亜洲週刊カバーストーリー

2004年6月20日号

香港人の心は中国のエイズ孤児を救う活動で繋がっている

香港の専門家の一部は民主や人権など「核心的価値」について論じているが、「国家アイデンティティ」や中国の命運を決するような議題については触れてない。杜聰氏ら香港人は黙々と河南省のエイズ孤児の看護を行い、まさに身を持って中国の弱者階層の失われた人権という中国人の「核心的価値」を体現している。(以下、原文で)

港 人 心 繋 中 國 拯 救 愛 滋 孤 兒
當 香 港 一 些 專 業 人 士 熱 衷 討 論 民 主 、 人 權 等 「 核 心 價 値」 , 但 不 觸 及 「 國 家 認 同 」 與 對 中 國 命 運 承 擔 等 議 題 , 杜 聰 等 香 港 人 卻 默 默 地 為 河 南 的 愛 滋 孤 兒 貢 獻 光 和 熱 , 身 體 力 行 地 體 現 中 國 人 的 「 核 心 價 値 」 , 要 為 中 國 的 弱 勢 群 體 尋 回 失 去 的 人 權 。
港 人 心 繋 中 國 拯 救 愛 滋 孤 兒   . 紀 碩 鳴
當 香 港 一 些 專 業 人 士 熱 衷 討 論 民 主 、 人 權 等 「 核 心 價 値 」 , 但 不 觸 及 「 國 家 認 同 」 與 對 中 國 命 運 承 擔 等 議 題 , 杜 聰 等 香 港 人 卻 默 默 地 為 河 南 的 愛 滋 孤 兒 貢 獻 光 和 熱 , 身 體 力 行 地 體 現 中 國 人 的 「 核 心 價 値」 , 要 為 中 國 的 弱 勢 群 體 尋 回 失 去 的 人 權 。

近 日 , 香 港 一 些 專 業 人 士 正 在 熱 衷 討 論 自 由 、 民 主 、 人 權 等 「 核 心 價 値 」 , 但 卻 未 觸 及 「 國 家 認 同 」 與 對 中 國 命 運 承 擔 等 議 題 , 引 發 社 會 上 廣 泛 的 關 注 。 但 恰 恰 在 此 時 此 刻 , 一 些 香 港 人 卻 默 默 地 為 中 國 大 陸 的 弱 勢 群 體 貢 獻 自 己 的 光 和 熱 , 身 體 力 行 地 體 現 中 國 人 的 「 核 心 價 値 」 , 讓 港 人 與 大 陸 不 再 有 隔 離 , 要 為 中 國 的 弱 勢 群 體 尋 回 失 去 的 人 權 。

曾 留 學 美 國 哈 佛 大 學 的 香 港 人 杜 聰 , 早 前 有 過 志 願 者 經 ? , 返 港 後 在 銀 行 工 作 , 兩 年 前 經 朋 友 介 紹 到 河 南 愛 滋 村 考 察 , 與 一 些 愛 滋 病 患 者 和 他 們 的 孩 子 結 下 了 不 解 之 ? 。 杜 聰 放 棄 了 高 收 入 的 職 位 , 拿 出 自 己 的 積 蓄 , 全 身 心 地 投 入 到 拯 救 河 南 受 愛 滋 影 響 而 失 學 孩 子 的 工 作 中 。

這 些 年 來 , 獲 杜 聰 資 助 得 以 重 新 坐 在 課 堂 的 河 南 愛 滋 家 庭 的 孩 子 達 一 千 二 百 多 人 。

杜 聰 他 把 自 己 的 生 命 與 十 三 億 同 胞 命 運 緊 密 相 ? , 他 的 行 動 超 越 了 當 下 香 港 「 核 心 價 ? 」 的 爭 議 , 將 人 道 關 愛 帶 入 ? 扎 在 生 死 線 上 的 河 南 愛 滋 家 庭 , 越 來 越 多 的 香 港 人 在 加 入 杜 聰 的 關 愛 行 列 , 有 學 校 的 教 師 、 商 人 、 社 會 人 士 打 電 話 捐 錢 給 智 行 基 金 會 ? 也 有 退 休 返 大 陸 居 住 的 香 港 人 主 動 請 命 到 河 南 , 要 做 義 工 。

