。

而在虎跳峽附近修建一座二百七十六米的大?,將使峽谷激流變為湖泊,虎跳峽地區高山、峽谷、激流的壯美景觀將被破壞。水電公司會將這一處珍貴的自然遺?變為工地。謝凝高??「世界遺?保護的是自然環境的真實性和完整性。自然的江河,修了水?,就成了人工水庫,破壞了真實性,也破壞了其生態系統。」

水電開發財源滾滾

一九九七年,中國電力系統改革,能源部撤銷,成立了中國電力總公司,後來電力總公司又分成五大公司。為了獲得水電開發的豐厚利潤,這幾家大公司在河流的開發專案上爭先恐後,大肆?馬圈地。主導虎跳峽地區水電工程的,是勢力最大的「華能」集團,其總經理為原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之子李小鵬。

香格里拉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水電專家告訴亞洲週刊,虎跳峽深而窄,建大?非常方便,成本很低,只要建起大?,「以後就是滾滾財源」。而一位深諳大?經濟學的北京環保學者也告訴亞洲週刊,大?運行十年,即可全部收回成本,當水電公司賺足錢後,即便當地脆弱的地質環境發生地震,或是?掉大?,對他們來?也無所謂,反正早賺了個盆滿?滿。

除了誘人的經濟利益,為三峽大?做保險栓,也是虎跳峽及其下游一系列水?的重要作用。雲南昆明理工大學梁永ィ教授是建?的支持者,他曾參與很多官方的前期活動,了解許多?情。他?,虎跳峽電站是三峽電站的配套工程,可為三峽工程控制來水量。

由原總理、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推動上馬的三峽工程,一直受到部分專家和公?質疑。泥沙淤積對水庫和上游地區的威脅問題,三峽工程的支援派一直遮遮掩掩,不將全部的泥沙模型實驗結果公之於?。他們最有力的辯解,即是?他們將在長江上游的金沙江上修建一系列大?,將泥沙阻?於三峽水庫之外。顯然,虎跳峽以下的八個水庫,以及其後的溪洛渡、向家?,都將承擔為三峽水庫阻?泥沙的作用。環保人士認為,這種做法,實際的結果是,修了一個三峽還不?,還需要破壞更多的自然環境、修建更多的大?來為三峽大?買保險。

一系列秘密操作

虎跳峽壯麗的景觀,本來是世界自然遺?的有機組成部分,但是,卻被雲南省當地官員事先剔除。雲南理工大學教授梁永ィ證實,當聯合國世界遺?委員會派專家到「三江並流」地區考察時,看到雲南省把虎跳峽剔出「世界遺?」範圍,覺得很奇怪。一位原新華社記者也對亞洲週刊透露,他在採訪雲南省「三江並流」管理局一位處長時,這位處長承認,雲南在最初申報世界遺?時,虎跳峽作為有機組織部分,是包括在?的。後來之所以又生硬地割出來,就是為了建電站。

顯然,這種做法,早有深謀遠慮??修電站可以免受「世界遺?」名頭的束縛。在申報這一遺?時,雲南省政府希望有「遺?的帽子」,可以提高這一地區的知名度,揄チ旅遊收入。而「帽子」戴上了,又怕它成為自己大肆建電站的緊箍咒。

儘管虎跳峽以下這八個水電站仍未獲得國家批准動工,但水電公司急不可耐,動作早已越軌。八個電站中,「華能」控制了七個,?外一個金安橋水電站,由民營公司華睿集團負責。這個水電站建造的兩個導流洞已經成型,對於雲南省的這種違規行為,國家發改委一位官員??「那我們也管不了,省裡畢竟是一級政府。」

據亞洲週刊了解,雲南麗江市一年的財政收入約為人民幣二億元(折合約二千四百萬美元),而華睿集團投資開發的金安橋水電站竣工後,一年就可以為麗江市帶來四億元的?收。為此,麗江市委市政府熱情歡迎並十分重視華睿的金安橋水電專案,把它作為「頭號工程」,從上到下都為這個專案大開「酷普v。

去年年底,一家名為「天界神川」的公司獲得了虎跳峽景區香格里拉一側的經營權(與對面的麗江一側相比,這裡是主要的景區部分)。實際上,這個公司屬於「華能」電力公司。他們不允許當地人在景區?做生意,大幅降低當地員工的薪水。最令當地人不解的是,這個公司根本不進行景點建設,就連景區?的路壞了也不修。十月上旬,記者來到虎跳峽,遇到數處公路?方。當地一位姓王的嚮導?,這些小小的?方發生了幾個月了,「天界神川」根本不修,「好像故意不讓遊客進來一樣,真是?不明白,難道他們不想賺錢??」嚮導?。

而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當地人卻了解更多情況。他曾在景區?做生意,後來被「天界神川」?了出來。他?,「華能」的目的不是在景區賺錢,而是要在此建電站。他們故意不修路,不進行景點建設,不讓人進來做生意,就是要將遊客拒之門外,甚至要世人忘掉虎跳峽,他們好??地在裡面進行建電站的準備。

打洞準備修?