上 世 紀 末 河 南 部 分 農 民 為 改 善 生 存 環 境 去 賣 血 , 因 違 規 採 血 令 供 血 人 群 交 叉 感 染 造 成 愛 滋 病 病 毒 在 中 原 地 區 大 面 積 肆 虐 , 成 千 上 萬 的 貧 苦 農 民 正 遭 受 愛 滋 ?f 毒 的 折 磨 ? 扎 在 生 死 線 上 、 成 百 上 千 的 病 者 過 早 地 燃 盡 了 生 命 的 光 陰 , 留 下 了 毫 無 依 靠 的 老 人 和 孤 伶 伶 的 兒 女 。 杜 聰 等 香 港 人 伸 出 了 援 手 , 這 是 寒 冬 中 的 暖 流 、 ? 望 中 的 曙 光 、 是 足 以 令 全 香 港 人 為 之 驕 傲 的 核 心 價 ? 。

這 兩 年 , 杜 聰 十 多 次 到 河 南 愛 滋 村 , 探 訪 了 上 百 受 愛 滋 病 毒 摧 殘 的 家 庭 , 看 著 生 命 垂 危 的 患 者 , 那 一 雙 雙 近 乎 呆 滯 的 眼 神 中 透 露 出 ? 望 中 的 期 待 、 無 助 中 的 祈 求 , 一 次 次 震 撼 著 杜 聰 。

在 無 數 次 與 愛 滋 病 人 接 觸 中 , 杜 聰 深 深 體 會 到 這 些 不 幸 農 民 的 心 靈 未 來 ? 彌 留 人 世 之 間 , 他 們 對 人 生 已 無 所 求 , 唯 獨 不 能 再 讓 一 下 代 重 走 無 知 的 老 路 , 這 才 是 他 們 生 命 的 延 續 和 未 來 。 那 次 杜 聰 剛 ? 入 一 家 大 門 , 一 位 患 愛 滋 的 母 親 上 前 用 近 乎 哀 求 的 ? 音 ? ? 「 救 救 孩 子 ? 」 看 著 年 約 八 ? 的 男 孩 ? 在 地 下 的 草 蓆 上 , ? 得 只 剩 下 一 把 骨 頭 , 連 ? 開 眼 睛 的 力 都 沒 有 了 , 杜 聰 鼻 子 一 酸 , 兩 行 眼 ? 止 不 住 往 外 湧 。

孩 子 的 父 親 早 因 染 病 去 世 , 母 親 也 ? 扎 在 生 死 線 上 , 深 知 已 沒 有 未 來 的 母 親 ? 不 希 望 看 著 孩 子 都 沒 有 未 來 。 杜 聰 轉 過 頭 , 無 奈 地 對 那 位 母 親 ? ? 「 也 許 我 沒 有 能 力 為 ? 的 兒 子 做 什 麼 , 」 然 後 指 著 母 親 身 旁 的 女 兒 肯 定 地 ? ? 「 但 我 會 確 保 ? 的 女 兒 有 讀 書 的 機 會 。 」 讓 河 南 愛 滋 村 中 生 存 下 來 的 孩 子 有 書 讀 , 讓 他 們 從 痛 苦 的 記 憶 中 走 出 來 , 成 了 杜 聰 最 大 的 心 願 , 也 成 為 香 港 智 行 基 金 會 重 要 的 工 作 之 一 。

從 兩 年 前 捐 助 一 個 村 的 一 百 二 十 七 個 小 學 生 開 始 , 這 個 學 期 接 受 智 行 基 金 會 資 助 上 學 工 作 已 發 展 到 十 多 個 村 , 受 益 學 生 多 達 一 千 二 百 多 名 。 ? 個 學 期 的 書 雜 費 , 除 了 政 府 有 些 補 貼 , 其 餘 均 由 智 行 包 了 , 從 學 前 班 到 上 大 學 。

杜 聰 向 孩 子 們 保 證 ? 「 只 要 ? 的 成 績 行 , 我 們 一 定 讓 ? 讀 完 大 學 。 」 開 始 杜 聰 本 想 資 助 那 些 父 母 雙 亡 的 孤 兒 , 但 在 探 訪 中 發 現 , 那 些 父 母 雖 然 還 在 的 家 庭 , 其 實 已 失 去 勞 動 力 , 扶 養 孩 子 都 有 困 難 , 更 沒 有 讓 他 們 讀 書 的 能 力 。 有 一 個 家 庭 兩 夫 婦 都 有 病 , 要 輪 流 起 身 煮 飯 給 孩 子 吃 。 女 兒 哭 著 對 母 親 ? ? 「 不 如 ? 們 賣 了 我 , 我 有 機 會 讀 書 , ? 們 也 有 錢 買 藥 。 」 杜 聰 知 道 , 父 母 失 去 勞 動 力 以 後 , 第 一 個 想 減 掉 的 錢 就 是 子 女 的 讀 書 費 , 如 果 僅 資 助 失 去 雙 親 的 孩 子 , 那 就 太 ? 了 。

智 行 基 金 會 決 定 盡 力 資 助 所 有 受 愛 滋 影 響 的 家 庭 。 靠 當 地 的 志 願 者 , 杜 聰 聯 絡 學 校 , 核 對 家 庭 情 況 後 , 將 資 助 上 學 的 費 用 直 接 撥 給 學 校 , 因 為 高 耀 潔 教 授 告 訴 杜 聰 , 如 果 ? 將 錢 給 了 家 庭 , 小 孩 結 果 仍 讀 不 上 書 。 看 著 被 資 助 的 孩 子 隊 伍 在 不 斷 擴 大 , 一 個 一 個 村 在 收 復 孩 子 學 習 的 失 地 , 杜 聰 心 底 感 到 ェ 慰 。 但 他 仍 憂 心 ? ? , 受 愛 滋 影 響 的 學 齡 兒 童 幾 千 上 萬 , 「 這 樣 的 速 度 實 在 太 慢 了 。 「 河 南 愛 滋 重 災 區 的 情 況 , 較 早 時 還 是 禁 區 , 數 據 保 密 , 當 地 政 府 除 了 信 任 杜 聰 外 , 不 允 許 再 帶 其 他 人 進 去 , 政 府 也 不 希 望 杜 聰 高 調 募 款 , 怕 曝 光 影 響 當 地 的 經 濟 。 兩 年 來 , 杜 聰 幾 乎 是 一 個 人 默 默 耕 耘 , 從 河 南 省 府 鄭 州 到 所 在 縣 城 要 幾 個 小 時 的 車 程 , 第 二 天 下 村 , 有 時 三 輪 車 要 坐 一 個 小 時 , 華 中 大 平 原 , 有 些 地 方 還 很 荒 涼 , 為 了 那 些 孩 子 , 他 把 個 人 的 安 危 全 ? 一 邊 了 。 杜 聰 ? ? 「 好 在 還 有 不 少 朋 友 和 支 持 我 的 香 港 人 , 那 些 孩 子 在 教 室 中 的 朗 朗 讀 書 聲 給 了 我 很 大 的 精 神 力 量 。 」

最 難 戰 勝 的 還 是 心 靈 的 傷 痛 , 杜 聰 一 直 想 抽 離 那 些 人 生 的 悲 哀 , 做 這 場 災 難 的 局 外 人 , 但 愛 滋 村 留 下 的 慘 景 , 人 間 悲 劇 的 恐 怖 場 景 一 次 又 一 次 地 加 重 了 他 的 恐 懼 意 識 , 很 多 時 他 會 發 惡 夢 , 醒 來 時 冷 汗 濕 透 了 他 的 背 脊 。

作 家 白 先 勇 鼓 勵 他

杜 聰 好 像 無 意 中 目 睹 了 一 場 車 禍 , 一 場 謀 殺 , 不 斷 沿 續 的 悲 劇 。 很 多 人 受 害 , 這 些 人 杜 聰 越 來 越 熟 悉 , 卻 又 一 個 一 個 離 去 , 有 時 杜 聰 覺 得 人 生 為 什 麼 就 那 麼 無 奈 ? 孤 軍 作 戰 , 杜 聰 有 時 也 會 氣 餒 , 一 個 人 的 力 量 是 那 麼 的 渺 小 , 作 家 白 先 勇 不 斷 鼓 勵 他 , 「 ? 不 要 想 可 以 拯 救 全 世 界 , 能 ? 到 一 個 , 對 那 個 人 來 ? 就 是 全 部 。 」