記者看到,在虎跳峽兩側的山上,已經被鑿開了數百個進行建?地質勘測的大洞,?個洞都一人來高。有一個在路邊的涵洞,據嚮導王先生?,有八百米深。這些大洞已經將虎跳峽兩邊的山體破壞嚴重。王?,自從「天界神川」控制了虎跳峽不到一年來,這些涵洞的開鑿明顯加快。記者還能看到懸崖上有工人在操作。「他們不修路,不讓遊人進來,原來是在??地打洞,準備修大?,破壞景區。」王?。

金沙江河谷的十萬原住民,是中國首次在大型工程之前發出自己反對聲音的百姓。一?國家電力公司所做的《虎跳峽水電站移民調?與規劃彙報材料》顯示,按這一調?,至二零一五年第一台機組發電時,這一帶移民將超過十萬人。在長江第一灣上下美麗富饒的河谷裡生活了數百年上千年的原住民,將幾乎全要背井離?。

香格里拉金沙鎮車軸村納西族村民蕭志合??「我走遍了雲南省,?裡還有比我們這裡富饒的地方?政府這是把我們往江裡推?要是移民的話,我看,最好我們就住到省政府的大院裡,與那些官員平分工資?」

政府官員在推動大?建設時,往往宣傳?是為了?助原住民「?貧致富」。而據《中國青年報》報道,建國五十多年來,大型水電工程移民共有一千六百多萬,而其中有一千多萬一直處於貧困之中。一位環保人士??「這讓開發商和地方政府以『水電扶貧』的?言不攻自破。」「我們不需要當官的?我們『?貧』。」蕭志合也??「我們這裡很富庶,當官的?我們走,把老百姓賣了,自己得好處,自己『?貧致富』。」

扶貧?言不攻自破

十月上旬,記者在當地看到,沿著金沙江,居民ェ敞高大的木結構樓房,掩映在茂密的克和金?的稻穀之中。很多人家ェ大的院子裡有池塘,周圍是高大的核桃樹。招待客人,就是自己池塘裡的魚和各種山果。村民葛全孝??「這裡是雲南西北最富庶的地方,『三年困難』時期,全國餓死那麼多人,這裡卻有大量的糧食運出去,支援別人。」

記者在幾天之?,見到了當地的一百多人,聽到對自己這方水土和生活最多的描述是「天府之國」、「世外桃源」、「安居樂業」、「山青水秀」。目前,政府和水電公司要將他們?出自己的家,但卻沒有任何人?求他們的意見。而且,當地也沒有合適的地方讓他們重建家園。

曾有傳言,要將部分人遷移到香格里拉的小中甸。然而,那是藏族居住地,海拔高,半耕半牧,物?只有青?之類,金沙江河谷的居民不適應這種生活方式。而且,藏民自己的草場也不?,更不會有更多的土地給外來者。記者在香格里拉見到小中甸的居民拉茸培楚,他??「移民到我們這裡是不可能的,我們自己土地都不?。」據當地居民?,強行移民到藏區會造成民族矛盾。目前有藏民聽到外來移民的風聲,恐慌之下,已在用鐵絲網圍住草場,搶?地盤。

目前,金沙江已有很多人在自發地組織和動員,但他們也清楚自己面對的是政府和水電公司強大的壓力。有人在私下??「我們能贏??聽?是李鵬的兒子在做這件事?。」而女村民丁常秀的回答是?「李鵬的兒子又怎樣?他又不是上帝,他能管我們的子孫後代?」■


李小鵬小?案
李小鵬是原北京國務院總理、原全國人大委員長李鵬之子,於一九五九年出生,祖籍四川省成都市,畢業於華北電力學院發電廠及電力系統專業,?任電力科學研究院電力系統研究所工程師、電力技術經濟研究所所長等。一九九一至九九年先後出任華能國際電力開發公司、華能國際電力股?有限公司總經理助理、副總經理等職。九九年起擔任中國華能集團公司董事、總經理、黨組書記、華能國際電力開發公司董事長、總經理,以及華能國際電力股?有限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


保衛虎跳峽的學界先鋒 .劉松石
清華教授、《讀書》主編汪暉親自調?虎跳峽的?假旅遊公司的背景,並發動新聞界打響保衛虎跳峽的第一槍?更參與起草知識界、環保界呼?書,督促當局三思而後行。

汪暉是清華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讀書》雜誌主編,但他不是把自己關在書齋的學者。他對記者??「知識界那些破事有什麼好寫的??們關注一下虎跳峽修電站的事?。」今年八月,汪暉還帶著這位記者,來到雲南西北的「三江並流」地區,調?水電公司「磨刀霍霍」、??準備向長江第一灣??虎跳峽地區動手的事。

他們發現一個名為「天界神川」的公司,把持了香格里拉一側虎跳峽景觀的旅遊經營權,卻不提供旅遊服務,所作所為神秘莫測。這個時候,汪暉似乎不再是一位學者,而是一位媒體人,親自調?這個公司的背景。經調?得知,這個公司即是中國最大的電力公司??華能電力的下屬。華能控制虎跳峽旅遊景區,醉翁之意不在酒,在於為修電站打埋伏、當先鋒。

在汪暉的?助下,記者有關虎跳峽修電站的報道,成為中國新聞界打響「虎跳峽保衛戰」的第一槍。同時,汪暉參與起草了中國知識界、環保界向社會發出的保護虎跳峽呼?書?「我們呼?相關決策部門正視長江第一灣??虎跳峽流域建?將會帶來的生態、地質巨變及其危險,以及對金沙江流域文化、社會的滅?性影響。我們呼?應盡快停止這一專案,避免因規劃不當損害自然和文化遺?,影響社會穩定,造成經濟損失,最終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現在,虎跳峽建?之爭,已成為轟動中國的公?話題。月前,清華大學的「飲食廣場」,剛給學生上完課的汪暉一邊吃炒飯,一邊??「學者要做理論研究,但更要關注社會現實,參與社會運動。」他認為,在中國,環保運動是極少真正的社會運動之一,而環保運動也需要專家學者來提供理論支援。所以,「專家的理論研究,要與實際的社會運動聯?起來,為社會運動和社會政策制定提供視野」。

作為保衛虎跳峽這一運動的參與者與領導者之一,汪暉如何看待這一問題?汪暉?,中國確實需要電力。與煤電相比,水電是一種低耗能、乾淨的能源,所以,原則上他們並不反對水電。但是要考慮一些具體問題,尤其是大型水電專案,要充分考慮其綜合影響。這方面中國已有好多教訓,比如三峽工程對生態的負面影響。在雲南西北的「三江並流」地區,生態已被破壞,今年六月,汪暉去了被藏民稱為神山的梅里雪山,當地人告訴他,去年一年,冰川線就縮減了三百多米。

汪暉?,「中國的冰川是世界上消失最快的」。他還?,根據《?默的河流》(P.McCully著)一書,高?蓄水,會造成水?的變化和周邊生態的改變。而雲南的生態太寶貴了,一旦破壞,其損失是巨大的。但是,支持建?者,卻不考慮建?的綜合影響。汪暉苦惱地?,「我們一旦提出批評,就被極端化。一批評發展主義,就被誣為反對發展」。

實際上,汪暉指出,要看到「發展」背後的東西,「要分清楚,這是誰的發展?是為了誰的發展?是誰在發展中得利?是當地原住民,還是利益集團?」

汪暉?,在虎跳峽問題上,政府不出來?話,而?話的只有環保NGO(非政府組織),它似乎成了政府的延伸。「難道,保護文化生態,保護環境,不是政府應該做的?」?他提到,以前知識界關於「大政府」還是「小政府」的爭論是錯誤的。「?要政府變成小政府,退出,可是,政府怎麼能退出?在社會治安和?收等領域,政府的規模應該更大,而不是縮小。社會正義的實現,也需要政府來?。法治化要求政府轉變職能,而不是變大和縮小的問題」。

所以,汪暉提出,政府不應是經濟發展型政府,而是社會服務型政府,為公民提供社會服務、維護社會正義、保護文化多樣性、保護環境應成為政府的主要職能。汪暉又?,「如果把告FGDP的概念引入對地方官員的考核,那麼,雲南省官員要在虎跳峽建電站,就要三思而後行。目前這樣的形勢,完全是中央單純考核經濟政績的政策造成的」。

平等不容納多樣性?

汪暉一向主張要把「多樣性」納入「平等」範疇,並多次到雲南西北地區考察。他?,那裡的民族和文化的多樣性非常於珍貴。納西、藏、白、?、苗、?、回等多個少數民族和諧相處,既相互借鑑、容忍了彼此的文化,又保留了自己的特性。有的甚至在一個家庭之中,有不同的民族。這種多民族和諧相處的圖景,對充滿民族衝突的世界來?,具有重要的借鑑意義。

可是,文化多樣性是有其?史和現實條件的,汪暉?,如果將金沙江河谷的十萬原住民遷走,他們的獨特文化ョ以生存的地理環境和社會環境被?奪,其文化多樣性必然被破壞。

汪暉??「我們在憲法中強調各民族一律平等,但是,如果講平等只有經濟收入這一尺度,那麼,?把他們遷走,給他們相應的經濟補償,看似平等,卻造成了實質的不平等。這種遷移破壞了他們的文化,他們的經濟生活指標也許提高了,但他們的幸福感被破壞了,這難道是平等??」■


汪暉小?案
汪暉,揚州人,一九五九年生,畢業於揚州師院、南京大學、中國社會科學院,任職北京清華大學及中國社科院,《讀書》雜誌主編。先後在哈佛大學、加州大學、北歐亞洲研究所、華盛頓大學、柏林高等研究所及香港中文大學等研究講學。著作譯成日、韓、英文,新作《現代中國思想的興起》廣獲好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