杜 聰 一 直 記 著 小 時 讀 的 一 個 故 事 ? 退 潮 了 , 爺 孫 倆 在 海 邊 散 ? , 看 著 海 灘 上 滿 地 等 死 的 海 星 , 爺 爺 ? 起 一 個 ? 向 大 海 , 孫 子 ? ? 「 爺 爺 , 這 樣 做 沒 用 , ? 救 了 一 個 , 救 不 了 全 部 。 」 爺 爺 回 答 道 ? 「 我 救 的 這 個 就 是 它 的 全 部 , 將 影 響 它 的 一 生 。 」 杜 聰 很 幸 運 有 機 會 去 接 觸 和 ? 助 一 群 瀕 臨 ? 望 與 站 在 死 亡 邊 ? 的 人 和 他 們 的 孩 子 , 在 幾 乎 沒 有 援 助 下 帶 給 他 們 一 絲 希 望 。

杜 聰 感 慨 地 ? , 我 們 還 沒 有 能 力 ? 到 所 有 人 , 但 一 定 要 ? 到 受 ? 助 人 的 全 部 , 讓 那 些 在 生 死 線 上 的 家 庭 重 新 點 燃 生 的 光 明 、 愛 的 希 望 。

四 月 中 , 河 南 的 春 天 沒 過 完 , 夏 季 就 ? 來 了 。 香 港 智 行 基 金 會 總 幹 事 杜 聰 冒 著 炎 熱 剛 從 鄭 州 ? 到 縣 城 , 放 下 行 李 顧 不 上 喝 口 水 就 急 著 要 下 村 , 去 看 望 那 些 受 基 金 會 資 助 上 學 的 愛 滋 家 庭 遺 孤 。

為 鼓 勵 孩 子 好 好 讀 書 , 細 心 的 杜 聰 帶 著 一 些 在 香 港 買 的 文 具 , 還 帶 上 些 糖 果 、 盒 裝 牛 ? 等 食 品 , ? 位 被 資 助 讀 書 的 孩 子 都 ? 望 杜 叔 叔 常 常 出 現 , 他 走 到 誰 家 , 「 碩 果 僅 存 」 的 幾 代 人 都 會 聚 集 在 一 起 圍 著 杜 聰 , 這 也 許 是 他 們 ? 年 最 開 心 的 時 刻 。 站 在 縣 城 的 大 街 上 , 杜 聰 ? 下 一 輛 小 三 輪 車 討 價 還 價 , 在 這 個 愛 滋 病 的 重 災 縣 , 駕 駛 小 三 輪 的 大 多 是 愛 滋 帶 菌 者 , 政 府 體 諒 他 們 無 力 承 擔 重 體 力 勞 動 , 允 許 他 們 從 事 運 輸 , 杜 聰 不 忍 心 去 壓 價 , 但 他 又 擔 負 著 智 行 基 金 會 資 助 愛 滋 遺 孤 學 業 的 重 任 , 錢 要 慎 用 。

堅 持 定 期 發 放 資 助

河 南 農 村 交 通 不 便 , 生 活 條 件 差 , 小 三 輪 在 泥 地 中 顛 簸 , 晴 天 一 身 灰 , 雨 天 一 身 泥 , 那 怕 是 天 寒 地 冬 , 杜 聰 仍 堅 持 定 期 到 資 助 的 點 , ? 次 走 四 五 個 家 庭 , ? 三 四 個 學 校 , 看 看 那 些 失 去 父 母 關 愛 的 孩 子 , 他 們 的 讀 書 、 生 活 情 況 , 杜 聰 送 上 的 不 僅 是 慈 善 人 士 委 託 基 金 會 的 捐 款 , 更 是 一 個 香 港 人 的 愛 心 。

小 三 輪 摩 托 車 在 顛 簸 中 往 東 約 二 十 分 鐘 , 就 到 了 王 營 村 衛 生 所 , 上 蔡 有 二 十 多 個 愛 滋 受 害 嚴 重 區 域 , 這 裡 是 重 災 村 之 一 , 全 村 一 千 八 百 多 人 約 三 成 受 害 , 成 年 人 中 約 六 成 是 帶 菌 者 或 病 人 。 衛 生 所 對 面 是 一 座 窯 廠 , 因 屬 重 體 力 勞 動 , 在 本 村 已 找 不 到 合 適 的 勞 動 力 。 村 衛 生 所 是 一 個 獨 立 的 小 院 , 院 牆 上 貼 滿 了 預 防 愛 滋 病 的 宣 傳 資 料 , 猶 如 一 個 戰 地 醫 院 , 衛 生 所 建 有 觀 察 室 、 診 斷 室 和 藥 房 , 兩 個 愛 滋 病 人 正 ? 在 觀 察 室 打 吊 針 , 有 四 五 個 醫 生 正 忙 碌 著 , 他 們 是 縣 中 醫 院 派 出 的 駐 村 醫 生 。

衛 生 所 侯 所 長 是 該 村 唯 一 的 醫 生 , 以 前 的 衛 生 所 就 設 在 他 家 中 , ? 親 看 病 就 上 他 家 , 太 太 也 成 了 他 的 ? 手 。

因 為 爆 發 愛 滋 病 , 二 零 零 二 年 村 裡 專 門 蓋 起 一 個 帶 庭 院 的 衛 生 所 , 發 病 最 嚴 重 時 , 衛 生 所 ? 五 張 床 , ? 張 床 都 要 坐 六 個 人 , 診 斷 室 ? 坐 著 十 多 個 人 吊 針 。 候 醫 生 感 嘆 道 , 農 村 本 來 就 缺 醫 少 藥 , ? 到 這 樣 的 災 難 就 更 難 應 對 了 , 候 醫 生 的 家 離 衛 生 所 不 遠 , 但 他 ? 天 要 睡 在 衛 生 所 , 因 為 不 久 前 , 衛 生 所 的 門 被 人 ? 開 , 關 係 到 全 村 一 千 多 人 性 命 的 貴 重 藥 遭 ? 竊 , 竊 賊 至 今 沒 有 ? 獲 。

衛 生 所 正 按 省 裡 的 要 求 為 村 民 免 費 體 檢 普 ? , 一 千 多 人 接 受 體 檢 , 候 醫 生 ? , 現 在 採 用 快 速 測 試 的 方 式 , 十 五 分 鐘 就 有 結 果 , 普 ? 的 結 果 是 又 新 發 現 了 四 十 三 人 為 愛 滋 病 毒 帶 菌 者 , 還 有 五 百 多 人 不 願 意 接 受 測 試 , 他 們 都 賣 過 血 , 不 少 人 也 懷 疑 自 己 得 了 病 , 但 他 們 害 怕 , 害 怕 面 對 感 染 愛 ?? 病 的 現 實 , 寧 願 生 活 在 猜 測 中 。 候 醫 生 ? , 情 況 不 容 樂 觀 , 有 發 病 者 不 斷 去 世 , 也 有 新 檢 測 出 的 帶 菌 者 , 「 雖 然 縣 裡 派 有 駐 診 醫 生 , 省 裡 將 由 起 碼 副 主 任 級 醫 師 組 成 的 醫 療 工 作 隊 也 將 下 來 , 現 在 最 重 要 的 是 缺 少 對 症 治 療 的 藥 物 , 教 材 上 提 到 的 藥 物 這 裡 都 沒 有 , 死 亡 率 還 是 很 高 。 我 們 就 象 在 進 行 一 場 戰 爭 , 知 道 『 敵 人 』 在 那 裡 , 但 缺 少 好 的 武 器 彈 藥 , 只 能 眼 看 著 被 『 敵 人 』 殺 死 」 。

這 是 一 場 沒 有 硝 煙 的 戰 爭 , 當 北 京 領 導 人 正 在 為 高 速 長 的 經 濟 發 愁 時 , 這 兒 卻 在 為 愛 滋 病 ? 生 的 高 死 亡 率 悲 痛 。 陷 於 「 戰 爭 」 中 的 王 營 村 人 面 對 的 其 實 是 兩 個 戰 場 , 一 個 是 生 命 的 保 衛 、 生 存 的 保 護 , 要 讓 得 病 者 減 少 痛 苦 並 得 以 延 續 生 命 , 要 讓 健 康 者 不 再 遭 到 感 染 ? ? 一 個 是 為 下 一 代 的 保 護 , 為 下 一 代 獲 取 知 識 權 力 的 保 衛 , 要 讓 那 些 受 愛 滋 病 家 庭 影 響 的 下 一 代 仍 然 受 到 教 育 , 讓 他 們 可 以 從 痛 苦 的 生 命 ? 練 中 解 ? 。

今 年 讀 小 學 四 年 級 的 莎 莎 是 其 中 受 資 助 的 一 個 學 生 , 莎 莎 本 來 有 一 個 很 幸 福 的 家 庭 , 但 自 從 父 母 賣 血 感 染 愛 滋 病 發 病 去 世 後 , ? 再 無 幸 福 可 言 , 家 徒 四 壁 , 流 乾 了 眼 ? 後 ? 只 有 關 上 家 門 , 離 家 到 爺 爺 那 兒 過 。 莎 莎 的 爺 爺 有 四 個 兒 子 , 都 因 賣 血 感 染 了 愛 滋 病 , 大 兒 子 和 三 兒 子 相 繼 離 開 人 世 , 現 在 兩 老 和 剩 下 的 兩 個 感 染 愛 滋 的 兒 子 及 四 個 孫 兒 女 一 起 過 。

堂 屋 的 正 中 還 貼 著 數 十 年 不 變 的 毛 澤 東 畫 像 , 像 的 左 上 角 已 經 ? 落 , 屋 ? 的 ? 椅 ? 櫃 破 破 爛 爛 沒 有 一 件 是 完 整 的 , 最 耀 眼 的 還 是 那 張 「 相 互 關 愛 , 共 用 生 命 」 的 宣 傳 畫 。 莎 莎 的 小 叔 一 聲 不 吭 蹲 在 牆 角 , 為 不 露 出 ? 落 的 頭 髮 , 他 用 一 塊 白 布 將 頭 包 裹 起 來 , 黝 K 的 臉 上 毫 無 表 情 , 他 輕 聲 問 候 醫 生 ? 「 病 毒 反 彈 後 就 沒 有 藥 了 ? 」 侯 醫 生 不 願 意 講 真 話 , 只 有 ? ? 一 笑 。 小 叔 服 藥 後 反 應 很 大 堅 持 不 了 而 放 棄 了 , 病 毒 隨 即 反 彈 , 精 神 一 天 不 如 一 天 , 已 經 沒 有 藥 可 以 緩 解 他 的 症 ? 了 。

屋 裡 K 漆 漆 的 , 十 多 人 擠 在 一 起 都 默 不 作 聲 , 除 了 那 條 看 門 狗 轉 來 轉 去 , 見 到 陌 生 人 狂 吠 幾 聲 , 全 家 顯 得 了 無 生 氣 。 或 許 小 叔 有 期 待 ? 他 多 麼 希 望 當 太 陽 再 次 升 起 的 時 候 會 有 奇 蹟 出 現 , 期 望 有 藥 可 以 不 讓 他 再 頭 痛 、 不 讓 他 再 發 燒 、 讓 他 可 以 再 活 下 去 。 愛 滋 病 人 沒 有 更 高 的 生 活 期 待 , 減 輕 痛 楚 只 是 他 們 生 存 的 起 碼 要 求 。 臨 走 時 , 小 叔 ? 話 了 , 幾 乎 是 哽 咽 著 對 杜 聰 ? ? 「 下 次 來 , ? 們 再 也 看 不 到 我 了 ? 」 ? 望 的 告 別 語 , 讓 ? 一 個 人 心 裡 都 不 好 受 。

村 中 梁 家 有 三 個 孩 子 受 智 行 基 金 會 資 助 上 小 學 , 雖 然 這 又 是 一 個 十 分 不 幸 的 家 庭 , 但 很 明 顯 , 主 人 沒 有 被 不 幸 壓 ? 。 庭 院 和 屋 子 裡 外 整 理 得 十 分 乾 淨 , 還 不 時 傳 來 孩 子 天 真 的 笑 聲 。 梁 大 媽 生 有 四 個 兒 子 二 個 女 兒 , 不 幸 的 是 全 部 因 賣 血 得 了 愛 滋 病 , 除 了 最 小 的 兒 子 還 在 人 世 不 願 回 到 這 個 傷 心 地 , 其 餘 五 個 兒 女 都 相 繼 病 發 去 世 。 講 起 那 幾 個 苦 命 的 兒 女 , 梁 大 媽 只 有 流 ? ? 「 過 去 生 活 苦 , 幾 個 孩 子 連 小 學 都 沒 上 , 有 一 年 沒 錢 斷 了 糧 , 全 家 只 能 連 喝 三 天 紅 茶 , 也 過 來 了 。 現 在 生 活 剛 見 好 , 他 們 都 享 受 不 到 了 。 」 指 著 幾 個 孫 子 , 梁 大 媽 哭 著 ? ? 「 我 們 兩 個 老 的 已 沒 甚 麼 指 望 了 , 只 希 望 孩 子 還 能 過 正 常 人 的 生 活 。 」

梁 家 雖 然 沒 有 ? 孫 卻 幾 乎 斷 子 , 現 在 全 家 六 七 口 人 就 靠 年 近 七 十 ? 的 梁 老 伯 ? 天 去 縣 城 運 沙 石 賺 錢 , 一 車 沙 約 二 至 三 毛 錢 , 一 般 ? 天 的 收 入 是 二 至 三 元 人 民 幣 。

? 天 收 入 才 幾 塊 錢

天 色 接 近 昏 K , 穿 一 件 ? 上 衣 的 梁 老 伯 回 來 了 , 他 笑 呵 呵 地 伸 出 手 掌 , 「 今 天 賺 了 五 塊 。 」 ? 天 幾 塊 錢 的 收 入 , 對 六 七 口 人 的 家 庭 生 活 實 再 太 ? 重 , 再 難 也 要 活 下 去 , 為 的 是 孩 子 明 天 的 希 望 。 長 孫 梁 明 輝 今 年 讀 小 學 四 年 級 , 他 喜 歡 語 文 , 心 願 是 能 讀 大 學 。 學 校 老 師 陳 銀 會 ? ? 「 自 父 母 去 世 後 , 梁 明 輝 變 得 ? 事 了 , 這 個 班 有 三 十 七 個 學 生 , 其 中 二 十 多 人 是 智 行 基 金 會 資 助 的 學 生 , 他 們 的 父 母 都 是 有 愛 滋 病 或 因 愛 滋 病 死 亡 。 這 些 學 生 似 乎 更 成 熟 了 , 大 家 平 時 都 不 會 提 這 一 悲 劇 , 但 我 們 還 是 很 擔 心 , 這 個 年 齡 應 該 是 依 ? 在 母 親 的 懷 抱 , 沒 有 父 母 之 愛 的 孩 子 , 臉 上 總 有 憂 傷 感 。 對 這 些 孩 子 , 自 己 ? 月 只 有 五 六 百 元 工 資 的 老 師 都 要 特 別 的 照 顧 一 些 。

對 ? 扎 在 生 死 線 上 的 愛 滋 病 者 , 社 會 沒 有 嫌 棄 他 們 , 上 蔡 縣 零 一 年 成 立 了 以 縣 委 縣 政 府 主 要 領 導 負 責 的 防 治 愛 滋 病 領 導 小 組 , 動 員 全 社 會 的 力 量 , 展 開 防 治 工 作 。 上 蔡 縣 衛 生 防 疫 站 、 愛 滋 病 防 治 研 究 中 心 站 長 兼 主 任 曹 廣 華 在 鄭 州 學 醫 後 本 有 機 會 留 在 省 城 , 因 留 戀 家 ? 而 ? 上 這 場 生 命 保 衛 戰 。 他 告 訴 亞 洲 週 刊 , 愛 滋 病 已 不 單 純 是 一 個 公 共 衛 生 問 題 , 而 是 一 個 社 會 政 治 問 題 了 。 僅 在 上 蔡 縣 已 確 認 的 就 有 數 千 人 , 估 計 總 數 近 萬 , 面 對 這 樣 大 的 群 體 , 政 府 重 視 的 是 治 病 救 人 , 並 從 預 防 控 制 著 手 , 不 讓 疾 病 蔓 延 。 去 年 開 始 加 大 了 宣 傳 力 度 , 光 縣 裡 印 製 的 預 防 愛 滋 宣 傳 小 冊 子 就 有 七 八 種 , 加 上 省 、 國 家 印 制 的 共 有 二 十 多 種 , 中 小 學 生 都 成 為 健 康 教 育 開 課 。 目 前 , 上 蔡 縣 完 成 了 將 發 現 的 帶 菌 者 輸 入 電 腦 的 建 ? 工 作 , 零 一 年 在 世 界 衛 生 組 織 的 支 持 下 , 在 母 嬰 阻 斷 方 面 取 得 很 好 的 經 驗 。

零 二 年 四 月 , 政 府 免 費 對 症 下 藥 , 提 供 了 一 百 人 ? 的 ? 尾 酒 療 法 , 零 三 年 二 月 , 政 府 下 達 三 千 人 ? , 上 蔡 就 有 二 千 五 百 人 受 到 免 費 治 療 。 曹 廣 華 ? ? 「 ? 尾 酒 療 法 很 複 雜 , 需 要 專 人 輔 導 , 防 疫 站 投 入 了 逾 八 成 的 力 量 。 「 由 於 病 人 的 毒 副 作 用 大 , ? 心 、 頭 暈 等 , 不 少 病 人 支 持 不 住 退 出 治 療 , 退 出 後 再 吃 藥 效 果 就 差 了 , 二 千 多 人 中 七 成 正 常 吃 藥 , 熬 過 毒 副 作 用 的 體 力 都 恢 復 了 」 。

河 南 愛 滋 病 人 的 特 點 是 文 化 層 次 很 低 , 剛 開 始 送 藥 還 有 人 認 為 是 要 讓 他 們 「 安 樂 死 」 ? 。 去 年 八 月 , 曹 廣 華 從 香 港 學 習 考 察 回 去 後 , 在 電 視 台 向 病 人 現 身 ? 法 , 用 訪 談 節 目 的 方 式 , 讓 病 人 相 信 吃 藥 是 有 效 的 。 上 蔡 有 個 郭 屯 村 , 村 醫 的 兒 孫 都 是 感 染 者 , 村 醫 帶 頭 讓 兒 孫 按 時 服 藥 , 都 見 效 了 , 郭 屯 村 百 多 感 染 者 開 始 僅 四 十 多 人 服 藥 , 曹 廣 華 採 用 以 往 防 治 結 核 病 的 方 式 , 將 病 人 以 五 至 十 人 為 一 組 , ? 組 選 一 個 督 導 員 , ? 月 給 五 元 津 貼 , 負 責 提 水 上 門 看 著 病 人 服 藥 , 並 將 ? 人 服 藥 情 況 記 ? 下 來 , 輸 入 防 疫 電 腦 網 。

該 村 還 成 立 了 「 關 愛 中 心 」 , 將 病 人 組 織 起 來 , 交 流 治 療 感 受 , 杜 聰 不 僅 ? 助 孩 子 , 也 參 與 鼓 勵 愛 滋 病 人 堅 強 面 對 生 活 的 活 動 , 智 行 基 金 會 ? 月 獎 勵 按 時 服 藥 的 病 人 二 斤 ? 蛋 , 現 在 該 村 已 有 九 十 多 人 按 時 服 藥 , 有 一 個 病 人 ? 的 僅 有 五 十 多 斤 , 現 在 恢 復 到 一 百 多 斤 , 有 些 人 訂 做 了 棺 材 、 壽 衣 , 現 在 要 做 錦 旗 送 給 防 疫 站 。

今 年 農 ? 新 年 , 郭 屯 村 又 呈 安 詳 氣 氛 , 村 民 重 又 放 起 鞭 炮 , 全 村 一 起 喝 酒 、 放 電 影 歡 慶 。 曹 廣 華 ? , 治 療 愛 滋 病 是 一 項 系 統 工 程 , 大 量 的 都 是 醫 療 以 外 的 人 文 關 愛 、 心 理 輔 導 , 他 慶 幸 , 郭 屯 這 一 仗 打 得 很 好 , 大 部 分 病 人 的 病 情 都 控 制 了 , 村 裡 也 不 主 張 外 出 , 安 定 在 家 , 要 醫 治 、 要 為 下 一 代 著 想 。 曹 廣 華 還 四 處 奔 走 , 要 為 康 復 者 找 些 手 工 活 做 , 但 他 最 感 頭 痛 的 是 面 對 感 染 群 體 而 缺 少 更 專 業 的 醫 生 和 兒 童 服 用 的 藥 品 。

來 自 各 界 的 關 懷 雖 然 ? 了 些 , 但 力 度 在 加 大 。 這 場 世 紀 生 命 保 衛 戰 的 序 幕 剛 剛 拉 開 , 除 了 河 南 , 在 其 他 地 區 戰 鬥 更 艱 苦 , 杜 聰 帶 著 港 人 的 核 心 價 ? 依 然 走 在 關 愛 的 第 一 線 。 ■

sokuhou040617.htmlへのリンク